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是個好問題:今天與昨天有何不同?我想... 對於那些不論上什麼課都在低頭玩手機的同學來說,也許很難回答。

今天推薦 Dinah Washington: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 (1959)

...

以"週"為單位的行事曆讓日子每七天一個循環。這種快速的結構助長了現代生活的扁平,讓人分不清昨天與今天... 我感覺最近時間在皮膚上的作用有點涼,並試圖追憶昨天的這個時候在想什麼,幸好還有上課內容或隨手塗鴉的劇本可供參考,藉以重塑一種"曾經活過"的證據。

我想,如果"沒做什麼"可供記得,今天與昨天是一樣的,如果"沒做什麼"可供記得,明天也將如此... 想起一個老朋友曾說:如果過一天和過一年是一樣的,其實並不需要多活一年。

...

記憶是活過的證據,而記憶通常伴隨著事件,生活中能被稱為"事件"的東西,通常是那些在差異中所浮現的"殊相"... 這首歌是王家衛的電影"重慶森林"的配樂之一,我想到這十多年來看這部電影的不同場景。

 

 

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
Twenty-four little hours
Brought the sun and the flowers
Where there used to be rain

My yesterday was blue, dear
Today I'm a part of you, dear
My lonely nights are through, dear
Since you said you were mine

Oh 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kes
There's a rainbow before me
Skies above can't be stormy
Since that moment of bliss, that thrilling kiss

It's heaven when you
Find romance on your menu
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
And the difference is you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綠燈了,他還在等什麼?"... 他取下項鍊掛在照後鏡上,她跟在後面緊握車門把手。大雨中的十字路口,一個決定左轉,一個決定留在車上...

今天推薦電影:麥迪遜之橋 (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 

...

編劇:Robert James Waller

導演:克林伊斯威特

演員:梅莉史翠普, 克林伊斯威特

...

保守的小鎮包裝著平靜生活,卻隱藏不了愛情的無理... 1965 年夏天的愛荷華州麥迪遜,一個家庭主婦在丈夫與孩子們外出時,遇到一個遠來當地拍攝廊橋的攝影師,四天的相處換來一輩子的秘密... 晚年,她將這段經歷說出,並要求孩子將自己火葬,把骨灰灑在廊橋旁。       

...

顯然這是一段不被祝福的中年愛情,甚至背負著出軌的自責... 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因為並沒有什麼"問題"需要解決,只是沒頭沒尾的日子終將繼續,只因在"不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我喜歡這個故事,因為它是一個秘密...

... 

影片最後,大雨中的紅燈,變綠,梅莉史翠普坐在丈夫車上,看著前方克林伊斯威特的車,打方向燈,左轉,永遠離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有一種"被很多事夾在中間"的感覺。世界好像很大,塞浦路斯危機或南北韓開戰或新教宗上任或雙屍命案或核四公投或都更正義或酒駕新法或吳寶春上學好像都跟我有關。世界好像又很小,當我靜靜翻開一本舊書,看到自己從前畫的線"旗袍是殖民地東方的性感道具"...哇...

今天推薦蔡琴:被遺忘的時光 (1980)

...

早晚微涼的春天好像是一種身體甦醒:早晨的眼睛掙扎著想看清遠方,下午的皮膚卻真實感覺到現在,而晚上的腦袋卻又裝著過去,不禁低嘆"哇!又過了一年"... 早晚微涼的春天有許多記憶,不同的畫面裝著不同的故事,那些陪我渡過不同春天的人與事,好像年輪一樣又多了一圈...

早晚微涼的春天容易感冒,大家多保重。

 

 

詞曲 陳宏銘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漸漸地迴昇出我心坎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記憶中那歡樂的情景 慢慢的浮現在我的腦海

那緩緩飄落的小雨 不停的打在我窗
只有那沈默不語的我 不時的回想過去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高雄已經十年了,當初就是為了看海。這是一個很突然的決定,好像某種招喚。車上載滿家當,一個女人和一隻狗,分不清是出走還是回家,就這樣離開住了二十年的台中... 下午又去了港口,看天、看雲、看海、看船,想到當初如果沒有轉系,也許我現在應該在某一艘船上... 

今天推薦英國歌手 Rod Stewart:Sailing (1975/2002)

...

總是不知道要如何介紹自己的"身世":在高雄出生,兩歲後在台北長大,高中開始離家,大學到台中,研究所在芝加哥和溫哥華,工作在台北、台中、南投、彰化、雲林,四十二歲"回"到高雄;最早唸航海,之後唸物理,之後唸建築,之後唸藝術,之後唸哲學;最早"搞"建築,之後"搞"音樂,之後"搞"劇團,現在"搞"教育...

"搞"了大半輩子,就是沒"搞"過航海...

...

總是一種想像,如果不是"現在這樣",那生命將會如何,如果現在不是老師,那又是什麼感覺。最早那批同學現在都是船長了,也許就在這艘船上... 我喝著咖啡坐在岸邊,一艘貨輪悄悄進港,引水小船忙進忙出,大型機具開始操作... 太陽很大,視野很遠,天空很藍。

...

曾聽過一位老導演說:"是什麼樣的人,就會拍什麼樣的電影",這句話讓我想了很久。它似乎在嘲笑某種性格宿命,但又令人無從反駁,甚至懷疑教育的功能,因為我的確漸漸相信"是什麼樣的人,就會做什麼樣的事"... 也許,其實我一直在航海...

"如果不是現在這樣...",相信我會認識另外一群人,也許會在某一艘船上,聽著同樣的音樂,彈著同樣的吉他,寫著同樣的部落格... 或依舊同樣正在改寫沙特的劇本... 

 

 

I am sailing, I am sailing,
home again 'cross the sea.
I am sailing, stormy waters,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I am flying, I am flying,
like a bird 'cross the sky.
I am flying, passing high clouds,
to be with you, to be free.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hear me
thro'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I am dying, forever crying,
to be with you, who can say.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hear me,
thro'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I am dying, forever trying,
to be with you, who can say.

We are sailing, we are sailing,
home again 'cross the sea.
We are sailing stormy waters,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Oh Lord,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首好聽又涵義深遠的史詩,只有三個合弦,同樣的旋律唱了 16 遍,意思是"最後的樂園",關於祖先、遷徙、開墾、政治、宗教、權力、種族、壓迫等,儼然是一段美國近代史... 如果把原有的宗教換成某種"統治",這首歌還真像台灣...

今天推薦 Eagles:The Last Resort (1976)

... 

流行音樂很少有這麼"大膽"的嘗試,除了大膽的議題,更是大膽的曲式。它打破了流行音樂的結構:"副歌"的概念,以同樣的旋律平鋪直述一段不只是美國,而是"人類"的血肉歷史...

美國是一個在(英國)宗教迫害下的移民國家,他們的祖先跨海而來,最初由東岸(包括羅德島州)開始向西岸近逼... 對某些人來說是"掏金夢"的實現,但對另一群人而言則是一連串壓迫的開始...

...

古今中外,事情總是這樣。說是"現代性"也好,或"民主國家"也罷,甚至怪罪"資本主義"也無所謂,反正就是一連串人吃人的"進步現象",所不同的只是五花八門的藉口與破壞,一種權力的"說法"... 影片結尾時作者引用一段話:Don Henley 於 1978 年接受滾石雜誌專訪時曾說明這首歌的主題,當他發現任何"好東西"的時候,我們就會很快破壞它,因為人類是地球上唯一會破壞自身環境的動物...

...

Eagles 的鄉村曲風表露無疑,主唱 Don Henley 是個脾氣暴躁的性情中人,他非常厭惡巧奪名目的統治壓迫,曾多次在演唱會中大罵政治(政客)... 這首歌來自 "Hotel California" 專輯,當時巧妙安排在唱片 B 面最後一首,意思是"最不重要的曲子",當然不是主打,也不太有人提及,但我非常喜歡,可以感覺到一種寧靜的抗議,淡淡揭開一種在亮麗外衣下的真實世界...雖然原曲強調的是"宗教"議題,但其實這種統治迫害到處皆是... 這是一個流行音樂人的沉痛反思...

權力是會遺傳的,權力的暴力更會遺傳... 古往今來,事情總是這樣...   

 

 

歌詞很長,如泣如訴... 每一句都是隱喻或典故... 這是一首仔細聽了會流淚的曲子。

... 

She came from Providence,     她來自 Providence 
the one in Rhode Island     就是那個羅德島州的首府
Where the old world shadows hang     舊世界的陰影在那兒
heavy in the air      沉重地懸吊著
She packed her hopes and dreams     她背負著希望和夢想
like a refugee     像個難民一般
Just as her father came across the sea     只因她的祖先們都是這樣跨海而來 

She heard about a place people were simlin'     她聽說那兒的人都會笑
They spoke about the red man's way,      他們訴說著印第安原住民的生活
and how they loved the land      以及他們如何愛這片土地
And they came from everywhere     所以  來自各地的人們
to the Great Divide     為了置之死地的生活
Seeking a place to stand     來到這裡尋找一個安身立命的立椎之地
or a place to hide      或一個藏身之處

Down in the crowded bars,     熱鬧的酒吧裡 
out for a good time,     大夥兒都在這享受
Can't wait to tell you all,     (我)等不及要告訴你
what it's like up there     這裡的一切情形
And they called it paradise     他們都說這裡是天堂
I don't know why      但我不懂
Somebody laid the mountains low     因為有些人漸漸選擇躲進山裡 
while the town got high     當城市越來越發達的時候

Then the chilly winds blew down     冷風接著吹來
Across the desert      橫跨沙漠
through the canyons of the coast     穿過海岸的峽谷 
to the Malibu     直達洛杉磯的豪華社區
Where the pretty people play,     有錢的白種人在那兒玩著有錢的遊戲
hungry for power      他們渴望用權力
to light their neon way     去照亮他們的螢光路
and give them things to do     順便給他們一點事做做

Some rich men came and raped the land,     有錢人來囉  他們掠奪這片土地
Nobody caught 'em     沒人能逮到他們
Put up a bunch of ugly boxes, and Jesus,     他們帶來一堆醜陋的盒子  也帶來"耶穌"
people bought them     人們爭相去買那些東西
And they called it paradise     並稱那些為"天堂"
The place to be     意味著"以後要去的地方"
They watched the hazy sun, sinking in the sea     他們看著朦朧的太陽  漸漸沉到海裡 

We can leave it all behind     我們可以完全不管這些 
and sail to Lahaina     只管著航向夏威夷去渡假 
just like the missionaries did, so many years ago     如同那些傳教士曾做過的事 
They even brought a neon sign:Jesus is coming      他們帶來霓虹招牌  上面寫:耶穌要來了
Brought the white man's burden down     帶來白種人的教條擔子 
Brought the white man's reign     也帶來白種人的統治

Who will provide the grand design?     誰會帶來更好的制度 
What is yours and what is mine?     什們叫做"你的"  什麼叫做"我的"
'Cause there is no more new frontier     前面已無路可去 
We have got to make it here     我們只好在這裡打拼
We satifsy our endless needs and      但我們卻漸漸滿足於無休止的需求
justify our bloody deeds,     漸漸合理化我們的血腥暴行      
in the name of destiny and the name of God     並以"命運"為藉口  以"上帝"為藉口

And you can see them there,     瞧  他們就在那兒 
On Sunday morning     每個星期天的早晨 
Stand up and sing about     在那兒站著唱歌    
What it's like up there     唱著關於"上面"的那些事    
They call it paradise     他們稱之為"天堂"
I don't know why     我不了解
You call someplace paradise,     你總是嘴裡說著天堂 
kiss it goodbye     但卻又做著背離它的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我不是很喜歡音樂劇,但我卻很喜歡音樂劇中的音樂... By the way, 音樂會已經有人報名囉,要演奏的是這部歌劇中另一首好聽的曲子,好好加油,我非常期待。

今天推薦音樂劇歌劇魅影插曲:Music of the Night (1986)

...

這部歌劇是 Andrew Webber 的曠世鉅作之一,描寫一個劇場"鬼魅"愛上女主角,用音樂征服世人的故事。整齣戲的音樂、場景及舞台製作龐大,堪稱經典,歌曲尤其動人... 這首歌有許多版本,包括華語男歌手費翔的演唱,但我還是最喜歡這位演唱者 Michael Crawford,他嗓音沙啞厚度十足,配上這樣的歌詞,令人不陶醉也難。

歌詞及旋律非常優美,充分表現出語言(英語)發音的特色... 作為一首"情歌",被這樣性感迷惑的男聲唱出,我想,大概,人都"癱"了...

 

 

Nighttime sharpens, heightens each sensation     夜晚時分  感覺特別敏銳
Darkness wakes and stirs imagination     黑暗覺醒  擾動著想像的思緒
Silently the senses abandon their defenses     悄悄地  感官逃出了邊界
Helpless to resist the notes I write     也無法阻擋我的音符
For I compose the music of the night     因為我寫了一首夜晚的音樂

Slowly, gently, night unfurls its splendour     慢慢地  夜晚溫柔綻放光輝
Grasp it, sense it, tremulous and tender     抓住它  感受這顫抖的溫柔      
Hearing is believing     聽到才會相信    
Music is deceiving     音樂正在蒙蔽    
Hard as lightning, soft as candle light     堅實如電光  柔軟如火燭
Dare you trust the music of the night     妳敢信任這首夜晚的音樂嗎

Close your eyes for your eyes will only tell the truth     閉上眼  因為妳的眼神不會說謊
And the truth isn't what you want to see     而真相並非妳所樂見
In the dark it is easy to pretend..     黑暗中我們可以偽裝
That the truth is what it ought to be...     但事實終將呈現

Softly, deftly, music shall caress you     音樂響起  慢慢且熟練地擁抱在妳週圍
Hear it, feel it, secretly possess you     鈴聽的感受將神祕吞噬妳的靈魂
Open up your mind, let your fantasies unwind     打開妳的束縛  放肆狂想
In this darkness which you know you cannot fight     在黑暗中妳將無力反抗
The darkness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這夜晚深邃的旋律

Close your eyes start a journey through a strange, new world     閉上眼展開一段新的旅程
Leave all thoughts of the world you knew before     拋開一切舊有的思想
Close your eyes and let music set you free     閉上眼讓音樂將妳解放
Only then can you belong to me     如此妳才屬於我

Floating, falling, sweet intoxication     漂浮  沉淪  如此美妙的狂醉
Touch me, trust me, savour each sensation     撫摸我  相信我  品嚐每一種感受 
Let the dream begin, let your darker side give in     讓夢境展開  讓妳的黑暗臣服於    
To the power of the music that I write     我所寫的音樂的魔力
The power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這夜晚旋律的魔力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只有妳能讓我的音樂起飛
Help me make the music of the night     幫我完成這屬於夜晚的旋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研究沙特的劇本"No Exit",說的是"他人即地獄",概念精準結構簡單又令人毛骨悚然,想到多年前曾讀過一篇笑話,叫做〈英文的 "I" 在中文怎麼翻譯?〉,非常有趣又值得深思,最近又出現在網路上...

...

...

有一個老外為了學好漢語,不遠萬里來到中國,拜師于一位國學教授門下。

第一天老外想挑一個簡單詞彙學習,便向老師請教英語 "I" 在漢語中應該如何說.......

老師解釋道:中國是一個"官本位"國家,當你處在不同的級別、地位,"I" 也有不同的變化,就象你們英語中的形容詞有原級、比較級、最高級一樣。

比如,你剛來中國,沒有地位,對普通人可以說:我、咱、俺、余、吾、予、儂、某、咱家、洒家、俺咱、本人、個人、人家、吾儂、我儂。

如果見到老師、長輩和上級,則應該說:區區、僕、鄙、愚、走、鄙人、卑人、敝人、鄙夫、鄙軀、鄙愚、貧身、小子、小可、在下、末學、小生、不佞、不才、不材、小材、不肖、不孝、不類、走狗、牛馬走、愚小子、鄙生、貧生、學生、後學、晚生、學生、後生晚學、予末小子、予小子、餘小子。

等到你當了官以後,見到上級和皇帝,則應該說:職、卑職、下官、臣、臣子、小臣、鄙臣、愚臣、奴婢、奴才、小人、老奴、小的、小底。

見到平級,則可以說:愚兄、為兄、小弟、兄弟、愚弟、哥們。

見到下級,則可以說:爺們、老子、大老子、你老子、乃公。

如果你混得好,當上了皇帝或王爺,則可以說:朕、孤、孤王、孤家、寡人、不轂。

如果你不願意當官,只好去當和尚或道士,應該說:貧道、小道、貧僧、貧衲、不慧、小僧、野僧、老衲、老僧。

最後一點必須注意,一旦你退休了,便一下子失去了權利和地位,見人也矮了三分,只好說:老朽、老拙、老夫、愚老、老叟、小老、小老兒、老漢、老可、老軀、老僕、老物、朽人、老我、老骨頭。

上面一百零八種 "I",僅僅是男性的常用說法。更多的 "I" 明天講解。

老外聽了老師一席話,頓覺冷水澆頭,一個晚上沒有睡好覺。

第二天一大早向老師辭行:學生、愚、不材、末學,退了房間,訂了機票,回國去了。

...

...

讀完不禁莞爾,但也也些落寞,想到那位老師所說"... 中國是一個官本位國家,當你處在不同的級別、地位,I 也有不同的變化..."

這是一種長久在權力關係下的自我認定,也就是自己的存在必須依靠他人的(優先)存在而成立,更是一種習慣以"角色"自居的存在態度,好像一旦沒有了別人,自己就不認得自己了。雖然人活著脫離不了社會關係,但凡事以"官本位"衡量,似乎也活著太辛苦了,同時也暴露出那種長久缺乏自信心的民族心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哈姆雷特才剛結束,又到了自找麻煩的時候,這次要辦音樂會,而且要玩大的... 身為製作人,滿腦子節目、舞台、經費、宣傳,既興奮又緊張... 總之,期待一群高手"自動自發"組團報名...

今天推薦紅螞蟻合唱團:愛情釀的酒(1985)

...

昨晚看了一部電影"燕麥餅乾店",感觸良多... 許多人選擇輕鬆面對生命,他們不喜歡冒險,也許害怕失敗,更不願給自己找挑戰。他們相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或隨便做做"現在"的事,為了"以後"要做更大的事... 聽起來好像有理,但我卻想到這句台詞:There is no "job" in the world. Everything you do is your "life." 在此,"job" 並不只是"工作"的意思,而是一種態度。

生活中有許多無聊又必須做的事,這些無聊的事支撐起養活我們的"日常生活"... 如果"藝術"是生命中刻意創造出來的一件事,也許它的意義就在挑戰這種"自作自受"的膽識與勇氣... 

...

演唱會之前突然想到這首歌,是一種直覺,好像某種氛圍,感受到某種誠懇的創作(或存在)態度,看到以前的同事(鼓手),也好像一種鼓勵,因為它說:"因為它燙不了你的舌,也燒不了你的口;喝吧!別考慮這麼多"... 

 


詞曲:紅螞蟻  演唱:羅紘武

有人告訴我,愛情像杯酒;
他還告訴我,是杯特製的酒。

有人告訴我,愛情像杯酒;
他說:喝它吧!別皺眉頭。

因為它燙不了你的舌,也燒不了你的口;
喝吧!別考慮這麼多。

喔 ... 它燙不了你的舌,也燒不了你的口;
喝醉吧!不要回頭,喝愛情釀的酒。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