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幾天看了一部紀錄片"女書回生",說的是"女書"作為一種"陰性書寫"的歷史與流傳。看完有一種不知該怎麼形容的"惆悵",倒不是對女書的失傳感到惋惜,而是一種對"存在"與"權力"的重新思考... 

今天推薦 Elvis Costello:She (1999)

...

"女書"是一種在悲情時代下的"文字系統",據說最初起源於宋朝,在現今湖南附近一帶流傳,而且傳女不傳子,是媽媽教女兒的"私房話",主要是女人之間用來"訴苦"的文字... 相較於這個觀點,在長久以男性所主導"文明"中,四方形的漢字可以被稱為"男書"。

"她"長得歪歪斜斜扭扭捏捏,有點像駝背的菱形老頭,光從形狀上看來就隱晦神秘,但卻韌性十足,尤其是當用毛筆書寫的時候,似乎正皺著眉頭,斜眼嘲笑那些由視覺的"象形"或推理的"轉注"與"假藉"所形成的"造字原理"... "她"躲在相對弱勢的方形邊緣,是女人之間用來"秘密傳遞"某種在傳統父權或理性暴力壓迫下的符號... "她"沒有冠冕堂皇的"道理",但似乎更貼近人心,彷彿說出了傳統語言權力之外的世界...

...

海德格曾說"語言是存在的家",這句話說得真美... 因為,"人說話。我們在清醒時說話,在睡夢中說話。我們總是在說話,哪怕我們根本不吐一字,而只是傾聽或閱讀,這個時候,我們也總是在說話。甚至我們並沒有傾聽或閱讀,而只是做著一些事或悠然閒息,我們也總是在說話... 我們不斷以各種方式說話..." 

語言"說"出了我們所知道(與不知道)的事情,展現出我們"把自己放進世界"的姿態,不但從中張顯自己,也是一種與世界產生關係的方式。如果女書在女人世界中表達了某種更真實的"語言邏輯外的世界",不知男人之間的"訴苦文字"會是什麼... 我想,不管男書女書,如果語言最大的權力在於指稱、命名、分類或描述,存在的暴力將無所不在,剩下的,只是如何誠實面對"訴苦"的問題罷了... 

 

 

從"女書"想到這首歌,有點怪,但好像又有點貼切,"她"原是法國歌手 Charles Aznavour 1974 年的作品,後來在電影"新娘百分百(Notting Hill)"中被翻唱... 一部好看的電影,一首好聽的曲子。

"她",一個謎樣的字,有著謎樣又真實的臉孔、活出謎樣又真實又神祕的生命...

... 

She     她
May be the face I can't forget     也許是那張我無法忘懷的臉孔
The trace of pleasure or regret     帶著愉悅或悔恨的軌跡
May be my treasure or the price I have to pay     也許是我終究必須付出的代價
She     她
May be the song that summer sings     也許是夏日的歌曲
May be the chill that autumn brings     也許是秋天的冷風
May be a hundred different things     也許在一天之中
Within the measure of a day     所能帶來的一百件不同的事情   

She     她
May be the beauty or the beast     也許是美女或野獸
May be the famine or the feast     也許是飢餓或大餐    
May turn each day into a heaven or a hell     能把每一天都變成天堂或地獄
She may be the mirror of my dreams     也許是我夢想的鏡子
The smile reflected in a stream     如同反映在溪流中的笑容
She may not be what she may seem     但也可能不是這樣    
Inside her shell     在她那堅硬的甲殼內

She     她
Who always seems so happy in a crowd     總是在人群中顯得高興
Whose eyes can be so private and so proud     帶著驕傲又私密眼神
No one's allowed to see them when they cry     不准人們看到她們的哭泣
She     她
May be the love that cannot hope to last     也許是我休想持續的愛情    
May come to me from shadows of the past     也許又突然從過去的陰影中浮現
That I'll remember till the day I die     如此霸佔我的記憶  直到我死去

She     她
May be the reason I survive     也許是我苟延殘喘的理由
The why and wherefore I'm alive     我存活的動力
The one I'll care for through the rough in ready years     有生之年所在乎的人
Me     我
I'll take her laughter and her tears     我將帶著她的笑容與眼淚
And make them all my souvenirs     成為我的珍藏
For where she goes I've got to be     因為我將追隨她
The meaning of my life is     我生命的意義就是

She     她
She, oh sh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願刻意強調"本土",因為不論世界有多大,任何文化的最初與最終都是"本土文化",或至少都應該被當成"本土文化"來認識,一種"來自於土地且回到土地"的熱情... 

今天推薦伍佰:被動 (1997)

...

第一次聽到伍佰大約是 1993 年,當時我在南投草屯工作,好友季鐵生車上的卡帶引起我的注意... 印象中有一種莫名的振奮,我好像聽到一種從這片土地"長出來"的台灣搖滾...

...

伍佰的音樂只能用"非常棒"來形容,這種棒並非美聲的"字正腔圓",也非艱澀或華麗獻技的編曲,更非傳統在"英文"或"國語"概念下的文學/音樂結構,而是一個恰如其分的整體,彷彿"就是這樣"...

他不是羅大佑那種大山大水的"民族視野",沒有那種豪放霸氣的"音樂的文學性"表現,也不像李宗盛那種兒女私情的"都市情懷",沒有那種細膩煽情的"文學的音樂性"(我稱他是用"歌"在"唱文字"),更不像同時代的某些刻意唯美甚至"矯情"的男歌手,而是一種如呼吸般的自信與自在...

...

一種有重量的"輕",不俗的"俗",所表現的不只音樂,而是一種"生活樣態",甚至可以說是某種社會氛圍: 90 年代的本土意識覺醒讓原本"主流"的流行文化悄悄改變,宛如一場世紀末台灣的文藝復興運動,兩岸危機與泡沫經濟讓我們隱約察覺某種不安,但似乎又必須懷抱希望,繼續"帶上鋼盔向前衝",因而產生一種樂觀與悲觀共存的不確定感。大家都沒說什麼,但大家都有一點悶,在外表亮麗的社會背後,大家都感覺某種壓迫氛圍... 伍佰的出現"唱"出了大家的心情,他的情歌不是為了浪漫,他的批判也不是為了對抗,他的難過一點也不悲... 一種"解脫"的熱情,宛如"天高皇帝遠"的自由...

...

不論是品牌或身分認同,流行文化有很大一部分是追逐(符號),作為一種"象徵",但這點在伍佰身上彷彿看不到,他的作品並不是"撫慰人心"的良藥,無法讓人寄託,也不是"鍍金鍍銀"的品味標籤,倒像是一種陪伴,陪你一起快樂、難過... 陪你一起苦中作樂... 一種道地"台式"的笑傲江湖...

 

 

許多人會用"說哪一種話"或"唱哪一種歌"來界定(或討好)本土,這通常是政客分化的伎倆,因為在台灣,"我們"就是本土...

... 

作詞:潘麗玉   作曲:伍佰   編曲:江建民

我可以很久不和你連絡 任日子一天天這麼過
讓自己忙碌可以當作藉口 逃避想念你的種種軟弱

我可以學會對你很冷漠 為何學不會將愛沒收
面對你是對我最大的折磨 這些年始終沒有對你說

愛你越久我越被動 只因你的愛居無定所
是你讓我的心慢慢退縮退到你看不見的角落

愛你越久我越被動 只因我的愛不再為你揮霍
是我讓我的心失去自由卻再也沒有勇氣放縱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課的關係,最近又看了"金枝玉葉",一部細緻又可愛的香港電影。故事巧妙緊湊,編導拍攝及演員都很精彩,有一種"巴洛克喜劇"的華麗幽默... 這是一部透過"音樂"表達"愛情與性別"的小品...

今天推薦張國榮:追 (1994)

...

"電影配樂"通常是一部電影成敗的關鍵,也是許多流行音樂工作者最有興趣的終極挑戰...

...

有些較嚴肅的觀點認為一部成功的電影配樂應該是"聽不到的聲音",最好是看完之後感覺不到音樂的存在,甚至反對任何外加音樂,純粹讓"鏡頭"帶動劇情節奏。有些則持較輕鬆的立場,認為電影就是一個整體創作... 當然這是電影屬性的差別,並無絕對標準,而且各有各的趣味。僅管如此,在"影像中加入音樂"的確是一門學問,對於音樂本身、音色質感、長度、cue 點、劇情的關係等,這些細節足以影響整個觀賞經驗,甚至改變原本的"視點",讓悲劇變成喜劇,讓配角變成主角...

"畫面中的音樂"其實是一種"角色",也是一種"立場"... 導演巧妙將觀眾情緒透過音樂"植入"鏡頭,讓人隨之起伏。也就是說,畫面中所出現的音樂通常是某一個角色(通常是主角)當時的心情寫照,或是一個"全知"的隱形敘述主體,讓觀眾在不知不覺的音樂陪伴下,加強某種閱讀的"同理心"...

...

好的電影配樂如同一首歌的編曲,並非純粹"伴奏",而是音樂的一部分,也是電影的一部分...

 

 

這部電影的片尾是李迪文自己的演唱,比起張國榮的版本要相對豪放一些,也非常好聽。

... 

作詞:林夕    作曲:李迪文

這一生 也在進取 這分鐘 卻掛念誰 
我會說 是唯獨你 不可失去 
好風光 似幻似虛 誰明人生樂趣 
我會說 為情為愛 仍然是對

誰比你重要 成功了敗了也完全無重要 
誰比你重要 狂風與暴雨都因你燃燒

一追再追 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 
原來多麼可笑 你是真正目標
一追再追 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
原來早不缺少 WO..HA.. 
有了你 即使平凡卻最重要

好光陰 縱沒太多 一分鐘又如何
會與你 共同渡過 都不枉過
瘋戀多 錯誤更多 如能重新做過 
我會說 願能為你 提前做錯

一追再追 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 
原來多麼可笑 你是真正目標
一追再追 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
原來早不缺少 只得你 會叫我彷彿人群裡最重要

有了你 即使沈睡了 也在笑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聽到這首歌了... 上星期在家裡上課,當攝影記者的丹尼猴一進門就拿著相機和攝影機猛拍... 我想這並非他的工作習慣,只是一份用心... "一句承諾",他去了紐約,幫朋友拍了畢業展,也是一句承諾,他養了一隻十二年的貓,滿心溫暖與感激... 最後他自己剪接,配上這首歌... 

今天推薦伍思凱:分享 (1993)

...

僅管現在的"書"越來越難"教",當老師最大的樂趣還是在分享: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也分享自己在知識歲月中的的理解、好奇、疑惑與感想... 最重要的是分享自己的熱情... 雖然這些分享未必真能"打動"學生,但如果只有照本宣科的知識傳遞,那教書也實在太無聊了。

...

這首歌據說是二十年前的"校歌",經常在畢業典禮上出現... 伍思凱是二十年前的"陽光大哥哥",雖然年代久遠,但陽光依舊燦爛,如今聽來依舊振奮... 感謝丹尼"猴"先生...

 

 

用心的人,總會有很多事可以分享...

... 

作詞:姚謙   作曲:伍思凱 

時間已做了選擇 什麼人叫做朋友
偶而碰頭 心情卻能一點就通

因為我們曾有過 理想類似的生活
太多感受 絕非三言兩語能形容

可能有時我們顧慮太多 
太多決定需要我們去選擇
擔心會犯錯 難免會受挫 
幸好一路上有你陪我

*與你分享的快樂 勝過獨自擁有 
至今我仍深深感動
好友如同一扇窗 能讓視野不同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三"是一個陌生人的名字,也是每一個人的名字... 上星期幫同學錄音,一年級的陳毅選了這首,唱得不賴,而且還自己搭配畫面... 我會心一笑,想不到這首歌還有人記得...

今天推薦李壽全:張三的歌 (1986)

...

與其他在銀光幕前"風光亮麗"的歌手相比,李壽全是個安靜的音樂人,他大部分時間躲在幕後詞曲創作,是 80 年代重要的唱片製作人,包括"天天天藍(潘越雲)"、"龍的傳人(李建復)"、"舊情綿綿(洪榮宏)"、"一場遊戲一場夢(王傑)"等,也是金馬獎電影配樂大師,包括"超級市民"、"搭錯車"等...

他個頭小小卻留著一臉大鬍子,斯文謙虛卻"概念"十足,作品大氣又不失細膩通俗,批判又不令人悲傷動怒,是台灣流行音樂武林的虯髯客...

 

 

這首是他少數的專輯之一,出自電影"父子關係",收錄在"八又二分之一"專輯。詞曲簡單卻情感十足。他的聲音跟他的人一樣,有一種安安靜靜"陪伴"的感覺... 也是我大學時期的收藏...

... 

詞曲:張子石

我要帶你到處去飛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觀賞
沒有煩惱沒有那悲傷
自由自在身心多開朗

忘掉痛苦忘掉那地方
我們一起啟程去流浪
雖然沒有華廈美衣裳
但是心裡充滿著希望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
這世界並非那麼淒涼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望一望
這世界還是一片的光亮

...

不知為何,這樣的聲音搭配這樣的畫面,特別是想到當天錄音的"場景",突然有一種"感動"...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多年下來,國內的藝術教育環境[1]有著顯著的變化。經濟發展與媒體解禁等措施開啟了民眾的視野,讓我們得以透過不同管道知道更多從前所不知道的事物。資訊流通便捷不僅讓國人對「美」產生新的體認,更對美的事物的追求不宜餘力,而科技進步所帶來的物質文明更直接影響每一個人的生活。從美術到設計、從創意到產業,從媒體到流行時尚、從產品開發到廣告行銷、從藝文節慶策展到文化政策擬訂甚至街道景觀更新計劃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凌晨四點的聲音...

 

       歌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陣子好像和"愛爾蘭"很有緣。之前讀了些喬伊斯的小說,迷上他那種哩哩拉拉的"影像式"敘述,又輕又飄,最近又聽到一些愛爾蘭民謠,一種很"土地"的感覺... 有人說愛爾蘭是一個出產"精靈"的國度,不知道英美"現代化"對他們的影響是什麼,總覺得那是一個很有骨氣的神祕地方...

今天推薦愛爾蘭歌手 Dana:The Far Off Place (1971)

...

相較於以英美為主的西方流行音樂,許多地方(特別是非主流的"小國家")的民謠都給人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資本主義現代化所強調的富庶華麗,也不是附庸風雅的"異國情調",而是一種真真實實從土地長出來的聲音、旋律與樂器伴奏,手感十足,彷彿"事情就該如此"...

儘管有些"聽不懂",但這種聲音會讓人平靜,細細察覺呼吸換氣,甚至可以感受撥弦的手指移動... 儘管有些"哀怨",但似乎看得到笑容...

 

 

這是一部很久以前的愛爾蘭電影"清清河畔草"的主題曲,不記得內容,但這首歌卻一直印象深刻,是國中時期彈吉他的曲子... Dana 是可愛的愛爾蘭歌手,嗓音輕柔,很像吟遊詩人。

這首前半是愛爾蘭原住民語,後半是英語。黑膠唱片的"炒豆子"雜音增添了這種世外桃源的意境...

... 

I watch the clouds drift slowly by,     我看著天上的雲慢慢飄過
And dream of the far off place.     想著那遙遠的地方

I see each bird flies softly by,     我看到鳥而慢慢飛過
And dream of the far off place.     想著那遙遠的地方

I often wonder if God can see     我有時會好奇上帝是否能
The smile upon my face.     看到我臉上的微笑

I hope one day I'll go away,     我希望有一天能遠走高飛
And live in my far off place.     住在那遙遠的地方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一月是我最喜歡的月份,避開吵雜的"光輝十月",也躲過熱鬧的聖誕節,低調冷靜又熱情精準... 這首歌送給十一月的壽星,包括林青霞、李小龍、莫內、孫文、朱自清、杜斯妥也夫斯基、卡謬... 蔡一峰、法蘭克大叔... 一個叫小毛的老頭、一個叫阿蠻的摯友,還有一個叫阿財的小鬼...

今天推薦 Lutricia McNeal:When A Child Is Born (1972/1998)

...

這首最常聽到的是被放在"聖誕歌曲"裡,有一種莊嚴神聖的味道,雖然它最早並非為了宗教而寫...

Well, 幸好聖誕節還沒到,聽聽這 R & B 版本... 祝大家生日快樂... 也祝他們母子平安...

   

 

A ray of hope flickers in the sky     一道希望之光閃過天際
A tiny star lights up way up high     一顆小小的星星照亮穹廬
All across the land, dawns a brand new morn     到處傳來清晨的喜悅
This comes to pass when a child is born     就這樣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A silent wish sails the seven seas     一個無聲的願望航向大海
The winds of change whisper in the trees     改變的風聲在樹梢低語
And the walls of doubt crumble, tossed and torn     打破所有不信任的藩籬
This comes to pass when a child is born     就這樣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A rosy hue settles all around     玫瑰紅灑落大地
You've got the feel you're on solid ground     你感覺站在堅實的大地
For a spell or two, no-one seems forlorn     沒有人被詛咒或被遺棄
This comes to pass when a child is born     就這樣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It's all a dream, an illusion now     如同夢幻般    
It must come true, sometime soon somehow     終將甦醒
All across the land, dawns a brand new morn     到處傳來清晨的喜悅
This comes to pass when a child is born     就這樣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忘了是誰說過這句話:那些被你忘記的事,通常,對你來說,就是"不太重要"的事...

今天推薦 Bee Gees:Don't Forget To Remember (1969)

...

"重要性"不是天生"長"在事情上面的特質,而是人的意願所決定:一種選擇的關注... 這種意願無法藉由"告誡"或"提醒"而形成,如同我們無法強迫學生學習,必須是自己"想學"才行...

聽起來有些殘酷,又有點無奈,甚至自責,竟然會忘了那些自認為"應該"要記得的事,但記憶就是記憶,無法勉強,也不存在"應該",那些被遺忘的事,在我們心中其實早已是"不太重要"的事了... 也許只是不願承認,或"捨不得"忘記,或認為忘了還可以彌補... 它們"勉強"被硬塞在記憶的邊緣,經常等待提醒,若有似無... 反過來說,如果我們真的非常在意某件事,是不可能會忘記的。

...

是人們太高估自己了嗎?總認為自己"應該"要記得什麼,或"應該"要做什麼、或"應該"要說什麼、或"應該"要學什麼...

"應該"與"意願"不同,一個是在"他律"概念下的自我要求,總覺得不做就會對不起某人(包括自己),一個則是自己想要,因為並沒有觀眾... 人們總喜歡許多"應該"的事  但真實的情感卻往往相反... 突然想起一句話:除非你記得,否則你不會了解 (Unless you remember, you don't understand)... 好像可以再加一句:除非你在乎,否則你不會記得...

...

"記憶"靠時間而生,也靠時間而滅,無法強求,也不需遺憾... 時間推擠出一個無可取代的"現在"、一個經驗累積的頂點,但也是一個瞬間即逝的當下... 那些去頭去尾的記憶終究是一種選擇...

記得有一次和嘉暐聊天,我們聊到"錄音哲學",他說聲音的保存終究是一種"模擬",因為儘管我們可以用高科技將聲音變成"聲波",記錄下來並加以還原,但在播放時終究還是"現在"由喇叭所聽到的聲音,所有(聽覺)情緒與想像都是"外加"的... 其實照片也是如此... 所有的"紀念品"皆如此... 

...

這是一首奇怪的歌:"不要忘了去想起我...",但我想,我會更喜歡:"要經常想起你已經忘了我..."

  

 

Oh my heart won't believe that you have left me
I keep telling myself that it's true
I can get over anything you want my love
But I can't get myself over you

*Don't forget to remember me
And the love that used to be
I still remember you
I love you

In my heart lies a memory to tell the stars above
Don't forget to remember me my love

On my wall lies a photograph of you girl
Though I try to forget you somehow
You're the mirror of my soul so take me out of my hole
Let me try to go on living right now

In my heart lies a memory to tell the stars above
Don't forget to remember me my lov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總是這樣:為了把日益增加的書放回書架,我必須把原本放在書架上的 CD 搬進衣櫥;為了放進這幾百張 CD,我必須先將衣櫥裡的雜物放進抽屜;為了放這些雜物,我發現還是必須先清理抽屜... 抽屜內有一堆不知道該怎麼收拾的"歷史",其中還包括幾本相簿... 

今天推薦法國 Aznavour: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1961/2008)

...

人類歷史曾經有一段時間,在數位化之前,照片是需要被"沖洗"出來的... 一張張被放進小冊子裡,拿在手上,伴隨著溫度與指紋,泛黃的色澤保存某種"想像的"時間... 照片中的場景有些歷歷在目,有些則較模糊,有些則是被"告訴"的... 看到自己的"小時候",有一種不知如何"相認"的感覺...

"這就是我",我不斷提醒自己,順便想像著當時的場景... 從照片中認出自己是奇妙的事,彷彿時間突然中斷,剝奪了"認識的基礎"...

...

我決定把這些照片"數位化"存檔,掃描後放在"雲端",雖然我不知到我的"雲端"到底在哪裡。是台北某一棟大樓的某一層嗎?或是在美國某處機房的某個伺服器中的某一片硬碟的某一軌?... 總之是一個你不得不相信它不會憑空消失的地方... 就這樣片段零碎地,儲存著我的歷史...  

 

 

這是一首有年紀的法文歌,有年紀不是因為歌詞,而是旋律,一聽就有一種感傷的法國情調。歷年來有許多英文翻唱,有男有女... 不知為何,女聲唱來是一種淒涼,而男聲唱來則是孤單... 

終於順利把書放回書架上了...

...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當我年輕時
The taste of life was sweet as rain upon my tongue     生命如同舌尖落下的甜美雨滴
I teased at life as if it were a foolish game     我把玩著生命如同把玩一場愚蠢的遊戲
The way the evening breeze may tease the candle flame     也如同晚風吹來挑動著燭光    

The thousand dreams I dreamed     曾有過無數夢想
The splendid things I've planned     曾計畫無數偉業
I always built, alas, a weak and shifting sand     我總是幻想著虛無與漂浮
I lived by night and shunned the naked light of day     過著日夜顛倒紙醉金迷的日子    
And only now I see how the years ran away     如今我才發現歲月已逝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當我年輕時
So many lovely songs were waiting to be sung     許多情歌圍繞著我
So many wayward pleasures lay in store for me     許多任性的樂子也圍繞著我    
And so much pain my dazzled eyes refused to see     我驕傲的目光拒絕接受痛苦

I ran so fast the time and youth at last ran out     我不斷追求但青春已遠離
I never stopped to think what life was all about     我不曾停下腳步想想生命
And every conversation I can now recall     我所能想起的
Concerned itself with me, and nothing else at all     都只是我自己

Yesterday the moon was blue     昨日的月夜強說愁    
And every crazy day brought something new to do     瘋狂的日子帶來新鮮事物
I used my magic age as if it were a wand     如仙女棒一般揮霍歲月    
I never saw the waste and emptiness beyond     卻看不到揮霍背後的空虛

The game of love I played with arrogance and pride     我驕傲自大玩著愛情遊戲    
And every flame I lit too quickly, quickly died     風光來得快去得也快
The friends I made all seemed somehow to drift away     朋友漸漸遠離
And only I am left on stage to end the play     我獨自在舞台上  直到劇終

There are so many songs in me that won't be sung     我生命中仍有未唱的歌    
I feel the bitter taste of tears upon my tongue     我仍感受到舌尖眼淚的苦味
The time has come for me     如今
To pay for yesterday     這就是昨日的代價
When I was young     當我年輕時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一段配樂說起...

 

       留不住的故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教育」是社會機制的一環,一個社會如何看待藝術(這件事)將無可避免成為影響藝術教育(這件事)的潛在範式,這是藝術教育在「人」與「角色」之間的為難之處,也是藝術教育標榜超越與創造的最大阻力。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情"就是這樣,天底下沒什麼非學不可的東西,也沒什麼非教不可的學問,知識的傳遞原本就是一種選擇性的暴力,如同我們對"歷史"的認識... 古往今來,事情好像真的就是這樣...

今天推薦 Joan Baez: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1961)

...

期中考前的課程內容是 60 年代的美國"反戰歌曲",除了 Bob Dylan 的 "Blowing in the Wind",以及 John Lennon 的 "Imagine" 之外,當然跑不掉這首... 學生睡眼惺忪一臉茫然,表情空洞彷彿事不關己,彷彿不解,也彷彿若有所思... 同樣的旋律唱了五遍,回到"原點",彷彿事情就該這樣,彷彿什麼都沒說,又彷彿什麼都說了... 

世上沒有重不重要的事,只有在不在乎的事... 聽歌吧...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花兒都到哪去了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長久以來  日子就這麼過著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one.     花兒都被女孩摘走了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何時才能明白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女孩都到哪去了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長久以來  日子就這麼過著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Gone to young men everyone.     女孩都跑去找他們的男人了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何時才能明白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passing?     男人們都去哪裡了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long time ago?     長久以來  日子就這麼過著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Gone for soldiers everyone.     男人都上戰場當軍人了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何時才能明白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軍人們都去哪裡了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ago?     長久以來  日子就這麼過著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one.     軍人一個個都進了墓園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何時才能明白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墓園都去哪裡了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ago?     長久以來  日子就這麼過著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Gone to flowers, everyone.     墓園裡長出了花朵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何時才能明白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

半個世紀後,人事已非,但"那些花兒"依舊...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