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出獄要回家了,如果妳還願意接受我,請在家門口的老橡樹上綁一個黃絲帶..." 這是 一個記號,也是一個男人最卑微的驕傲...

今天推薦:Tie A Yellow Ribbon Around the Old Oak Tree (1973)

...

故事總是令人鼻酸,其結果又讓人破涕為笑...

這首是 Tony Orlando 的作品,一個有趣的敘述方式:

...

公車上的獨白首先創造一種"自言自語"的視線(我),宛如鏡頭般帶著觀眾(乘客)四處張望...

公車繼續前進,看似獨白的文字投射到女友(妳),原來這也是說給女友的話:"如果我沒看到樹上的黃絲帶,那我就不下車了,再見吧,一切都是我的錯..."

公車繼續前進,話鋒一轉,鏡頭轉到公車司機(一個若有似無的"他"):"司機先生請幫我看一下,我不敢親眼目睹,我曾寫信告訴我的愛人,她將決定我的命運..."

公車繼續前進,緊張的心情最後結束在所有乘客的驚呼中,原來"他們"看到一百個黃絲帶...

 

 

三十多年過去了,如今這首歌已經成為"歡迎回家(Welcome Home)"的符號,尤其是針對那些長期在外工作的人,特別在外地服役的美軍,帶有一種"英雄式"迎接的味道。前一陣子美國從阿富汗及伊拉克撤軍,不少美國鄉民用"黃絲帶"歡迎他們的親人歸來,就是這個典故。

順道一提,在那個沒有其他娛樂,只有"舞會"與"麻將"的貧窮大學年代,這首歌在大學舞會上是必備的"吉魯巴"舞曲,之前介紹的"Silver Threads and Golden Needles"也是,那是一種美妙的快節奏旋轉舞步,"跳得好的話"非常好看...   

...

I'm coming home I've done my time     日子過完  我要回家了
Now I've got to know what is and isn't mine     現在要確定的是我到底還擁有什麼
If you received my letter,     如果妳收到我的信
tellin' you I'd soon be free     告訴妳我即將重獲自由
then you'd know just what to do     那妳知道該怎麼做
if you still want me     如果妳還願意接受我的話
if you still want me

*Oh 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在老橡樹上綁一個黃絲帶吧
It's been three long years     已經三年了
do you still want me     妳還要我嗎
If I don't see a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如果我沒看到樹上的黃絲帶    
I'll stay on the bus, forget about us,     我就待在公車上  再見了  忘了我們吧
put the blame on me     都是我的錯
if I don't se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如果我沒看到黃絲帶的話

Bus driver please look for me,     司機先生麻煩幫我瞄一下
cause I couldn't bare to see what I might see     因為我自己不敢看
I'm really still in prison and my love she holds the key,     我的心仍在監獄  而她握了鑰匙
a simple yellow ribbons what I need to set me free     一個小小的黃絲帶就能讓我解脫
I wrote and told her please     我是這樣告訴她的

Now the whole damned bus is cheerin'     哇靠現在是怎樣  整台公車都在歡呼    
and I can't believe I see,     我簡直不敢相信
a hundred yellow ribbons round the old oak tree     原來他們看到了一百個黃絲帶

I'm coming home     yeah... 我要回家囉
Mh Mmmh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o了幾篇,竟忘了要先放"序言"... 寫完那天是我47歲生日,感謝這一路陪伴的朋友...

 

體現創意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暑假是奢侈的放肆,大部分時間在家看書、聽音樂、思考、寫字,每天把自己丟進某種"神遊"狀態,享受著"浪費時間"的罪惡感... 其實還蠻累人的,不時會腰痠背痛,但又好像是一種強迫...

今天推薦曾慶瑜:今夕是何夕 (1987)

...

不論任何文章類型,"閱讀"永遠是歷史與當下的瞬間橋梁,這和現場具體"聽到一個人說話"不同,因為閱讀時所"看"到的是別人(過去)的文字,但是所"聽"到的卻是自己(現在)的聲音。這種時空與身體的錯亂既有趣又隱晦,既是歷史(的)又是現在(的),既是作者(的)又是自己(的),尤其是意識到一種"無聲的聲音"始終跟著眼球移動,在換行或翻頁之間逐字為我"唸"出那些"別人的話",令人分不清究竟是"我"在讀它還是"它"在讀我... 這個聲音來自喉嚨深處卻不發聲,好像一種(心的)磨擦軌跡,一種通過歷史經驗確認後所產生的印記,進而將文字"為我所有",甚至當讀到會心一笑的時候還會不小心"偷聽到"自己內心的讚嘆,彷彿突然聽到一聲插嘴:"哇靠,寫得真屌..." 

"閱讀"說完了,但你心中的聲音並未結束... 聽歌吧... 這是一首很屌的歌,來自一個很屌的組合:曾慶瑜發跡於香港,是影視及音樂三棲紅星,曾獲金鐘歌后頭銜,音色豐富但並不華麗取巧,是位有氣質的歌手。鈕大可是詞曲作者兼歌手,也是知名編曲兼製作人,作品包括"如果你冷(張雨生)"、"冷井情深(林良樂)"、"來自心海的消息(黃鶯鶯)"等。慎芝就更不用說了,台灣最重要的作詞者之一,這篇關於"閱讀"的文字就是來自她的靈感。

 

 

作為一個讀者,我經常在分辨"文字"如何被運用,以及作者的書寫心態,為什麼有些文字耐人尋味而有些卻無聊透頂,我想應該是看待文字的"態度"不同的影響... 想到最近有一篇張大春的文章談到"台灣人已經不會說話了" http://jdev.tw/newlife/?p=1372 ,雖不致悲從中來但也感同身受,尤其是流行歌詞韻味的喪失最為明顯。

我並不認為所謂"年輕的語法"就必須如此(累贅又不知所云),甚至不認為這是"口頭禪"或"贅字"的問題,畢竟這些元素在話語中原本應該是協助表達,而不是妨礙。現在之所以含混不清,我認為除了實在是"沒甚麼要說的"之外,也是一種"討好"的心態,好像拍照時裝可愛的兩根手指"Yeah",這讓文字在還沒被說清楚之前就急著把自己交換出去,一種"遮醜"罷了... 如同他這篇文章的標題"我可愛,但是我不會說話"... 我覺得應該是"我(其實)沒什麼要說,但(我只是要讓你知道)我可愛"... 

...

文字的書寫與閱讀都具備一種"再"的特質,思與詞的關係循環,因而讓"To write is to re-write"。傳統那種"透過表達來釐清思緒"的語言功能如今已不復存在,也變得不需要,因為所要傳達的已非文字的內容本身,而是一副可供交換的可愛的樣子... 曾幾何時,可愛變成了遮醜的工具,變成掩飾不知所措的手段,不但能打混還能賺錢,如同可愛但卻外行的 3C Show Girl,或可愛但卻語焉不詳的特別來賓,等著出醜逗大家開心 ... 如果張大春那種叫做"舊時代思維",我想,這個"新時代"首先改變的也許不是語言文字(被說出來)的樣子,而是讀者或聽眾或觀眾的腦袋了。

Well,好一句"今夕是何夕"...

...

作詞:慎芝  作曲:鈕大可

告訴我今夕是何夕 告訴我此處是何處
飄零的身影該向何方 徬徨的心無所歸依

*天註定讓我遇見你 卻為何又遙不可及
縱然是將你擁入懷裡 也知道相依只是瞬息

如蠟炬的燒盡自己 如燈蛾的撲向火去
今後將在水裡火裡 放不下的也只有你
雖然相會 永遠無期

如秋雲的隨風飄逝 如玉石的沉落海底
今後不止千里萬里 見我也只有在夢裡
長恨悠悠 無盡期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6 Thu 2012 11:02
  • 後來

2001年冬天,我從加拿大返台探望劇團老友,臨時尬了一個"時間與房間"的小腳色,也順便做了一個小作品。這是一齣10分鐘的獨幕獨白劇,演出地點是我們的"象工廠",可惜只有一張照片,據說當時那位負責錄影的朋友因為看得"太入神"而忘了按... 最近突然找到劇本...

...

後來-1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管是老歌新歌,能哼上一兩句的就是好歌,它深植在記憶某個角落,隨時等著被喚起...

今天推薦黃鶯鶯:留不住的故事 (1986)

...

這首是"玫瑰的故事"的插曲,大學時期的電影,張曼玉主演,她是我最喜歡的華語女影星,當時才剛走紅,有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印象中那個時期還有一部周潤發與鍾楚紅合演的"流氓大亨",兩部片都是描寫"異國求學"的愛情:一股多愁善感的鄉愁,一段"天高皇帝遠"的放逐...

或許是受電影的影響,或許也是一段親身經歷,這首歌總是給我一種"異鄉"的感覺,一種年輕時對遠方的憧憬,也是一段平靜的記憶... 我想起當年在芝加哥唸書的情況:窮留學生住在全市最便宜(也是最髒亂)的唐人街社區,高架橋旁的老木屋被火車震得轟轟作響,每天省吃儉用數著零錢過日子,零下二十幾度的冬天連汽油都會結冰,經常注意報章雜誌上的折價卷或看戲的學生票,用最便宜的方式自己煮飯做菜烤蛋糕,帶著自製的便當上學或是去湖邊坐一整天,想家但又不能說而且絕對只能報喜不報憂... 放假時一夥人相約開一小時車程去唱卡拉OK,唱這首歌,好像是某種補償... 

 

  

異鄉生活經驗是很特別的,尤其是異鄉的"戀情",有一種被放逐的"悲壯",它不是觀光客那種高調的走馬看花,而是在細節中找到生活的"眉角",那是一種節奏,一種呼吸... 我在芝加哥渡過三十歲生日,在溫哥華渡過四十歲生日,很久以前曾想過五十歲時要去墨西哥... 我不知道現在的留學生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也許一支手機或一台筆電就可以搞定一切,不像當年我千方百計帶了一百多捲錄音帶上飛機。雖然有一點"克難",甚至有一點"為賦新詞強說愁",但那段有如電影場景般的"窮日子"卻深植在記憶某個角落,隨時等著被喚起...

這首歌經常聽到有人會哼上一兩句,不管什麼由來,也不管這種"異國求學"的愛情結果如何,都是某種驗證,一段留不住的故事... 我最喜歡這句... "每一個故事的結束,就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 

作詞:方惠光 作曲/編曲:陳志遠

許多從來不曾在乎的事  如今慢慢地交織成
交織成一張無邊的網  層層地把心網住
許多從來不曾在乎的事  如今慢慢地交織成
交織成一張無邊的網  層層地把心網住

在年輕的迷惘中 我最後才看清楚
美麗和悲傷的故事 原來都留不住
在年輕的迷惘中 我最後才看清楚
美麗和悲傷的故事 原來都留不住

*青春的腳步 它從來不停止
每一個故事的結束  就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美好的開始 它最後常常是
不怎麼美好的結束 啊  

在年輕的迷惘中 我最後才看清楚
美麗和悲傷的故事 原來都留不住
在故事的盡頭 我的選擇
是用孤獨將自己鎖住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意間找出一些十年前寫的東西...

 

F1010023-1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心理方面看,思離開了詞的表達,就只是一團沒有定形、模糊不清的渾然之物...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心中的"老歌"定義不同,對我而言,老歌並非年代久遠的"現成品",而是某種親身經歷嚮往或困惑的"情調"貫穿到現在... 老歌不是為了被紀念而存在,用不著刻意懷舊或感慨,聽老歌也不是為了把自己帶回過去,相反的,是把過去帶回來,讓自己如當年般,再嚮往或困惑一次...  

今天推薦一首"我的"老歌 Brenda Lee:If You Love Me (1966)

...

這是國中時期聽到的曲子,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唱腔編曲或合聲,當時就覺得這是一首非常好聽的"老歌",懵懂之際經常想像"大人世界"有一種成熟又令人羨慕的情調,美好又搖遠,等我長大... 三十多年過去了,時間彷彿停留在那個"想像的原點",原來這首歌並沒有跟著我一起變得更老,在旋律中我似乎依舊懵懂,似乎依舊困惑與嚮往,似乎依舊覺得"大人世界"有一種成熟又令人羨慕的情調,美好又搖遠,等我長大...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首翻譯歌,來自法國國寶級歌后 Edith Piaf 的名曲"L'hymne a l'amour" (愛的禮讚),而且翻唱的歌手非常多,儼然是一首世界名曲... 也許"老歌"真的是先入為主的標籤,至今我還是覺得 Brenda Lee 唱得傳神,她沙啞又明亮的嗓音依舊霸佔了那個"想像的原點"。

  

 

這首的英文為"If You Love Me",同樣是那個年代,美國女歌手 Olivia Newton-John 也唱過另外一首"If You Love Me",為了區別,這首加了副標 "If You Love Me (Really Love Me)",而另一首則是"If You Love Me (Let Me Know)",是一首輕快的舞曲。

同樣名為"If You Love Me",同樣來自那個懵懂年代,同樣伴隨我渡過剃平頭的日子,同樣好聽,但對我而言這兩首"老歌"是不同的... 一首是"過去完成進行式",一首則是單純的"過去式"...

... 

If the sun should tumble from the sky     如果太陽會突然滾落天際
If the sea should suddenly run dry     果如海水會瞬間乾涸
If you love me, really love me     如果你真愛我
Let it happen, I won't care     讓它就這麼發生吧
If it seems that everything is lost     如果看來我將失去所有
I will smile and never count the cost     我將微笑並不惜代價
If you love me, really love me     如果你真愛我
Let it happen, darling, I won't care     就讓它這麼發生吧 

Shall I catch a shooting star ?     我該追逐天上的星星嗎
Shall I bring it where you are?     我該帶著它與你浪跡天涯嗎
If you want me to, I will     只要你開口  我會
You can set me any task     你可以考驗我
I'll do anything you ask     我都願意順從
If you'll only say you love me still     只要你依然愛我


When at last my life on earth is through     當我走到世界盡頭
I'll share eternity with you     我將與你共度永恆
If you love me, really love me     如果你真愛我
Let it happen     讓它發生
Darling, I won't care

...

聽聽另一種法文版本,Garou 是加拿大魁北克歌手,曾飾演"鐘樓怪人"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影"新龍門客棧"裡張曼玉有一句台詞:"龍門客棧是一個利益交換的地方"。我想是吧,你可以選擇不玩,但你休想離開。我想到那天慧如的口試,黃老師說:"本來無一物...",我說:"既然如此,塵埃又何仿",劉老師說得最好:"... 可是塵埃實在太多了"。我當場大笑。

今天推薦 The Eagles:Hotel California (1976)

...

每個歌手或樂團都有"招牌曲",不用多說這首就是,三十多年來歷久不衰,經典中的經典... Eagles 現場演唱的版本很多,但有些因"影像"的版權不能播出,或者很快就會被移除,能從 YouTube 直接下載這個經典版本是個意外 (因為曾被封鎖了很久),感謝好心人士持續"突破"上傳。

這是 1977 年的演唱實況,讓我們見識到"原版的"美國搖滾魅力... 當時,"大家"都很年輕... 不同於英式搖滾的"精緻典雅",美國鄉村搖滾有一種屬於土地的"霸氣",一種長途跋涉的公路流浪情懷,彷彿在沙漠的"開墾"中領悟出人生宿命。他們曾於 1980 年解散,1994 年再度復出,改編後的曲風多了拉丁風味的木吉他,也多了些內斂。主唱 Don Henley 是個奇怪的鼓手,乍看之下動作有點不太靈活,還要邊打邊唱,實在怕他會忙不過來,但又總能化險為夷...

 

  

 

基本上,加州旅館就是"龍門客棧",荒漠中僅有的小旅店,沒頭沒尾的趕路人在此暫時聚集,接著又沒頭沒尾繼續趕路。這裡龍蛇雜處烏煙瘴氣,大家吃吃喝喝又各懷鬼胎,互相取暖又各取所需... 所有醜態都是"人在江湖"的理由,所有暴力都有"身不由己"的藉口,於是有人忙著交換自己,有人忙著鑑定別人,有人把握當下及時行樂,有人吃齋念佛寄望未來... 大家都是自己的奴隸,但又並非心甘情願,只因別無選擇... 那位珠光寶氣開著賓士車的女主人叫"金鑲玉",俗稱"莊家",又稱"機構"、"組織"、"學校"或"政府",等著隨時把你吞沒,也隨時等待一個好價錢把自己押上...

這裡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而是"江湖",你隨時可以退房,但你休想離開... 因為塵埃實在太多了。

...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在漆黑荒涼的高速公路上  
Cool wind in my hair     冷風吹進我的髮梢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空氣中瀰漫一股溫熱的酒香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在不遠的地方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我看到一盞微亮的燈光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mer     我腦袋昏沉眼皮下垂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必須找個地方過夜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她就站在大門口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我聽到教堂的鐘聲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我自己在想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這裡如果不是天堂就是地獄"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她接著拿出燭台  帶領我進門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我聽到走廊上有窸窣人聲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我想他們在說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多麼美好的地方  如此甜美的臉龐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這裡有很多房間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任何時候都是如此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她一身珠光寶氣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z     開著賓士汽車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圍繞著一堆稱為"朋友"的美男孩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他們盡情在中庭跳舞 
Sweet summer sweats     夏日的香汗淋漓
Some dance to remember     有些舞是為了記得
Some dance to forget     有些舞則是為了遺忘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我叫來領班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拿些好酒過來"   他說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1969'     "我們打從1969年起就沒那種興緻了"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遠遠依舊傳來那樣的聲音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s of the night     半夜會把你吵醒
Just to hear them say---     只聽到他們說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多麼美好的地方  如此甜美的臉龐
They living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他們讓加州旅館充滿驚艷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 alibis     美妙的驚奇  帶給你任何藉口              

Mirrors on the ceiling     天花板上的鏡子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冰涼的粉紅香檳  她說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我們都只是自己的奴隸"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接著在大廳裡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他們又聚集盛宴一番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揮舞著金屬刀叉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但他們並無法殺死野獸    

Last thing I remember     最後我記得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我奔向門口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我必須找回來時路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回到我的原初
'Relax', said the night man     "放輕鬆"  守夜的人告訴我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我們已注定如此  必須接受這一切"
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你在任何時候都可以退房"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但你休想真正離開"

...

其實這首歌的"結構"很簡單,耳尖的朋友不知能否聽出它其實有點像古典曲"卡農",只是改成小調 (由 D 改成 Bm),再多了副歌部分,Bass 由"1(B)" 順著半音往下到 4-1-4-5,然後重覆。和弦是 Bm-#F-A-E7-G-D-Em-#F

By the way, 這首是彈吉他的"聖品",雖然我不大擅長電吉他,但最後那段雙吉他如泣如訴,精彩萬分令人佩服,網路上有不少好心人示範,這位穿紅色皮褲的先生是我目前發現最好的版本...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客體,因為"反思"是我們感覺到美的條件;但美又是我們個性的一種狀態,因為"感覺"是我們對美形成看法的條件。總之,它既是一種狀態,又是一種行為...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論是好是壞,回憶都是活過的證據,而那些能被音樂喚起的回憶,大概都值得紀念... 這首歌送給蔡一峰,也送給林悅棋,同樣來自那個年代,也許宿舍牆上還曾貼過中森明菜的海報... 

今天推薦林慧萍:往昔 (1982)

...

即使再耳熟能詳,音樂與記憶的關係往往不在歌詞內容,也不是歌手的豐功偉業,而是一種情況,以及情況的連結,這種連結無法把人帶回歷史,而是把歷史帶到現在,如同有人說:除非你記得,否則你不會了解 (Unless you remember, you don't understand)。

...

情況一:昨天傍晚我騎著新買的腳踏車在美術館兜風,慢跑者、散步者、遛狗者、直排輪者讓原本安靜的社區熱鬧起來,大家吃飽了出來乘涼。婆婆媽媽們的"交際舞社"正在集合,她們有些穿便裝但大多有備而來,有點年紀的帥哥領隊風采依舊,他熱心搬出音響接上電源,我聽到這首...

情況二:傍晚時分我在宿舍"打點",等著晚上的舞會。暑假的東海別墅其實沒什麼人,"自由"是大家想盡辦法不回家的真正理由,雖然大多無所事事但也自得其樂。DJ 桌上放滿卡帶,自製的擴大機接上喇叭,好心的屋主還找來聖誕燈佈置一番,男生女生陸續進場各坐一排,我聽到這首...

 

 

連結:我又騎車繞過這群開心的熟女... "原來這首歌還在",我想,"原來舞會還沒結束。"

...

一朵盛開的花,如詩如畫;
你的微笑多芬芳,高雅高雅。
可愛的你不知到那裡去?
卻留下了無限情誼。

*可是你會記得,我們曾許下的承諾,
多情多感永在心坎。
春天的柳絮,湖面的浮萍和漣漪,
我們曾呢喃嘆息。

多美妙啊往昔,如今迷離和冷漠圍繞著我;
如果你聽見,是否仍沉默?

喔!就像一朵盛開的花,如詩如畫;
是否你把懷念託夢天涯?

雖然不知你已到那裡去?
卻留下了無限情誼。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首好聽的小小作品,據說是在五分鐘之內被李宗盛逼出來的... 

今天推薦黃韻玲:改變 (1987)

 ...

大學畢業那年,我遭逢一段感情變故,傳說中的透明淡紫色戀情結束,世界好像歪了一邊。我往返於台中台北之間,第一次感覺"失去"一樣東西,而且第一次感覺到什麼是"永遠"。把自己關起來,獨自在房間裡"悼念"這段歷史,這首歌淡淡出現,好像陪著我一起難過,就在那個夏天...

黃韻玲人稱音樂精靈,彈著一手好鋼琴,詞曲具佳。嚴格說來她不能算是"歌手",更不是以美聲取勝,而是一位整體音樂人或表演藝術家。她音色平實不花俏,但卻有一種貼近的共鳴,與其他歌手相比,感覺上她並不是(站在外面)唱給觀眾聽,而是(從裡面)"幫"觀眾唱了一些東西。  

  

 

這是一首單曲,當時收錄在這張"我有話要說"的合輯裡,裡面有李宗盛的"十七歲女生的溫柔",還有與周華健合唱的"我有話要說",印象中好像還有紀宏仁。這不是一首"表現型"的曲子,整首歌的旋律與意境都很"淡",不適合太重的編曲,也不能唱得太"入戲",否則會"搶"過這種意境。裡面有許多 Blues 的 maj7 和弦,給人一種"慵懶的空隙"的感覺,有如一場"飄"的獨白...  

至於五分鐘能搞定的事,我想這是真的,尤其在音樂上,但前提是對樂器(體現)的技法純熟,信手拈來都是音符,而且最好把"腦袋(idea)"先擺在一邊,讓"手"隨興亂彈一陣,等著旋律自己找上門,配合身體節奏與呼吸,最後再把"腦袋"放進來整合。許多有名的曲子(包括 Beatles 的歌)都是這樣搞定的,剩下來就是如何修飾的問題了... 說實話如果真要寫一首歌,都這樣做了五分鐘但還是沒有感覺,那就下次再玩吧,否則創作就"只"是一件事倍功半的苦差事...

... 

街上的行人 匆匆忙忙 
此刻的畫面 是無聲的世界
我故意裝作 不在乎 
不在乎你和她的一切

*我失去了你 這是一開始就知道的劇情
我失去了你 也失去過去擁有的回憶
這樣的改變 你怎麼會不知道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不是一個對象,以致於我擁有它的形成規則;世界是我的全部思想,明晰知覺的自然背景和活動場所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一直以來的基本立場乃是:如果我們不下定決心逾越單純的邏輯與科學理論領域的話,則我們實難以圓滿而充分地決定「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之間的根本差異。為使我們能夠更尖銳地刻畫出這一種分別,我們需要自「概念結構」反溯於「感知結構」的層次之中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三首"女人心事",不僅打破傳統男性思維的愛情世界,也透露出某種 70 年代女性對"個體"意識的關注,雖然愛情總是令人期待,但也並非為了歌頌而美好,只是一種選擇...

今天推薦 Linda Ronstadt:Silver Threads and Golden Needles (1973)

...

關於"豪門",總有無盡想像,有人忙著嫁入,有人忙著迎娶,僅管現代愛情面貌多變,僅管有錢有勢並非犯罪,但無可避免已蒙上某種"遐想"的神秘面紗... 但其實這些都不關我們的事... 這是一首小小的作品,來自美國歌后 Linda Ronstadt,獨特的嗓音非常具有"鄉村搖滾"的風味,她全球知名並獲獎無數,曾被譽為 The Queen of Rock,這個版本是 Eagles 的伴奏。

"金針和銀線",一個有趣又傳神的比喻,但聽起來不僅不像嫁入豪門的貴婦,反而有一種很倒楣的感覺... 有點像母親節送媽媽一支漂亮的拖把...   

  

 

不知該怎麼形容,我總覺得 70 年代是很"清楚"的年代,雖然對大部分人類而言那是一段亂七八糟的歷史,不過也許正因為夠亂,所以"很清楚":清楚的荒謬,清楚的對抗與表態。這些"清楚"構成一個鮮活的世代,彷彿每個人都有話要說,而且都願意大聲說。理性的"傳統"並不是為反對而刻意顛覆的對象,而像一面鏡子,努力擦乾淨才能重新認識自己:關於自己的"存在"、關於"權力"、也關於"性別"... 有人說這是"後現代"的開端,一種壓迫與反壓迫的共存,一種嬉笑怒罵的"去中心"態度,一種在"失序"中所漸漸浮現的個人意識... 當然這些都是非常"現代"的說法。僅管如此,雖然隱約還是有一種"被綁架"的悲哀,但至少相較於現在,這種綁架是"清楚"的。

昨天在影圖看了 Stanley Kubrick 的老片"金甲部隊",描寫 70 年代美國大兵與越戰,既好笑又荒謬又真實... 原來當荒謬被如此細微放大時,竟如此好笑,又如此真實。

... 

I don't want your lonely mansion     我不要你那寂寞的豪宅 
with a tear in every room     每個房間都充滿淚水

All I want is the love you promised     我只要你承諾過的愛
beneath the haloed moon     在朦朧的月光下


But you think I should be happy     你以為我應該會快樂 
with your money and your name    靠著你的金錢與名望

And hide myself in sorrow     然後將自己隱藏在憂傷中           
while you play your cheatin' game     陪你一起玩著欺騙的遊戲


*Silver threads and golden needles     金針和銀線
cannot mend this heart of mine     無法修補我的心    

And I dare not drown my sorrow     我也不敢將我的憂傷      
in the warm glow of your wine     寄託在你那花俏的酒杯裡    

 
You can't buy my love with money     你無法用錢買到我的愛
cause I never was that kind     因為我不是那種人

Silver threads and golden needles     金針和銀線 
can not mend this heart of mine     無法修補我的心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藝術是一件需要被創造出來的事,如同西諺所說 One does not learn to make art. One creates it. 不可諱言在所有的學科教育中,藝術教育將是最困難與矛盾的,因為老師要教的「東西」與學生要學的「東西」尚未具體存在,而是等著被彼此創造出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寫過一本書"體現創意",厚厚的快四百頁,主要談的是"藝術教育哲學"。此書有出版之名但絕對買不到,因為出版商認為沒有市場,所以沒印。我想也對,這種書如果能賣錢,那也就不用寫了... 寫完至今還沒仔細再看過,最近有朋友提及讓我又翻了一下,決定整理並摘錄一些放在這裡...

這本書的全名是"體現創意:從存有美學觀點探討藝術教育的原創意義",歡迎指教、留言、轉載或引用(請註明出處或連結)

 

體現創意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年紀大了"境界"不同,我慢慢覺得與情人一起吃早餐比一起"共進燭光晚餐"來得更浪漫性感,而且有幸福的感覺... 

今天推薦 Juice Newton:Angel of the Morning (1980)

...

wao... 這是美國少數因歌詞內容"不妥"而引發爭議的流行音樂,"不妥"的地方並非文字本身,而是文字背後的"想像":舞會結束,女孩帶著男孩回家,清晨,男孩離開... 這種事在現在看來也許不算什麼,但在當時卻是離經叛道。嚴格說來這種爭議有點性別歧視的味道,因為一般所聽到的是相反的版本,尤其是在傳統認知中,這種"自白"竟然來自一個如此可愛甜美的女歌手。 

Juice Newton 發跡於 70 年代,長髮飄逸非常漂亮,看似柔弱但音色渾厚,與 Linda Ronstadt 同為美國重量級女歌手。或許正值"後現代女性主義"風潮,當時的"鄉村搖滾"在不少女歌手唱來都有一種"女權思維"的味道,試圖掙脫(或重新建構)某種長久在男性觀點下的(愛情)世界樣貌,如同前一首"Torn Between Two Lovers"... 當然這還是一首美麗的情歌,一夜纏綿,女孩在早晨目送男子離開,不論結果如何,男女私情隱藏在文字背後,表面上好像什麼都沒說,但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早晨的天使有另一種美麗,這是早餐與晚餐的差別... 有興趣的人各自去體會吧!

... 

There'll be no strings to bind your hands     沒有繩子把你的手綁住
Not if my love can find your heart     我的愛也無法看穿你的心
And there's no need to take a stand     你沒有必要表態  也不用"負責"
For it was I who chose to start     是我選擇先開始的
I see no need to take me home     我也知道  其實你並沒有必要送我回家    
I'm old enough to face the dawn     我已經長大可以獨自面對黎明

*Just call me angel of the morning, angel     叫我一聲"早晨的天使"吧
Just touch my cheek before you leave me, baby     離開前請碰一碰我的臉頰吧  寶貝
Just call me angel of the morning, angel   叫我一聲"早晨的天使"吧
Then slowly turn away from me     然後再慢慢轉身離開

Maybe the sun's light will be dim     也許陽光會暗淡
It won't matter anyhow     那終究都無所謂
If morning's echo says we've sinned     如果清晨響起一陣回聲  說"我們犯罪了"    
Well, it was what I wanted now     好吧  那就是我現在想要的
And if we're victims of the night     如果我們是昨夜瘋狂的見證者
I won't be blinded by the light     在今天的陽光下我也不會迷亂

I won't beg you to stay with me     我不會求你留下
Through the tears of the day     陪我度過整天以淚洗面的日子         
Of the years, baby     或整年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都是"真心"的,人會不會同時愛上兩個人?這好像是一個不該問的問題,但不代表這個問題就不存在... 最近一則八卦新聞引發一個古老議題,我想到這首歌...

今天推薦 Mary McGregor:Torn Between Two Lovers (1976)

...

不管是愛人或被愛,"愛情"似乎有很大的成分與"忠誠"有關,那是一種"唯一擁有"與"唯一被擁有"的壟斷特權,彰顯出一種"(只能)被一個人愛的權利",也好像被賦予某種"(只能)去愛一個人的義務"。但矛盾的是,當愛情變成"忠誠度"的議題時,其實背後所代表的是一個"所有權"的概念,但這卻是一個"物化"的結果...

其實"會不會同時愛上兩個人"並不是一個 "be able to" 的能力問句,而比較像是一個 "be willing to" 的意願問句。這是一種選擇的狀態,當然如此也必須同時承擔著"被選擇"的命運,因此所要面對的就不是狀態本身的道德自責,而是"如何解決"的現實問題 (如果真有"事情"需要"被解決"的話)... 換言之,"同時愛上兩個人"並不是問題,只是大家比較關注"同時愛上兩個人之後該怎麼辦?"

...

記得有一回上課時問同學"劈腿好不好?",全班異口同聲都說"不好",我接著問"如果劈腿可以找到真愛,這樣好不好?",全班有一半同學開始沉默... 我大笑...

好啦,這是一首該死的劈腿歌,不知道為什麼,由女生唱來格外楚楚動人,雖然我不知結果如何。

 

 

There are times when a woman     一個女人
Has to say what's on her mind     總會有想要說出內心事的時候
Even though she knows how much it's gonna hurt     雖然她知道那將帶來無比傷害
Before I say another word     在我明確表白之前
Let me tell you, I love you     我要讓你知道我是愛你的
Let me hold you close and say these words     讓我緊緊擁抱你
As gently as I can     然後盡可能溫柔說出
There's been another man,     我其實有另一個男人
That I've needed and I've loved     我需要他 而且我愛他    
But that doesn't mean I love you less     但這並不表示我不愛妳
And he knows he can't possess me     他知道無法佔有我
And he knows he never will     他也不願如此
There's just this empty place inside of me     只是我內心的空虛
That only he can fill     好像只有他能填滿

*Torn between two lovers, feeling like a fool     週旋在兩個愛人之間  我感覺像個傻子
Loving both of you is breaking all the rules     同時愛上你們是一件"犯規"的事
Torn between two lovers, feeling like a fool
Loving you both is breaking all the rules

You mustn't think you failed me     千萬不要覺得是因為你對我不好
Just because there's someone else     才讓我出軌
You were the first real love I ever had     你是我此生第一個真愛
And all the things I ever said, I swear they still are true     我曾說過的都是真的
For no one else can have the part of me     那些不曾給人的所有
I gave to you     我都給了你

I couldn't really blame you     我無法怪罪於你    
If you turn and walk away     如果你就此轉頭離開

But with everything I feel inside     但現在我最想說的
I'm asking you to stay     是希望你留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