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直想到這個人... 台灣歌壇曾短暫出現過這麼一張專輯,在我大學畢業那年,從校園內聽到校園外,在建築師事務所上班時聽得最多,一直聽到現在,特別是當我沮喪的時候... 當然,他的歌並不會讓人開心,只是一種更深沉的"寧靜"。

他不是羅大佑那種激進式的批判,也不像黃舒駿的嬉笑怒罵,更不是李宗盛的談情說愛... 他一點也不"搖滾",也不嘶聲吶喊,連編曲都很"平凡",甚至讓人聽了都會想睡覺... 他從未曝光,也未曾在媒體上"露臉",更稱不上走紅的"歌手",只是用 22 歲的生命,無聲無息,對這個"世界"做出最溫柔的控訴與祝福。 

...

今天推薦蔡藍欽:這個世界 (1987)

 

 

蔡藍欽,一個表面上"成功"的台灣小孩,從小品學兼優,大人眼中的"好孩子",不負大家期待考上建中,又順利考上台大機械系,是眾望所歸的"有為青年"... 他喜歡音樂,很早就開始詞曲創作,但更關注台灣的社會及教育議題... 他身體不好,錄製完這張專輯後就因病過世,這是他第一張專輯,也是最後一張,他甚至來不及親眼看到自己的作品"發行"... 他的弟弟蔡淳曾是滾石歌手,但也始終掙扎於"商業包裝"的遊戲規則中。

我不知還能說什麼,看看"這個世界",再聽聽這麼溫柔的控訴與祝福... 搖擺中好像看到一絲微笑。

... 

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希望
有一點失望 我時常這麼想
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歡樂
有一點悲傷 誰也無法逃開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
你又何必感慨 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
為這個世界 添一些美麗色彩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
你又何必感慨 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
為這個世界 添一些美麗色彩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師,這首歌是在說 John Lennon 被槍殺的事..."

"這首歌比你還老,你怎麼會知道?"

"我爸告訴我的..."

...  

突然好喜歡這位爸爸,倒不是因為他跟孩子說了這些,而是因為他"會"跟孩子說這些...

今天推薦 Mike Oldfield:Moonlight Shadow (1983)

 

  

 

Mike Oldfield 是一個人的名字,也是一個資深英國樂團的名字,在7,80年代與 Pink Floyd 同樣以魔幻的"實驗音樂"聞名。當然從現在的眼光看來,這些"實驗"都只是鍵盤音色的再處理,但在那個(電腦)合成音樂剛開始萌芽的時代,這已經是創意十足的事了,而有些"實驗"確實具有某種"魔幻"的效果。主導的 Mike 除了身兼詞曲之外,也是主吉他手,擅長許多種樂器。

這首是例外,一點也不實驗,也非"魔幻",如果有的話,那大概是歌詞部分,許多深邃的"隱喻"至今還是個謎。歌詞中的人稱代名詞(我、她、他、你)交替使用,讓視野變得立體,但確實是紀念前 Beatles 的大將 John Lennon 而寫的... 歌詞描述一個人在星期六凌晨四點被殺了六槍...

...

我還是忍不住去想像那個"爸爸告訴女兒這個故事"的畫面... 那會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 

二十多年下來,這首歌有許多版本,也換過不少主唱,也有一些人翻唱,我還看過日本動畫版本,今天這個是我最喜歡的一個,來自 2000 年柏林現場演唱會(The Art in Heaven)... 瞧他一付漫不經心的樣子東張西望,一下調整圍巾,一下又看看攝影機,慢吞吞用優雅的 fingerstyle 彈電吉他,又彈得這麼輕鬆穩健,與女主唱交錯進行,若即若離,精采又陶醉,只有一個"帥"字可以形容,而且他好像越老越帥,非常佩服,而這場演唱會的"氣勢"更令人羨慕...

這是一首哀悼的歌,但卻一點也不悲,相信 John Lennon 在天堂聽了也會開心。

...

The last that ever she saw him     她最後一次看到他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道月光之影帶走    
He passed on worried and warning     他略顯不安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道月光之影帶走
Lost in a riddle that saturday night     迷失在那個星期六的夜晚
Far away on the other side     遠遠地
He was caught in the middle of a desperate fight     他被困在一場打鬥中
And she couldn't find how to push through     而她不知該如何解圍

The trees that whisper in the evening     夜晚的路樹低吟著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道月光之影帶走
Sing a song of sorrow and grieving     唱著憂傷的歌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道月光之影帶走
All she saw was a silhouette of a gun     她只看到一把手槍的剪影
Far away on the other side     遠遠地
He was shot six times by a man on the run     他被那個人殺了六槍
And she couldn't find how to push through         而她不知該如何解圍

*I stay     我留下
I pray     我禱告
I see you in heaven far away     在遙遠的天堂再見囉

Four AM in the morning     凌晨四點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道月光之影帶走  
I watched your vision forming     我看到你所見的東西    
Carried away by a moonlight shadow     被一道月光之影帶走
Star swirls slowly in a silvery night     夜晚的星空慢慢迴旋
Far away on the other side     遠遠地
Will you come to talk to me this night     你今晚會對我說話嗎
But she couldn't find how to push through     但她不知如何渡過

Caught in the middle of a hundred and five     在第一百零五號的門牌旁邊(?)
The night was heavy but the air was alive     夜晚如此沉重但空氣卻如此活躍
She couldn't find how to push through     她不知該如何渡過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寫一首歌來懷念自己的小孩... 這並不常見,但可想見一個父親永遠的痛,不僅來不及看著自己的小孩長大,甚至到了天堂都不知該如何相認... 

今天推薦 Eric Clapton:Tears in Heaven (1992)

...

這是一首非常好聽的歌,卻是來自一個四歲小男孩不慎墜樓身亡的真實故事... 我無法想像這個意外對一個父親的打擊,必定充滿自責、心疼、不捨與思念。但殘酷的"日常生活"終究要過,也只能打起精神,寫一首歌,也許苦中作樂,送給已在天堂的孩子,也唱給仍活在人間的自己...

 

 

Eric Clapton 崛起於 70 年代的英國,是一位非常資深且活躍的搖滾音樂改革者,曲風橫跨鄉村民謠及藍調音樂(Blues)。他的生世非常坎坷複雜,從小開始玩音樂,自創曲風,自組樂團,年輕時曾多次遊走於酒精與毒品之間,至今出過三十幾張個人專輯,還有另外三十幾張現場演唱及樂團合輯等作品... 他是吉他高手,不論是電吉他或木吉他都很厲害,也是吉他收藏家(他主要是用 Gibson 吉他,我的最愛,可惜買不起)。他的作品曾獲葛萊美獎,也被英國滾石雜誌評選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音樂家與吉他手之一... 

這首曲子看似簡單,卻是一個很"高段"的作品,簡單的尼龍弦吉他主奏,雖然好像有點大材小用,但卻手感十足,裡面藏著非常豐富的和弦變化。編曲介於傳統搖滾與藍調之間,拉丁鼓與手風琴的搭配聽起來如泣如訴,Bass 與不同音色的電吉他間奏讓整首曲子始終保持一定的張力,好像很平凡,卻越來越豐富,值得細細品味。尤其是主旋律(A調)與副歌(C調)之間的銜接非常巧妙自然,從原來的 A 往上過門 B 到 C 調(進入副歌),再由 C 經過 D 到 G,最妙的是往下加入 E(就是副歌的最後一句 "Begging please") ,最後再往上回到主旋律 A 調。這兩組關係和弦原本是各自獨立的,但卻巧妙混在一起使用...

... 

真的值得再仔細聽聽這個如泣如訴的編曲,來自一個"爸爸"。不過也真難為他了,因為每唱一次,就會難過一次,而且唱得越"好聽",就越難過。

... 

Would you know my name     你還知道我是誰嗎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見你 
Will it be the same     一切都還會依舊嗎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見你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我必須強壯,要撐著繼續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因為我知道自己並不屬於
Here in heaven     這兒的天堂

Would you hold my hand     你還會抓著我的手嗎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見你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你會幫助我站起來嗎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見你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我會自己日夜尋找出路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因為我知道自己無法停留    
Here in heaven     在這兒的天堂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時間會讓你甦醒認清
Time can bend your knee     時間會讓你謙卑屈膝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時間會讓你心碎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你可曾誠心祈求
Begging please     誠心祈求

Beyond the door     就在這扇門後
There's peace I'm sure.     我確定有一個地方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那兒將不再會有...
Tears in heaven     來自天堂的淚水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一首曲子來懷念自己的父親,敬愛與感激之意令人動容,尤其自己的"音樂"是來自於父親。

今天推薦 Dan Fogelberg:Leader of the Band (1981)

...

這是我大一時期的曲子,當時剛考上大學,第一年唸的是文化航海系,一個在山上划船的科系。不記得那年在山上到底學了什麼,只記得有ㄧ位彈吉他的同學每天在唱這首,我也開始注意這位美國鄉村詩人歌手,他嗓音沙啞溫柔,有許多好聽的作品,記得他當時還留著大鬍子。

這首歌對彈吉他的人來說是一種鼓勵,和弦簡單而且並不難唱,歌詞白話卻字字動人,聽起來就像平平靜靜對著一個人說話,而這個人就是自己的父親...

...

"樂隊領班",聽起來就是一份充滿故事的舊時代工作。我好像看到一個穿著大衣戴鴨舌帽的老頭,在風雪中抱著薩克斯風低頭前進... 是這份工作讓畫面充滿戲感,"老爸吹薩克斯風賺錢養活全家"... 白髮斑斑的老爸走進煙霧瀰漫的小酒館,與他同年紀的伙伴一起練習,他們戴起老花眼鏡討論今晚的曲目,為了是否要練最流行的曲子而大笑或爭吵,不時感嘆好歌不再... 同伴中也許有人遲到了,也許有人先走了,也許有人再也不會來了... 也許來了一個年輕小夥子踢館,也許聽眾越來越少... 我突然想到"推銷員之死"劇中的老爸... 

...

Dan Fogelberg 於 2007 年因病過世,他生前曾說過,如果這輩子只能寫一首歌, 那將會是這首... 網路上有不少感人的留言,有的說 R. I. P. Dan,也有的說 R. I. P. Dad...

 

 

對於"親情",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牽扯與感受,而且我經常認為"父子"與"母女"是不同的感情,而"父女"與"母子"也不同,它們各有各的宿命關係... 我父親不是樂隊領班,但喜愛音樂,也是一個安靜的人。小時候家裡最大的"家具"就是一台國際牌"電唱機",以及一堆各式各樣的黑膠唱片,古典、Jazz,還有他年輕時在上海所聽的"流行音樂"... 其實光是這點就夠我感謝的了。

他菸酒不沾,連咖啡跟茶都不喝,從不交際應酬,也從來不唱歌,一點都不懂音樂。小小公務員到現在還住在分配的宿舍裡,卻省吃儉用分期付款,替當時才剛唸小學的妹妹買了一台鋼琴(就是現在放在我家的那台,至今裡面還放了一張民國65年的調音記錄),也送我一把吉他(這把吉他我一直彈到大學畢業)... 他並非要我們以後從事音樂的工作或唸音樂系,當然這是另一件慶幸又感謝的事,而只是"玩玩",想不到我們兄妹倆這一"玩"就是一輩子...

... 

An only child alone and wild     一個獨生子孤單又放蕩
A cabinet maker's son     他是個木匠的小孩    
His hands were meant for different work     他靈巧的手擅長許多事
And his heart was known to none     但他的心卻無人能知   
He left his home and went his lone and solitary way     他從小獨自離家之後一路孤單
And he gave to me a gift I know I never can repay     他給了我一種天賦  讓我無以回報

A quiet man of music     一個安靜的音樂人
Denied a simpler fate     拒絕一個平凡的命運
He tried to be a soldier once     他曾一度企圖從軍
But his music wouldn't wait     但他的音樂卻始終不安的悸動著
He earned his love through discipline     他認真嚴肅去愛每一件事
A thundering, velvet hand     用他那雙強有力又柔軟的雙手
His gentle means of sculpting souls     他溫柔雕刻著生命    
Took me years to understand.     讓我好久之後才能了解

*The leader of the band is tired     樂隊領班真的累了
And his eyes are growing old     他的眼睛慢慢衰老
But his blood runs through my instrument     但他的血液流過我的樂器
And his song is in my soul --     他的歌聲在我靈魂深處
My life has been a poor attempt     我曾一度偷偷企圖
To imitate the man     想要去模仿這個人
I'm just a living legacy     但我始終只是一件活生生的遺物         
To the leader of the band.     對這位樂隊領班而言

My brothers' lives were different     我的兄弟們都各奔東西
For they heard another call     也許他們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One went to chicago     有一個去了芝加哥
And the other to st. paul     有一個去了聖保羅
And I'm in colorado     我則留在科羅拉多的鄉下
When I'm not in some hotel     但並不是住在豪華旅館裡
Living out this life I've chose     我過著我所選擇的生活
And come to know so well.     一切都還算滿意

I thank you for the music     謝謝你所帶來的音樂
And your stories of the road     也謝謝你這一路相隨的故事
I thank you for the freedom     謝謝你所展現的自由
When it came my time to go --     在當我必須有所選擇的時候
I thank you for the kindness     謝謝你的好心善意
And the times when you got tough     甚至在當你備受艱辛的時候... 然而老爸    
And, papa, I don't think i said "
i love you' near enough     任和一句"我愛你"都不足以說明一切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雨的星期天午後,節奏是慢的,整個城市安靜多了,有一種"回"到什麼的味道。這幾天大多處於一種"空"的狀態,一面處理手邊的"正常生活",一面也把腦袋裡的音樂"倒光"... 這是一種奇妙的經驗,親手把自己"拉回來"。好像只有把一切清空,才能重新再裝...

我已經好久沒有正常"聽音樂"了,此時此刻好像一切都變得很新鮮...

...

今天推薦 Beatles:Hey Jude (1968)

 

 

Beatles 早期的名曲,Paul McCartney 寫給 John Lennon 的小孩 (Julian Lennon),不僅展現了朋友的情誼與長輩的關心,也好像是唱給你我,在當我們面臨困境的時候... 這是一首小小的歌,氣勢卻越來越大,唱起來也越來越開心...

其實我慢慢發現,許多"問題"的存在好像不是為了要"被解決",而是為了讓我們學習"共存",這種"共存"並非視而不見的鄉愿,也非刻意"擺爛",更非"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處心積慮,而就只是一種"接受"... 這是一個有趣的循環,"問題"墊高了我們的視野,而當視野更寬闊時,我們好像就能接受更多東西...

順道一提,這是一首老歌,卻經常會有新的"版本"。今天這個版本裡面都是當今搖滾音樂界的超級大咖,好像一場 Let it Be 的嘉年華,唱來格外豪放大氣。

... 

Hey Jude, don't make it bad.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
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Hey Jude, don't be afraid.
You were made to go out and get her.
The minute you let her under your skin,
Then you begin to make it better.

And anytime you feel the pain, hey Jude, refrain,
Don't carry the world upon your shoulders.     (我最喜歡這句:不要把世界扛在肩膀上)
For well you know that it's a fool who plays it cool
By making his world a little colder.

Hey Jude, don't let me down.
You have found her, now go and get her.
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
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So let it out and let it in, hey Jude, begin,
You're waiting for someone to perform with.
Don't you know that it's just you, hey Jude, you'll do,
The movement you need is on your shoulder.

Hey Jude, don't make it bad.
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Remember to let her under your skin,
Then you'll begin to make it
Better better better better better better, oh.

Na na na na na na, a na na, hey Jud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陌生人和她的朋友坐在台下,悄悄的來悄悄的走,彷彿未曾出現,也彷彿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陌生人遊走在世界的邊緣,拿著一串受詛咒的鑰匙,隨時開啟受詛咒的大門... 陌生人來自一個 25 年的鄉愁,一個比遠方更遠的遠方,也許打算一輩子這樣下去... 陌生人的溫柔是一種慈悲...

今天推薦林良樂:溫柔的慈悲 

  

 

陌生人的陌生並非不認識,相反的,陌生的基礎是關注,甚至是熟悉,這種在熟悉中所刻意拉開的"距離"讓世界變得無法進駐,讓原本的認識變成"似曾相識"... 陌生人看世界不再是一個正在參與發生的"事件",而是一個凝固的對象,一個"物件"。

德國哲學家齊美爾(Simmel)曾對"陌生人"做出深刻又幽默的描述,他認為我們對一個人的"陌生感"是來自一組相對矛盾的概念,一個是「"我知道"現在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其實是從遠方來的」,另一個是「"我知道"從遠方來的這個人現在就站在我面前」,因而產生一種無可作為的"無言"。

...

說給自己聽吧,陌生人是一種宿命,也許永遠只能孤單獨行,因為陌生人的溫柔總是一種慈悲...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整忙了兩天,大致整理出那天晚上的"作品",也整理一下平時練習的照片和影像... 其實當天最讓我感動的並非晚上登台的"風采",而是從下午開始進場的準備工作。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門囉,大包小包共計十三件東西... 感謝今天的天氣不算太熱,下午再下一場雨就會更涼快...

今天的主視覺,寬 460 cm,高 220 cm...

 

帆布-小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感謝所有朋友,這幾個月的忙碌是精彩的,冥冥之中好像有某種力量帶領著我繼續... 感謝上天... 好啦,就是明天... 明天是個好日子,2012年5月5日星期六,農曆4月15日... "月圓"... 宜嫁娶、宜納采、宜出行、宜移徙、宜入宅... 還有宜聽演唱會。

今天當然要推薦:明天會更好 (1985)

...

這首歌是有故事的,雖然,我想很多人也許還沒出生... 1985 年,我大三。那年中西流行音樂界都出現一股強調"公益"的大合唱風潮。先有美國以賑災衣索比亞為名所發起的 USA for Africa 大合唱,由 Michael Jackson 所寫的"We Are The World"轟動一時。半年後,台灣出現以反盜版為名的大合唱"明天會更好",由羅大佑作詞作曲並集合六十多位當時知名歌手一起演出,非常壯觀...

雖然這整件事情有一點"模仿"的味道,但其實大家並不在意,而究竟有沒有真正反"到"盜版好像也不太過問,大家唱得開心聽得開心就好... 據說盜版商因為這首歌賺翻了。這應該是台灣流行音樂界第一次嘗試以"議題"所主導的"活動行銷"事件。 

 

 

這些歌手有些現在依然活躍在歌壇,有些隱退,有些已經離開人世... 李宗盛當時還是小咖,只能當"合聲"... 看看你還認得哪些人,或聽得出誰的聲音... 根據我個人非正式的統計,從影片裡認出越多歌手的人... 越老。

...

順道一提,當時並沒有"數位檔"這回事,所以大多的音樂製作是用類比的兩吋盤帶錄音,錄音與混音的器材都非常龐大,而且平均每一個音軌都有超過一百個微調按鈕。畫面中的錄音場所是當時台灣最大的"白金錄音室",以音樂製作為主,位在台北三重,器材先進但租金非常昂貴,錄音師傅的耳朵像針一樣敏銳... 有一回我陪一個製作人坐在一台價值千萬的 72 軌混音器前聽試帶,混音器的體積超過半個房間,兩位錄音師必須坐著滾輪椅迅速移動,手指靈活如打字般,一面聽,一面從一百多的按鈕中快速調整出某一軌的最佳音色,令人嘆為觀止。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學妹最後決定要唱這首,起初我嚇了一跳,這首歌連男聲唱來都很吃力,何況是一年級小女生,但聽完彩排後..."wao"... 忍不住要按一個"讚"。經過幾天練習,現在倒是充滿期待,期待一種豪放女聲的波希米亞風格表現。 

今天推薦張宇:月亮惹的禍 (1998)

 

  

張宇是非常有特色的歌手,嗓音高亢嘶啞,唱起歌來很"重",感覺很像抱了一個大石頭在唱歌。聽他唱歌讓我想到一位男演員馬景濤,也想到一個以前劇團的朋友允權(現在不知道去哪了),他們都有強烈的個人風格,除非有另外一種完全相反的節奏氣質,或另一種"等重"的表演方式,否則很難和他們搭配演出,總覺得鏡頭會歪一邊...

這首歌是他自己寫的,他老婆(蕭十一郎)填詞,夫妻檔一起創作,當時曾轟動一時... 這首歌的旋律非常棒,伴奏也精彩,包含豐富的大小調和弦變化,雖然流行但卻不落俗套,而他唱起來更是字字鏗鏘,氣勢磅湃。

...

順道一提,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首的 MV 會拍成這樣,網路上有人說"都是導演惹的禍"。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演唱會在即,除了加緊練習,還是要聽音樂的... 已經好久沒聽到這首曲子了,去年有一次與老師們去 KTV 唱歌,重友兄點了這首,我會心一笑,真是一首"內行"的曲子,雖然聽過的人也許不少,但這個人值得介紹。

今天推薦李恕權: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 (1984)

 

 

 

台灣音樂圈有不少"奇人",他們並非持續在檯面上最亮麗的明星,但特殊的曲風及作品始終能被人記得,李恕權就是一個例子...

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是在我的大學時期,在眾多國語流行音樂中出現一個"華裔美籍"男歌手,的確令人好奇... 他個子不小卻很靈活,跳著"蚱蜢"般的舞步,當年以一首"迴"進入台灣歌壇,帶動一波快節奏舞步... 這個人來頭也不小,曾有一段非常艱辛的"小留學生"的成長過程,輾轉學了電腦與音樂,曾是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電腦工程師,後來放棄這份令人羨慕的工作獨自去了加州闖天下,曾出過一張唱片並進入排行榜,這張唱片由名製作人 Michael Steward 親自操刀 (他也是 Michael Jackson 與 Billy Joel 的製作人),是第一個打入美國流行音樂市場的亞裔歌手,入選葛萊美獎。他還做過不少好萊塢電影配樂,獲選美國十大傑出青年... 後來他淡出歌壇開始在大學設計科系教書,好像還做過系主任,開過藝術經紀公司,現在聽說開了一家餐廳...

...

有一句諺語說"滾石不生苔 (Rolling stone gets no moss)",最初的意思是嘲笑那些經常轉換跑道的人,說他們無法固定在的專業領域,所以不會成功。但時代在改變,這句話應該有另外的意思 "Rolling stone gets no moss, but gets lots of polish (滾石不生苔,但卻能被磨得光亮亮)"。

當然,"成功"的定義自在人心,但多年來教書的經驗讓我相信,有些人就算你把他的手腳綁起來,他也有辦法自己學習,這種人不必替他擔心,他總有辦法在逆境中找到自己的路。這種人做什麼就像什麼,他的生命是漂亮且令人期待的... 當然,有些人則正好相反。

...

作詞:姚凱祿 作曲:姚凱祿

微風吹動你的髮梢 就像風的線條 總是在我的眼裡顫動
微笑掛在你的嘴角 蕩漾我的情懷 總是叫我無法言語
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 告訴你心中的話
面對面看著你的眼睛 不在追尋你的背影

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 告訴你心中的話
面對面看著你的眼睛 不在追尋 風的線條
偶然在街上遇見你 是那迷人的模樣
看你從眼前走過 我卻看不見你 令我懷念的髮梢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