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晚路經十全夜市,肚餓,下車覓食,抬頭忽見大紅招牌"阿嬤的灶腳",點了一份油飯和麻辣臭豆腐。美食當前,大快朵頤,耳邊傳來熟悉優美的歌聲,原來阿嬤在聽這首...

今晚特別推薦林憶蓮:傷痕 (1995)

...

不管是有心或無意,如果音樂能改變氣氛,這個場景應該是最佳範例,甚至超現實到不知如何描述:當阿嬤遇見林憶蓮,在油飯與麻辣臭豆腐之間,"李宗盛式"的傷痕... 我側身偷瞄她一眼,她穿著圍裙嘴裡哼著歌,怡然自得正在包餛飩。

當然這家店並不是她開的,她也不是"那個"品牌阿嬤,此時印入眼簾的並非"灶腳",而是一個女人的愛情,儘管物換星移人事全非,儘管歲月匆匆傷痕累累:細膩、婉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不用多說、不必多問...

...

這頓飯吃得很傳奇。我付了錢,阿嬤正在打電話,臨走前我回頭看看這家店,彷彿...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夜已深 還有什麼人 讓你這樣醒著數傷痕
為何臨睡前會想要留一盞燈 你若不肯說 我就不問

只是你現在不得不承認 愛情有時候是一種沉淪
讓人失望的雖然是戀情本身 但是不要只是因為你是女人

若愛得深會不能平衡 為情困 磨折了靈魂
該愛就愛 該恨的就恨 要為自己保留幾分

女人獨有的天真和溫柔的天分 要留給真愛妳的人
不管未來多苦多難 有他陪妳完成

雖然愛是種責任 給要給得完整 有時愛 美在無法永恆
愛有多銷魂 就有多傷人 你若勇敢愛了 就要勇敢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颱風天的午後,很舒服... 舒服的不是又賺到一個吵吵鬧鬧的假期,而是一個陰天又很安靜而且有風的星期三下午。炎熱的"暑假"彷彿中斷,好像某種例外... 

聽聽萬芳:猜心 (1992) 

...

窗外人車稀少,輪胎壓過潮濕路面的尾音特別明顯,冷氣不再嗡嗡作響,我聞到風的味道... 窗外工地停擺,空氣清新,推土機安安靜靜趴著,馬路特別乾淨,火車慢慢駛過,對面大樓有人在洗陽台,天上雲飄得很快...

好一個"例外"的星期三,比真正的假日還好... 伸伸懶腰,泡杯咖啡,選一首歌,拿起一本書,讓經驗重組... 

 

 

作詞  十一郎   作曲  張宇   編曲  盧志銘

四方屋裡 什麼都沒有 
只有被你關進來的落寞
你在牆角獨坐 心情的起落 
我無法猜透

握你的手 卻被你推落 
驚見你眼中翻飛的寂寞
問你心想什麼 微揚的嘴角 
有強顏的笑

這樣的夜 熱鬧的街 
問你想到了誰 緊緊鎖眉
我的喜悲 隨你而飛 
擦了又濕的淚 與誰相對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下課。雨後的黃昏開車回家。西子灣外大船小船林立,西子灣內大車小車穿梭,天空色彩繽紛,遊客絡繹不絕,收音機傳來這首老歌,我突然笑了出來... 窗外依舊嘈雜,窗內卻很安靜。 

今天推薦劉家昌:我家在那裡 (1972)

...

意外的遭遇總是帶來意外的連結,意外的連結總是給人意外的經驗,這首歌的內容與眼前景像毫無關係,但在此時卻顯得格外貼切... 我試圖釐清這個感覺:它不是物件的關聯,也不是空間或時間的關聯,沒有"人"的想像,甚至也不是"家"這個具體概念,倒像是一種"鄉愁",一種距離。

...

"鄉愁"是個有趣的提醒,關於獨處,其實與"家鄉(這個地點)"無關。曾有朋友說:鄉愁是那種(自己知道)"永遠回不去了"的感覺,只能追憶似水年華,說得真好。但對我而言,鄉愁卻更像那種"必須被我永遠刻意放在外面"的東西...

它是一種必須,就算被迫也好;它是一種永遠,與當下無關;它是一種刻意,似乎為了拉開距離才能靠近,而靠近則是為了再次被放在外面...

...

這首歌... 我唸初中...

突然想起十多年前那段很特殊的讀書經驗,一個人在遙遠的北國異鄉,把自己關在九樓的公寓裡,家徒四壁,一個禮拜不出門、不說話...

 

 

作詞:劉家昌 作曲:劉家昌

南風又輕輕吹起 吹動著青草地
草浪緩緩推來推去 景色真美麗
夕陽也照著大地 綠草披上金衣
草浪夕陽連成一片 真叫人著迷

每當我經過這裡 忘掉一切憂慮
還有一條青青小溪 伴著青草地
順著小溪看下去 木屋站在那裡
那是我溫暖的家 我住在那裡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理一下部落格的檔案,裡面有一百多首還沒播的曲子,也有一百多篇寫了一半的文章,而且越積越多。覺得很安心。這些東西夠我寫一陣子了... 也許可以寫一輩子...

今晚推薦一首情歌 Air Supply:All Out Of Love (1980)

...

今天有同學問我:藝術家都很敏感,他們要處理這麼多細微的感覺會不會很辛苦,而我又是如何辦到?... 哇,這真是最大的恭維。我從來就不是藝術家,而且離我心中真正的"藝術家"還很遠很遠,這三個字永遠被我放在外面,一種"彷彿若有光"的仰望、無止境的孤單前行。不過這到是個好問題,讓我整理自己這些年所關注的軌跡...

從建築到音樂,從劇場到哲學,我只能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如果藝術在我身上有一點點作用,那應該不是我做過的鄙事有多少,而是我"夠賤"。

...

藝術不是"會了才做"的事,而是"做了才會"的事,這點我倒是身體力行得很徹底,雖不至樣樣專精,但大概都超過一萬小時。總是"夠賤",所以好奇;總是好奇,所以愛玩,而且要玩就玩得徹底,玩得徹底才會發現真正好玩之處,那些玩給別人看的東西,一下子就玩完了... 只有"夠賤",才會一直玩下去。

雖然如此,"創作"是很殘酷的實際問題,跟年紀有關,跟身體狀況與現實條件有關,不必勉強。此時的我,雖然偶爾敲敲打打樂器,雖然偶爾塗塗抹抹造型,但越來越清楚,我漸漸鍾情於文字... 前幾天寫了一篇關於"作文"的短文,提到"文字是在有限的語言邏輯中創造無限思維",就是這個意思。

...

我享受著"一句話被我修改十幾次"的樂趣,如同標點符號,我也享受"一個概念被我推敲十幾次"的寫法。思緒在手指與鍵盤之間"成形",我在文字堆砌中捕捉"瞬間即逝"的意思...

我常比喻藝術就是愛情,那種趣味不是精準的"獲得"什麼(否則一但追到手就結束),也不是吵吵鬧鬧的亮麗炫耀,更沒有事後諸葛的分析,而是一種若即若離的追逐拉扯,彷彿若有光的吸引,在反覆琢磨中成就彼此。

...

Well, 希望你喜歡這裡。這是我家,我的作品。

 

>

 

I'm lying alone with my head on the phone    
Thinking of you till it hurts    
I know you hurt too but what else can we do    
Tormented and torn apart        
I wish I could carry your smile and my heart    
For times when my life seems so low    
It would make me believe what tomorrow could bring    
When today doesn't really know, doesn't really know    

*I 'm all out of love, I'm so lost without you
I know you were right believing for so long
I 'm all out of love, what am I without you
I can't be too late to say that I was so wrong

I want you to come back and carry me home
Away from this long lonely nights
I'm reaching for you, are you feeling it too
Does the feeling seem oh so right
And what would you say if I called on you now
And said that I can't hold on
There's no easy way, it gets harder each day
Please love me or I'll be gone, I'll be gone

Oh, what are you thinking of ?
What are you thinking of ?
Oh, what are you thinking of ?
What are you thinking of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週末假日,在院子看了一齣戲:"末日,是否可以聽我說"。我站在最後面,汗流浹背卻內心震撼,偶爾還帶著鼻酸。"世界"濃縮成 120 分鐘,化身為兩個年輕的軀體,奔跑、吶喊、訴情、對抗... 額頭上的汗水順著臉頰流到脖子,滴進胸口,我感覺著汗水流動,如同末日的一部分... 

今晚感動推薦 Bee Gees:Holiday (1967) 

...

"這是一場驚豔的演出",我說... 再次向導演(李承曄)致敬,也向兩名優秀的演員致敬(林子棋和俞致瑋),雖然他們經常翹我的課,但此時我竟感到欣慰,甚至以他們為榮。

...

...

一輩子總有"與世界為敵"的時候,通常這就是藝術的力量:年輕的吶喊、存在的憤怒、生命的對抗、死亡的恐懼、情慾的困惑... 今晚的"世界"很誠懇,儘管揮汗如雨,卻不忍擦拭...

作為一個議題,它是憤怒、絕望、對抗與吶喊的對象;作為一個表演,它是肢體、空間、節奏與聲音的結合。它們交錯遊走在稜線邊緣,也挑戰了某種極限... 雖然某些部分稍微過重(我個人認為),但大致都能把握,堪稱佳作。

...

"院子"裡,四面都是高樓,宛如一個城市中仰望的小小天井。子棋爬上二樓窗台,把自己擠在鐵窗夾縫中吶喊... 白色紙飛機從三樓窗口射出,遠的、近的、翱翔的、墜落的、掉在屋頂上的、卡在牆壁上的... 木箱上的推擠、爭執、對抗、嘲笑,那堆 1920 到 1990 的人類近代史...

從室外到室內的轉場令人驚艷(我原本最擔心這個),巧妙的設計既有層次又連成一氣:追逐中搖滾樂響起,不帶情緒的簡單節奏一路向前,子棋喘息裸身躺在地上(這段可以再久一點),致瑋撐著雨傘,溫柔牽起一位觀眾的手走上二樓,音樂持續,大家安安靜靜跟著腳步,魚貫踏上窄窄的樓梯,走進另一個宿命天堂,儀式般,彷彿命中注定"就該如此"。

... 

這首歌選得太好了。導演雖然年紀輕輕,耳朵卻很"老"。音樂響起時,致瑋的慘叫聲讓我鼻酸,年輕的身軀穿越古今,卻停在無助的未來,彷彿這也是歌的一部分... 管風琴與豎琴帶來遠方的故事,大調變成小調,假日變成末日,優美的弦樂變成進行曲般的小鼓,嘲笑著這一切,若即若離的嗓音遠在天邊,又近在眼前,唱出一個遙遠世界,又彷彿說給自己聽...

聽著寫著,寫著聽著,我竟留下眼淚... 這也是宿命嗎?還是戲還沒結束? 

...

再次感謝這個團隊... 不管是不是末日,承曄,我聽到了。繼續加油。

 

 

Ooh you're a holiday , such a holiday     噢  妳是一個假日  如此的假日
Ooh you're a holiday , such a holiday

*It's something I think's worthwhile     好吧  我想一切都值得
If the puppet makes you smile     如果玩偶能讓妳開心的話
If not then you're throwing stones     如果不  那妳就丟石頭吧
Throwing stones, throwing stones    (註:來自諺語"住在玻璃屋的人不要丟石頭")

Ooh it's a funny game     噢  這是一個好笑的遊戲
Don't believe that it's all the same     別相信  它們都一樣
Can't think what I've just said     不敢相信我說了什麼     
Put the soft pillow on my head     幫我蓋上柔軟的枕頭 (殺了我吧?)

*Millions of eys can see     百萬雙眼睛可以作證
Yet why am I so blind     但為什麼我就偏偏看不到
When the someone else is me     當我變成了別人
It's unkind, it's unkind     這真是殘酷的對待         

de de de de de de de de de de de de de

Ooh you're a holiday , ev'ry day , such a holiday     妳是如此般的假日  如同每一天
Now it's my turn to say , and I say you're a holiday     該我說了  妳就是如此般的假日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撇開考試不談,作文真的很重要... 它的重要性不在配合"題目"寫出一篇漂漂亮亮的文章,也不在冠冕堂皇的論述,而是在有限的語言邏輯中"創造"無限思維,透過文字與句型結構,整理自己的感覺,作為溝通、表達,論理或抒情...

...

最近的新聞,十二年國教的作文讓許多高分考生落榜,引發民怨... 最近還聽到一句話:"現代人知道的很多,感受的卻很少"...

其實,我認為這是同一件事,來自教育的誤導,因為作文不是"知道"的事,而是"感受"的事;作文不是"What to think"的報告(告知讀者),而是"How to think"的反芻(鋪陳想法);作文不好並非文筆不好,而是缺乏想像,並非對題目缺乏想像而不會寫,而是對"認識一件事"缺乏想像...

...

...

當"知識"被分類為"學科"進入校園之後,教育似乎變成一種過關斬將的"加法",而學習也無可避免被窄化為一種累積(知道的東西)的過程。因此為了配合考試/分數的比較效應,人們通常相信"知道"的東西越多就代表學到的東西越多,而忽略了"知道"背後所承載的意義與感受。

"知道一件事"(To know something)並非表面上由外而內的獲得什麼(get it),而是由內而外的"長"出什麼。知道不是輸入的作用,而是輸出所造成的,用我的說法叫作"擴張存在的版圖",如此才能舉一反三... 知道必定有知道的意識,作為一種理解。因此,"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並不能算是知道,心不在焉的背誦也無法形成"知道",真正的知道(在本體經驗中)就是一種無中生有的創造,來自感受與聯想。   

...

基本上,感受就是"再知道"的意思,一個"重新置入"的視野... "的意思(這三個字)"很有意思,這是中文的趣味,它並不是知道的內容本身,而是體會之後的聯想,一種"再認識",揭露出自己(對於這個知道)的看法或立場...

簡單說,"的意思(這三個字本身)"就是一種"再知道",也就是感受。譬如(我知道)今天是七月一號,我感受到時光飛逝,因為我想到今年已經過了一半,或者我想到這是我教書生涯的第十九個暑假,甚至我也可以感受時間過得很慢,因為今天"才"七月一號,炎熱的日子才剛開始... 總之,作文不是客觀告訴讀者"今天是七月一號",而是"我知道今天是七月一號(這件事)"之後的感受,以及它對我的影響(affection)。

...

寫作,其實是在設計一種閱讀...

寫作是感受的表態,任何議題都需要經過"再認識"才得以形成一篇文章,否則只需條列式寫出我所知道的"事件"即可,無法成為整體的(可敘說的)"那件事",因此真正的寫作其實是一種"再寫作" (To write is to re-write)、一種重新整理自己所知道之事的過程... 也就是說,透過寫作,我們才知道"我們到底知道了什麼",或者說,透過寫作,我們才知道自己是"怎麼"知道一件事的。我們在寫作中"形塑"我們所認識的東西。

...

寫作是需要練習的,多看多寫都是好方法。

我常閱讀,倒不是想看看別人寫了"什麼",而是想看他們"怎麼寫",對於喜歡的議題,我甚至會一個字一個字揣摩作者如何"建構"這句話的意思。另外,這幾年寫部落格也讓我體會許多,我享受著邊寫邊想、邊想邊改、邊改邊寫的樂趣。思緒在邊緣進出,在鍵盤上落實...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要具體寫些什麼,只是隱約有些感受,慢慢在修改中成形。我很在意文字的組合,甚至包括標點符號,經常反覆修改十幾次,與其說為了文字的精準,不如說是在整理我的感覺...

...

...

好啦,於是大家又忙著補習作文,不僅擔心"考"不過別人,還深怕"寫"不過別人...

很奇怪,在台灣,任何重要的東西都會在"教育"的名義下,變得很不重要:數學如此,社團活動如此,藝文學習如此,去醫院當義工如此,作文也如此...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