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在咖啡廳看書,意外讀到一句柏拉圖的愛情格言:愛情是"擁有"和"沒有"的中間狀態... 我大笑,引來一陣側目。想不到平時肅然起敬的柏拉圖也有幽默的一面,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  

今天推薦周治平:青梅竹馬 (1990)

...

這句話說得好,卻很殘酷,愛情是從"沒有"到"有"的過程,而且好像僅只於過程,一但滿足了自己的"擁有",愛情好像就死了... 我想起以前曾寫過一篇文章"距離美學",主要說的是"美感"其實是一種"關係距離"的拉扯,一種追逐與被追逐的"趣味",好像"賣弄風情"的遊戲一般,欲迎還拒...

...

其實生活中還有不少類似的事,如時尚、翻譯或所謂的"網內互打免費"... "網內互打免費"是一個殺手鐧,因為它的獲利是依賴網外的用戶,如果廣告做得太好讓每一個人都變成網內,它就別玩了... 因此它們必須始種保持在某種動態的"臨界點",藉以互相吸引,但又不能太過於一面倒。

我很喜歡的德國哲學家西美爾(Simmel)曾說:時尚就是 = "有些人想要跟別人一樣" + "有些人想要跟別人不一樣"。這兩種人的拉扯成就了彼此,也帶動了"時尚"這件事。想想如果所有的"遊戲"都事先知道結果,那肯定不好玩,如果"愛情"是從"確定擁有"之後才開始,那大概只剩下"過日子"了... 突然覺得我那篇文章可以找機會再"發揚光大"一番。

  

 

我沒有那種留著辮子的"青梅竹馬",所以無法體會,但我經常在想那種"從好朋友變成情人"的關鍵究竟從何而來,是否會有一個"開關"讓友情慢慢變成愛情,僅管沒有明說,但終究是一種"決定",如同我經常在想植物的"死亡"究竟從何時開始,決定慢慢枯萎... 或許我們應該承認,東西的"好"通常來自"尚未擁有",或來自知道它"終會消失"... 東西的"好"會讓我們"想要擁有",但東西的"好"似乎與"是否已經擁有"沒有太大關係... 

我的高中老師曾語重心長說"初戀"通常不會"成功",當時聽到大家都非常恨她,現在想想,如果真如此,也許初戀的"美",正因為它通常不會成功... 也許也因為它通常不會成功,所以才"美"...

... 

作詞:周治平 作曲:周治平 編曲:塗惠源

是誰和誰的心 刻在樹上的痕跡
是誰和誰的名 留在牆上未曾洗去
雖然分手的季節在變 雖然離別的理由在變
但那些青梅竹馬的愛情 不曾忘記

*是誰給誰的信 藏在深鎖的抽屜
是誰和誰的身影 留在泛黃的相片裡
雖然情侶的誓言在變 雖然說謊的方式在變
但那些魂縈夢繫的秘密 不曾忘記 嗯~

當我們唱著一些無聊的歌曲 談著愛與不愛的問題
幻想是林黛玉愛著賈寶玉 或是牛郎織女約在七夕

而那些做過的夢 唱過的歌 愛過的人
那些我們天真的以為 永遠不會結束的事
而做過的夢 唱過的歌 愛過的人 留在漫漫歲月不能再續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藝術把這些痛苦和凌辱都轉化為一種自我解放的手段,從而給了我們一種用其他任何方式都不能得到的內在自由。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聽中文歌了,沒想到 MV 裡竟然出現以前滾石的同事,還看到以前的辦公室... Well, 二十年前的台北東區,二十年前的忠孝東路光復南路,二十年前的公車與路人... 改裝的屋頂三層樓中樓,樓下是麥當勞,附近有 ATT 電視牆、阿波羅畫廊、國父紀念館... 當時,"大家"都很年輕... 

今天推薦陳昇:最後一次溫柔 (1994)

...

暑假前去 KTV,俊諺同學幫我點了這首,他說我很適合唱陳昇的歌... 大概是"夠滄桑"的意思...   

這應該是一個"過去完成式"的畫面,代表一個被特定時間"凍結"後的客觀陳述,然而所凍結的並非年代本身,還包括這個年代"之前"所完成的歷史、記憶、印象與經驗... 好像偶然打開一瓶 1994 年封裝的老酒,但我卻意外聞到 1988 年在滾石上班的空氣... 

...

透過網路影像看到自己以前經常"出沒"的地方,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它一方面快速搜尋記憶,興奮向我展示那些熟悉的足跡,為我證明一段歷史,甚至急著與你(妳)分享,另一方面又活生生把我拉回現在,封鎖在此時此地 2012 年的書桌前,透過點燃一根香菸,強迫我接受一種新的陌生。好像看到自己小時候的照片,卻不知道該如何去"認識"這個"他"...

在 Google 地圖中找到這些場景,花了一番功夫重新確定位置與視角,用滑鼠在螢幕前來來回回到處"走動",與其說是在確定哪些"還在",不如說是讓自己再次承認哪些已經"不在了"...

 

 

老實說這支 MV 實在拍得不怎樣,但我更好奇這些二十年前(可能)擦身而過的"路人"現在如何...

... 

作詞 陳昇   作曲 陳昇

當你要離開 想我用你最後的溫柔
無論你在那裡不管是在何時
我依然愛你如昔

我以為你知道 分離不是最後的抉擇
卻不敢告訴你不應該的是我
怎麼能說服自己 你已離去

*讓我再一次擁抱你 傾聽我此生不變的要求
為了不讓你輕易從我記憶中抹去
讓我擁有最後愛你的溫柔

當你要離開 想我用你最後的溫柔
卻忘了告訴你不應該的是我
介入了你的生活

我以為你知道 分離不是最後的抉擇
卻不敢告訴你其實我想著你
怎麼能說服自己 你已離去

噢......
讓我再一次深情擁抱你
為了不讓你輕易從我記憶中抹去
讓我永遠佔有想你的權利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熱鬧的奧運結束了,撇開精彩的運動賽事,撇開獎牌爭奪的國族面子,撇開倫敦作為一個觀光景點的城市行銷,我總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這是個意外,因為今天這首歌真是他媽的貼切...

今天推薦 David Gilmour (Pink Floyd):Wish You Were Here (1975/2002)

...

小毛音樂廚房推薦過的歌手在這次奧運中出盡風頭:從開幕第一首曲子的主奏吉他 Mike Oldfield (Moonlight Shadow),到 Paul McCartney (Hey Jude),John Lennon (Imagine),到閉幕的 Queen (Bohemian Rhapsody),不管是活人死人都亮相過了,還有一位年輕小夥子唱了今天這首 Pink Floyd 的曲子,最後由 Queen 的老吉他手 Brian May 瀟灑帶出 "We Will Rock You"...

...  

感動的是這些(還活著的)音樂人依舊帥氣,感動的是他們都一個比一個老,感動的是這些"老歌"至今仍是被傳頌的經典,感動的是年輕歌手一個個有希望的眼神... 比起四年前北京奧運的"表現主義",這次比較像"寫實主義",平實中展現出英國精緻社會的樣態:從農村生活到工業革命,從城市發展到醫療制度,從宮廷貴族到志工百姓,甚至連無法親臨現場的幕後功臣,各行各業,人人有份...

感動的是奧會主席在致詞時說:"這次很高興,因為,第一次,每一個國家都有女性選手參加"。這對我們來說好像是件"小事",但對某些國家來說卻是重大突破... 感動的是其實他大可說些不痛不癢的"官話",卻選擇站在"人類"的視野,從"小事"中展現了不起的人權高度...感動的是本屆奧運會旗並非由頂尖的運動員護送進場,而是各行各業的代表,匹夫匹婦,走起來歪七扭八但卻生動十足... 感動的是閉幕時,大家站在印有莎士比亞詩句的白色地板上大跳街舞...

...

這裡沒有特定"英雄",但這個活動卻讓每一個認真的人都"像是"英雄...

我想是"歷史"吧,讓這個國家的這群人如此特別:有最保守的皇室系統,也有最前衛的流行龐克,有白髮蒼蒼依舊令人落淚的樂手,也有可愛的 Mini Cooper 與豆豆先生... 他們有全世界最早的地下鐵,也有全世界最爛的足球迷;他們並不特別"表現"包容,他們"就是"這個樣子。說他們是帝國主義的始作俑者也好,資本主義的幕後黑手也罷,重點是他們"做什麼像什麼",不需要"假裝"。 

 

 

我想許多人都跟我一樣,不太想"談"這件事,因為不知道該談"什麼"...

我們可以"假裝"沒看到這些;"假裝"只把重點放'運動";"假裝"責怪或安慰我們的選手;"假裝"開始認真思考我們的"奪牌撇步"或體育政策(如果有的話);"假裝"認為是我們太老實,是別人耍詭計;或"假裝"自怨自艾說"都是國旗事件惹的禍";"假裝"相信我們是因為被打壓,所以才辦不到...

當然,我們也可以"假裝"共襄盛舉普世同歡;"假裝"替英國人高興(之前是替中國、希臘、西班牙,還有韓國),每屆都風光以客人的身分接受歡呼;"假裝"因發現"我們還是有被重視的"而沾沾自喜,或"假裝"認為我們是世界的一份子;"假裝"認為我們非常具備"國際觀"(因為我們都要考全民英檢),並"假裝"開始放眼世界或關心國際問題;"假裝"相信我們人才濟濟,只是還沒到該出手的時候...

然而,更慘的是,我們還可以"假裝"再一次感慨說出"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假裝"沉默;"假裝"再一次用"慚愧"來偷偷享受"反省者"的驕傲;找理由自我安慰一番,"假裝"認為自己還是很棒,或惱羞成怒,"假裝"認為自己並沒有"假裝";"假裝"勇敢或"假裝"懦弱,大聲對自己說"我們開始要進步了"... 然後明天依舊,繼續杷糞八卦新聞,繼續追星,繼續言不及義無所事事,繼續忙著瞎掰表面文章...

...

"假奘"是用來騙人的,可惜通常"騙"不了人;"假裝"是一種遮醜,可惜通常"遮"不了太久。

許多事我都故意"懶得說",但我好像第一次因"故意"而感到心虛,因為這次不是故意不說,而是... 實在不知道"能說的"還剩哪些... 這是個意外,今天這首歌真是他媽的貼切...

...

So, s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Heaven from Hell,     所以  你自認可以分辨天堂或地獄
blue skies from pain.     假裝能分辨藍天或痛苦
Can you tell a green field from a cold steel rail?     你真的可以分辨綠地或鐵軌嗎
A smile from a veil?     分辨邪惡與微笑
D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你真的認為你可以嗎
And did they get you to trade your heroes for ghosts?     有人叫你用英雄來交換鬼魂嗎 
Hot ashes for trees?     用塵土來交換樹木
Hot air for a cool breeze?     用熱氣來交換冷風
Cold comfort for change?     這冷冰冰的舒適難道只為一時的改變嗎
And did you exchange a walk on part in the war     你願意用戰場上的小跟班 

for a lead role in a cage?     去交換一個在牢籠裡的領隊嗎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老天  真希望你在此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我們只是兩個失落的靈魂 

swimming in a fish bowl, year after year,     年復一年  在魚缸裡游著    
Running over the same old ground.     或奔跑在年復一年的古老土地上 
What have we found? The same old fears.     我們發現了什麼  只有相同的古老眼淚
Wish you were here.     老天  真希望你在此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鄭人有且置履者,先自度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乃曰:「吾忘持度。」反歸取之。及反,市罷,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試之以足?」曰:「寧信度,無自信也。」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8 月 20 號凌晨... 不知不覺,小毛音樂廚房已經播了一百集。這是"可預期"的"意外"。"可預期"是加法,因為日子一天天過,總會累積到這個數字,"意外"是減法,因為我終於試著放下一些雜事,開始把自己丟進文字與音樂的漩渦... 

今天推薦英國 Alan Parsons Project:Old and Wise (1975) 

...

這是一件不能交換的事,好像彈吉他,沒什麼用,甚至還有一點"累",卻意外成為我這半年多來的生活重心... 最初的想法來自"音樂與傳播"這門課,由於上課時間有限,希望能在課餘之暇介紹更多流行音樂,沒想到寫著寫著就上癮了。從一開始單純的歌曲介紹到後來漸漸加進一點"情感舒發",現在甚至有時還變成了"哲學課",也好,反正我都喜歡。

這也好像是一個實驗,看看在這強調"視覺文化"的媒體時代中,"時間"對人的影響到底還剩多少... "視覺"是一種"由外而內"的加法經驗,好像把所看到的東西"抓"進來佔為己有,講求迅速累積;"時間"則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減法經驗,好像是把已經放在心裡東西拿出來抖一抖,看看還剩什麼... 於是,我決定,這裡沒有好看的圖片,沒有討好的流行議題,也沒有三言兩語就能搞定的"概念",只有一堆需要花時間慢慢閱讀的"文字",以及一首需要花時間才能聽完的"音樂"。

...

原來一首曲子可以這樣被聽上二十多遍,原來一篇文字可以這樣被修改二十多版,這是一個領悟... 文字與音樂若即若離,隨機碰撞。每次的遭遇彷彿都是新的開始,一種"聽寫"與閱讀的再次確認,不拘泥議題形式,也不刻意為了"內容"。眼睛、耳朵與手指穿插交錯,邊聽邊寫,邊寫邊看,邊看邊聽... 有一回嘉暐跟我說,他發現我的文字很適合搭配音樂"唸"出來... 哇,這是今年聽到最令人鼓舞的話。

...

這是一種有節奏的書寫... 這些日子以來,我好像重新找回某種"立體"知覺,每天不論做什麼都彷彿有另外一雙眼睛"盯著",看"我"以及"我眼中的世界":一方面看"我"如何處理這個"我眼中的世界",一方面也為我搜尋旋律,鎖定一個焦距,一種色調,一種筆觸,以及一種寫下第一個字的"直覺"... 這種"半強迫式"的書寫有時來自閱讀,那是另一種專注的"癮",好像在與文字對話...

這些歌曲伴隨我不同年紀的成長... sometime, somewhere, someone, somehow... 儲存在記憶深處,如今透過網路科技再現,與其說是介紹給讀者,不如說是重新整理放給自己聽,一種交代... 柯導說我們都老了,也許吧,但漸漸地,我似乎開始"更"為這個年紀感到驕傲...

...

曾有人問我要寫給誰看,"你"吧,這個第一人稱的"我"... 雖然我不認識你,雖然你是"少數人",但這種安靜的距離卻讓人更覺得靠近... 也有人問我打算寫多久,我不知道,只要 pixnet 還在,只要 youtube 還在... 只要我還在... 只要想寫的"衝動"還在...

一開始我準備了一百首要播的歌,到現在我的歌單裡依然還有一百多首未播的曲子,而且還在陸續增加中,總覺得好像才剛剛開始,看來還可以再玩一陣子了... 希望你"花時間"在這裡是值得的... 聽歌吧...

 

 

Alan Parsons 是一個人的名字,他曾是 Beatles 的錄音工程師,也曾是 Pink Floyd 的製作人。Alan Parsons 也是一個樂團的名字,與 Pink Floyd 及 Mike Oldfield 齊名,同樣崛起於 70 年代的英國,也同樣以"實驗音樂"聞名。他們的作品大多是以一些超現實的議題(Project)為主軸,所以又稱 Alan Parsons Project... 雖然加進了現代(電子)樂器音效,但是他們的作品並非熱門舞曲,而是多了一份典雅,一種有距離的迷幻的美...

他們的作品很多,之前播過的 "Time" 就是重要代表之一,還曾替西班牙建築師高第(Gaudi)出了一張專輯,紀念他的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a),當時我正在東海唸建築系,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今天這首 "Old and Wise" 說的是"老朋友"... 也算一種自我期許吧...

...

Well, 101 再見...

... 

As far as my eyes can see     我的目光所及
There are shadows approaching me     有一片陰影正在靠近
And to those I left behind     對於那些我所遺忘的事
I wanted you to know     我希望你能知道
You've always shared my deepest thoughts     你總是能分享我最深的思緒
You follow where I go     你總是跟著我

And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Bitter words mean little to me     惡毒的話語已不再重要
Autumn winds will blow right through me     秋風微微吹來
And someday in the mist of time     當有一天
When they asked me if I knew you     當他們問起我是否認識你時
I'd smile and say you were a friend of mine     我將微笑告訴他們  你是我的朋友
And the sadness would be lifted from my eyes     哀傷就此遠離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As far as my eyes can see     我的目光所及
There are shadows surrounding me     有一片陰影圍繞著我
And to those I leave behind     對於那些我所遺忘的事
I want you all to know     我希望你能知道
You've always shared my darkest hours     你總是能分享我最深的苦難
I'll miss you when I go     我走後  我會想你的

And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Heavy words that tossed and blew me     惡毒的話語不斷攻擊    
Like autumn winds that will blow right through me     就像秋風微微吹來
And someday in the mist of time     當有一天
When they ask you if you knew me     當他們問起你是否認識我時
Remember that you were a friend of mine     請記著  你是我的朋友
As the final curtain falls before my eyes     當人生大幕在我眼前落下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整理一些舊文章,又看到這句話:"... 由於不在場變得越來越深刻,由於它已成為自身的不在場和遺忘...",這是一段當代美學引文,主要在說"藝術"其實是一種"重新抓到自己"的感覺。我持續思考"不在場(absent)"這個概念,想到這首歌...

今天推薦 Charlene:I've Never Been to Me (1977)

...

這首好聽的曲子不知該怎麼翻,姑且翻成"從未找到自我",這是 70 年代女性自覺的另一首代表,也可以說是另一種"境界"的觀點。雖然歌詞中有許多(女人)對女人的善意"歸勸",但整首翻完後不知該怎麼說(也許嚴格的女性主義者不會完全認同):一種大風大浪後的平靜,一種回歸宿命的喜悅... 雖然如此,這首歌最吸引我的地方卻是它的歌名"從未找到自我"。

...

"不在場"是一個哲學用語,簡單說就是"心不在焉"或"人在心不在",一種視而不見或聽而不聞的麻木,衍生出一種不自覺的(習慣的)存在狀態,一種"缺席",心的缺席(absent minded),如同"我把自己弄丟了",或"少一根筋"... 相對的,"在場(presence)"就是把自己(自己的所有知覺)抓回此時此地的"當下",並對此有所關照回應... 這就是我所謂"體現創意"的前提... 當然,在場是一種"反思",一種"在狀況內的"行動自覺,一種 "Reflection-in-Action"...

...

不論男人女人或有錢沒錢,現代生活要"把自己弄丟"實在太容易了,只要凡事"不要想太多"就好... 習慣性的配合就能(自以為)一帆風順,如同只要照著別人的路走就(自以為)都會到達,這是現代人最簡單方便的生存策略,但也是最偷懶、最無知,甚至是最危險的,因為經驗可以參考,但"成功"並無法複製,因為"此時"並不是"彼時",因為"我"並不是"他",這個殘酷事實讓人終須獨自面對自己... 當凡事都"合情合理"出現並被接受,又被給予某種"理所當然"的回應時,人就像可被操控的機器一樣,不自覺重覆著習慣上手的事,不僅"不在場",不僅被"施惠的"權力者予取予求而不自知,甚至是一種遺忘...

其實這種"追求"有時並非自己真正想要的,也許只是人云亦云的流行,或"人在江湖"的面子問題,但千萬不要用"別無選擇"來欺騙自己... 當人們無法確切掌握自己時,終究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媒體宣傳讓許多年輕人大聲說"做自己",但仔細觀察卻極少人願意靜下心來想想自己到底要做什麼... 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時候,"Just Do It" 只是一句商業口號,重點其實是 "Just Buy It"...

...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運條件,也有著不同的麻煩困擾,冷暖自知不必裝腔作勢,也無須自怨自艾,但當追求的目光持續向外卻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時,也許腳下的刺痛才能讓人真正感受到自己微小的重量,重新把人拉回此時此地的當下,一種自覺... 其實,"在場"不過如此,一種"豁然開朗"... 

 

 

嚴格說來,"由於不在場變得越來越深刻..." 這句話是有矛盾的,因為當發現自己"不在場"時,其實也就已經"在場"了。這會讓人發現"存在"的荒謬特質:既是此時此地,又非此時此地,如莊周夢蝶輕盈透明... "荒謬"是一個有趣的存在問題(question),但並不是一個問題(problem),不需要解決,也無從解決起,更不必因此盲目替自己尋求"在場"的證據,而只是接受與承擔(這個"荒謬"),並為之深呼吸一口氣,在吐納之間仔細想想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或到底"要"做什麼,並為此付出努力... "荒謬"讓存在變得孤單,但也讓存在變得有趣,變得"立體",變得很"輕",好像空氣一樣...

... 

其實活到這把年紀,我並無法確定自己是否已經"找到自我",因為日子終將繼續,而我也不知道"找到自我"之後會怎樣,但每當想起過去這段"現在完成進行式"的歲月,總有一種小小的"豁然開朗":雖然明天的太陽依舊燦爛,外在世界依舊希望無窮,但我終究必須有所選擇。這是一個領悟,一種承擔,所交換的已非年輕時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霸氣,倒像是一種"彷彿若有光"的朦朧前進,平靜接受那份屬於我的"自在"與"孤單",甚至從中去創造一種享受... 當然,從前所費心追求的東西並非因此而變得不好,只是在篩選中已慢慢獲得沉澱... 也許這就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原來,"活著"並不難,只要還會呼吸就行,難的是"存在"... 原來,"在場"是要"用力"的,不論是用力地"抓"還是用力地"放"... 好像這首...

... 

Hey lady     嗨  女人
You lady     就是妳
Cursin' at your life     這個不斷咒罵自己人生的女人
You're a discontented mother     妳是一個不滿足的母親
And a regimented wife     一個刻版無趣的妻子
I've no doubt you dream about     我從不懷疑妳的夢想
The things you never do     幻想著那些想做又未做的事
But I wish someone had a talked to me     但我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說這些
Like I wanna talk to you     就如同我現在想對妳說一般

Ooh, I've been to Georgia and California and     我曾去過很多地方
Anywhere I could run     跑遍各地
Took the hand of a preacher man and we     曾牽著傳教士的手
Made love in the sun     我們在陽光下瘋狂做愛
But I ran out of places and friendly faces     我跑遍各地並看過無數善良臉孔
Because I had to be free     只因為我(自認)需要自由
I've been to paradise     我曾到過天堂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     但我卻從未真正找到自己

Please lady, please lady     拜託妳
Don't just walk away     不要走開
Cause I have this need to tell you     我迫切想要告訴妳這些
Why I'm all alone today     告訴妳為何我至今依舊孤獨
I can see so much of me still living in your eyes     我似乎依舊活在你夢想中    
Won't you share a part?     既然如此  為何不讓我分擔
Of a weary heart     妳那隱藏在千萬謊言下的疲憊心靈
That has lived a million lies?    

Ooh, I've been to Nice and the isle of Greece     我曾到過尼斯  也去過希臘群島
While I sipped champagne on a yacht     在遊艇上品嚐著香檳
I moved like Harlow in Monte Carlo     我過著如女明星珍哈露般的日子  活耀於蒙地卡羅    
And showed 'em what I've got     像人們展示我的所有
I've been undressed by kings     我曾在國王面前寬衣解帶
And I've seen some things that a woman ain't s'posed to see    曾看過一些女人不該見的事物
I've been to paradise     我曾到過天堂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     但我從未真正找到自己

(narrated)
Hey, you know what paradise is?     嗨  妳聽過天堂嗎
It's a lie     那只是一個謊言
A fantasy we created about people and places     一個人們虛構出來的想像中的人事空間    
As we like them to be     而且人們還希望那是真的
But you know what truth is?     但你知道真理是什麼嗎
It's that little baby you're holding     是你懷中抱著的小嬰兒
And it's that man you fought with this morning     是今天早上跟妳吵架的這個男人
The same one you are gonna make love to tonight     是這同一個男人今晚將與妳纏綿
That's truth     這才是真的
That's love     這才是愛

Sometimes I've been to crying for unborn children     有時我會為那些尚未出生的嬰兒流淚
That might have made me complete     這樣也許才能讓我的生命更完整些
But I, I took the sweet life     我曾過著優渥甜蜜的日子
I never knew I'd be bitter from the sweet     但我從來不知背後的心酸艱辛
I spent my life exploring     我花了一輩子在探險    
The subtle whoring     尋找那些芝麻蒜皮的縱慾小事
That costs too much to be free     但"自由"的代價竟如此高
Hey lady, I've been to paradise     我曾到過天堂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 ooh     但我卻從未真正找到自己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 Eagles 是搖滾樂壇的"美國代表隊",唱出大江南北的豪放霸氣,Queen 就像"英國代表隊",展現一種精緻細膩的古典前衛美學... 今天這支團隊可以代表德國,一股神秘又扎實的重量... 

推薦天蠍合唱團 Scorpions:Wind of Change (1991)

...

流行音樂是語言文化的國力展現,這讓英語系國家的歌手及樂團佔盡優勢,但也有例外,這支 1965 年在德國漢諾威成立的團體橫掃全球,四十多年來在重金屬搖滾界叱吒風雲無人能敵...  

Scorpions 一貫的編曲特色是"極冷",一種如金屬刀片般的精準犀利,但冷酷中又隱藏豐富嚇人的情感,代表作 "Still Loving You" 就是一首冷豔的情歌,曾獲得"重金屬國歌"的封號,滾石雜誌稱他們為"重金屬英雄"... 他們的音樂簡單卻重量十足,沉穩不急躁更不花俏,兩把電吉他高低交錯,既朦朧又激昂,襯托出一種屬於"天蠍"的孤傲與熱情...

... 

時間回到 1989 年,當時台灣才剛解嚴沒多久,全世界只有一個"亂"字可以形容... 六月,天安門事件震驚國際,全球處於一種詭異的"政治臨界點"。八月,(前)蘇聯舉辦首屆"搖滾音樂莭",他們應邀成為冷戰以來第一個進入共產地區的西方樂團。主唱 Klaus Meine 走在莫斯科街頭,有感而發寫下這首 "Wind of Change"。 十一月,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這首歌理所當然成為打開鐵幕的代表作。1991 年蘇聯解體,共產極權瓦解,這首歌又成為冷戰結束的主題曲,還被翻成俄文... 2009 年 11 月 9 日,柏林市民齊聚布蘭登堡廣場合唱此曲,慶祝柏林圍牆倒塌二十週年...

... 

原來歷史並不遙遠,它就在身邊,只是"想不想知道"的問題,一種"視野"罷了,對聽歌的人如此,對寫歌的人亦如此... 也許有人會問:"流行音樂除了娛樂之外還有什麼用?",仔細想想,好像也沒有,它只是伴隨著歷史(個人的歷史或時代的歷史),出現在它該出現的記憶裡,一種見證... 


 

從年少輕狂到白髮蒼蒼,四十多年下來,天蠍合唱團始終保持某種原初的創作熱情與高度,獲得世人喝采。 2010 年 1 月 24 日,在官網上他們寫下:... We are extremely grateful for the fact that we still have the same passion for music we’ve always had since the beginning. This is why, especially now, we agree we have reached the end of the road. (我們非常感謝至今對音樂仍保持著原初的熱情,正因為如此,尤其是現在,我們認為,我們已經走到了路的盡頭...)。三月,他們發行第二十二張專輯 "Sting in the Tail",作為天蠍落幕前的最後一"螫"...

這是少數"壽終正寢"的搖滾團隊,留給後人的不是悲傷或惋惜,而是尊敬,不僅"見證"一個時代,不僅"參與"一個事件,而是"創造"了歷史...

... 

I follow the Moskva      我沿著莫斯科河
Down to Gorky Park     直走到高爾基公園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傾聽著那"改革的風潮"
An August summer night     八月的夏夜

Soldiers passing by     士兵們經過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傾聽著那"改革的風潮"

The world is closing in     世界越來越靠近
And did you ever think     你可曾想過
That we could be so close, like brothers     我們竟如同兄弟般如此靠近 
The future's in the air     未來就在眼前
I can feel it everywhere     我隨處都可感受到
And blowing with the wind of change     這股改變正風起雲湧

*Take me to the magic of the moment     帶領我到這魔幻的時刻
On a glory night     在那光輝的夜晚
Where the children of tomorrow dream away     孩童明日的夢想成真
In the wind of change     在這改革的風潮中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走在大街上
And distant memories     遙遠的記憶
Are buried in the past forever     永遠埋在過去
I follow the Moskva     我沿著莫斯科河
Down to Gorky Park     直走到高爾基公園
Listening to the wind of change     傾聽著那"改革的風潮"

The wind of change    改革的風潮
Blows straight into the face of time     直接吹在時代的臉上
Like a stormwind that will ring the freedom bell     如暴風雨般敲響自由的鐘聲
For peace of mind     只為那平靜的心靈
Let your balalaika sing     讓你手中的琴聲自然想起 

What my guitar wants to say     讓我手中的吉他自由歡唱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不多說,安安靜靜祝福一對新人...

推薦 Eva Cassidy:Over the Rainbow (1996)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once in a lullab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Some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And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me
Where troubles melt like lemon drops,
Away above the chimney tops
That's where you'll find m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birds fly
Birds fly over the rainbow, why then oh why can't I?

If happy little bluebirds fly, beyond the rainbow,
Why oh why can't I?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我希望創造另一個傳奇(Legend),就好像 Bob Marley 一樣..." 今年奧運男子百米金牌得主,全世界跑得最快的人,牙買加選手 Usain Bolt 在接受訪問時曾這麼說... 

今天推薦 Bob Marley:No Woman No Cry (1974) 

...

能在激烈的奧運賽事中聽到這個名字真是意外,除了為苦練奪牌而獲得全場喝采的選手高興之外,更是一種感動... 這種感動並非來自輸贏,也不必然是"金牌"的光環,更不是國籍地區或膚色,而是一種認真存活的"人類"的驕傲:努力讓自己跑得更快、跳得更高、飛得更遠... "更"是一個比較級的概念,意味著在向前看的同時不忘向後看... 是這種"歷史感"為自己創造了"傳奇(Legend)"...   

...

Bob Marley 是 70 年代牙買加歌手,被譽為第三世界流行天王,人稱"雷鬼音樂教父(Reggae)",那是一種結合美國南方爵士與藍調,慵懶又熱情的中美洲舞曲,輕快的"反拍"節奏,不僅唱出當時牙買加貧困生活的樂觀,也將雷鬼音樂推向全世界... 

同樣是那個對抗的年代,與 Bob Dylan 或 Joan Baez 的"美式"批判不同,Marley 來自一個貧窮國家,感覺上多了一份淡然與自在,笑看人間蠢事... 他 36 歲因癌症英年早逝,出道僅12年卻唱出無數批判、對抗、自由、和平、人權等議題,帶著某種"笑傲江湖"的幽默,替人世間的苦難發聲,是名副其實二十世紀"反苦難"及"反壓迫"的傳奇代表... 歌詞中有一句 "In this great future, you can't forget your past",堪稱經典名句。

 

 

這首歌的歌名曾困擾我很久,因為可以有很多不同意思,查證後確定為"No, woman, no cry (女人別哭)"。這是 70 年代女權運動重要代表,曾有過許多人翻唱,也是 Joan Baez 的最愛之一,還翻成西班牙文。網路上有人寫:這是"婦女運動研習營"必唱的名曲... 一個有趣又傳神的說法。

同樣具備黑人音樂特質,不同於嬉哈或饒舌的"前後"點頭,雷鬼音樂給人一種"左右"搖擺的味道,感覺上比較輕鬆,非常符合中美洲那種慵懶隨性的情調,好像看到一群胖女人搖搖擺擺走過來,頭上頂著大圓盤,裡面放著雪茄煙草... 這是一種"重拍放在後面"的編曲形式,拖延的"碎拍"讓人不知不覺搖擺起來,聽起來很"平",但卻始終"飄"在空中盪來盪去... 有許多歌都具備類似的編曲特質,包括前陣子 Jason Mraz 的名曲 "I'm Yours"...

... 

No, woman, no cry;     女人別哭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Said - said - said: I remember when we used to sit     話說... 我曾記得
In the government yard in Trenchtown,     我們一起坐在市政府的中庭
Oba - obaserving the 'ypocrites     看著那些來來往往的"偽君子"
As they would mingle with the good people we meet.     他們混在我們的好朋友中間
Good friends we have, oh, good friends we've lost     好朋友總是來來去去
Along the way.     出現在我們人生的路上
In this great future, you can't forget your past;     面對這偉大的未來  妳不可已忘記過去
So dry your tears, I seh.     擦乾眼淚吧

No, woman, no cry;
No, woman, no cry.
'Ere, little darlin', don't shed no tears:
No, woman, no cry.

Said - said - said: I remember when-a we used to sit     話說... 我曾記得
In the government yard in Trenchtown.     我們一起坐在市政府的中庭
And then Georgie would make the fire lights,     喬治點燃一把火
As it was logwood burnin' through the nights.     木頭讓這把火燒了通宵
Then we would cook cornmeal porridge,     我們順便拿來煮玉米粥    
Of which I'll share with you;     我們一起分享
My feet is my only carriage,     我的雙腿就是我的車
So I've got to push on through.     所以我要撐著點
But while I'm gone, I mean:     但當我離去時  我是在說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放心  凡事都會變好的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讀到吳念真的一句說:"不論任何年紀,每個男人心中總是住著一個小男孩,而每個女人身體裡總是藏著一個媽媽...",據說這是他的新戲"人間條件-5"的故事主軸,描寫一個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的的中年男人決定離婚...

今天推薦英國 Alan Parsons Project:Time (1981)

...

我曾碰過不少類似真實故事:老爸在退休後決定出走,老媽在兒女長大獨立後決定離家,甚至還有七十多歲的老奶奶決定離婚,她對老伴說:"我照顧你一輩子了,也感謝你照顧我,我依舊愛你,但我希望把人生的最後幾年留給自己"... 這不是小三的問題,分開並不代表不愛,甚至有些仍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只是一種交代,面對自己僅存的生命,一種新的關係、一種視野、一種選擇... 

...

"小男孩"與"媽媽"讓人類的愛情撲朔迷離,有的因此結合,有的因此分開。書上說"文明"是來自兩種力量沖激而成(維持穩定的力量與突破穩定的力量),果真如此,愛情倒是巧妙替人類文明下了最佳註腳:一種在看與被看、追求與被追求、需要與被需要、調皮搗蛋與細心安撫之間的拉扯... 雖然愛情無法簡化為"供需原則"下的市場交換,並不能以此判斷廝守終生的"特定對象",而小男孩與媽媽更是一組相對成立的關係,但遠遠看來,多多少少,這種"角色天性"似乎隱藏在所有愛情關係裡。

然而,天底下最說不準的事叫做"明天",尤其是自己的明天... 也許是小男孩漸漸長大,也許是媽媽又變回小女孩,時間在兩個人身上留下相反的軌跡,為尋找那從未發生的記憶,填補失落的彼岸... 當愛情遇到時間,愛情變成自私的生命問題,當愛情遇到時間,需要"更大的"愛情...

 

 

人無法掌握道德,於是發明了"法律",無法掌握未來,於是發明了"承諾",如同人無法掌握愛情,所以發明了"婚姻",作為一種"想像中的"箝制與規範,但也因此發明了"小三"... 都是時間惹的禍,讓人誤以為當下就是永恆、今天可以變成明天。人因相信能掌握時間而發明了時鐘,從此一生忙碌被兩根指針所制約... 如果婚姻真的讓愛情走進了墳墓,那,小三就是不折不扣令人恨之入骨又讓人死去活來的"盜墓者"。

曾在電視上聽過某個"小三"說:"(男)人在不同的年紀有不同的需求",這句話出自一個小三嘴裡簡直罪大惡極天理不容(事實證明她後來變成小五),但平心靜氣想想並不無道理,只因為"時間",而所將面對的只是一種在社會價值、婚姻規範、家庭責任與生命狀態之間的選擇與承擔罷了... 記得好像是傅科曾說過:"你是誰?"其實是一個犯法的問句,因為你剝奪了他的時間... 真他媽的犀利。

...

十多年來我一直在體會一句 OS:我愛妳,所以我讓妳走。 

電影"非誠勿擾-2"裡有一句台詞:"不管再怎麼選,婚姻終究是錯的,長久的婚姻就是將錯就錯"... 好幽默的說法,選擇了一種解決,也解決了一個選擇...

... 

Time, flowing like a river
Time, beckoning me
Who knows when we shall meet again, if ever
But time keeps flowing like a river to the sea

Goodbye my love, maybe for forever
Goodbye my love, the tide waits for me
Who knows when we shall meet again, if ever
But time keeps flowing like a river (on and on)
To the sea, to the sea

*Till it's gone forever
Gone forever
Gone forevermore

Goodbye my friends (Goodbye my love)
Maybe for forever
Goodbye my friends (Who knows when we shall meet)
The stars wait for me
Who knows where we shall meet again, if ever
But time keeps flowing like a river (on and on)
To the sea, to the sea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愛妳",今天突然想到要跟妳說。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活著本該為最高價值效力,尤其是在當這些價值支配起人來,困難重重並勞民傷財之時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陣子看到不少"豪門"笑話:爭奪家產、酒駕撞死人,霸佔停車位、養小五、打女人... 有錢人的世界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今天推薦 Elton John: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1971/2000) 

...

這是一首關於豪門的歌,描寫一個鄉下男孩決定離開他的有錢女友... 詞曲都很高段,不僅文字隱喻巧妙深邃,更厲害的是不斷變調的旋律,讓整首曲子轉來轉去之後又轉回來,好像坐雲霄飛車。

 

 

Elton John 早期的英式幽默,處處充滿隱喻的玄機... "黃磚路(yellow brick road)"是一個典故,來自電影"綠野仙蹤",代表金碧輝煌的"成功之路",這裡帶有一點反諷的味道,嘲笑那種世俗用錢堆出來的"成功",象徵"豪門"。同樣,"狗嘯的社群(dogs of society howl)"也是英國俚語,諷刺上流社會雞犬升天的臭屁,因為通常人們稱狗叫聲為"吠 (bark)",而非如狼叫一般的"嚎嘯(howl)",在這裡的確有一種狐假虎威仗勢欺人的感覺,而且還蠻傳神的。

...

Well, 有人白手起家,一輩子辛苦為自己創造"存在"的王國,有人含著金湯匙出生,每天無憂無慮享受著現成的優渥;有人活得很辛苦,努力在生活的夾縫中尋找生存的樂趣,有人一輩子不愁吃穿卻整天無所事事,除了窮喊無聊,也只會開著黑色BMW跑車到200公尺外的小攤吃滷肉飯... 有人活著是希望為這個世界留下一些什麼,有人活著卻只會"消耗"這些別人所留下來的東西。

想到最近讀到一句話:"在奔流不息的金錢溪流中,所有事物都以同等的重量飄盪...",寫得真美。其實有錢並非犯罪,麻煩的是有錢的驕傲,一種趾高氣揚的臭屁,只為掩飾空虛... 如果活著是一種修練,豪門所要修練的功課好像真的比較麻煩。

... 

When are you gonna come down     妳何時才會停下來
When are you going to land     何時才能回到地面上
I should have stayed on the farm     我應該留在家鄉農場的
I should have listened to my old man     我早該聽我老爸的話

You know you can't hold me forever     妳知道無法永遠把我留住
I didn't sign up with you     我也沒有和你簽約
I'm not a present for your friends to open     我不是妳隨便拿來送人的禮物  (這句最妙)
This boy's too young to be singing the blues     我還太年輕  還不會無病呻吟

*So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再見了  黃磚路
Where the dogs of society howl     這個仗勢欺人雞犬升天的臭屁地方
You can't plant me in your penthouse     妳無法把我關在閣樓裡
I'm going back to my plough     我要回去田裡幹活

Back to the howling old owl in the woods     回到森林夜啼的老貓頭鷹那兒
Hunting the horny back toad     去捕捉那背脊嶙峋的蟾蜍
Oh I've finally decided my future lies     我已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
Beyond the yellow brick road     在那黃磚路之外

What do you think you'll do then     妳以為妳自己能做什麼
I bet that'll shoot down your plane     我打賭妳以後會死得很難看
It'll take you a couple of vodka and tonics     必須用好幾瓶伏特加和奎寧酒
To set you on your feet again     才能重新振作起來

Maybe you'll get a replacement     我想妳輕而易舉可以找到替代品
There's plenty like me to be found     像我這樣的人多的是
Mongrels who ain't got a penny     我也只是隻一文不值的小土狗
Sniffing for tidbits like you on the ground     也不過和妳一樣  肖想在地上嗅出一些好貨而已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