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教書二十年,始終不覺得這個日子跟我有關,倒是經常被提醒,幸好還有中秋節的光環頂著... 也許正是這種沒有關係的關係,才足以讓我支撐到現在...

教師節前,想到蔡藍欽:老師的話 (1987)

...

"老師究竟是一份什麼樣的工作?"、"我到底是在替誰在教書(教育部?經濟部?國家?學校?家長?產業老闆?)"、"知識傳遞的終極目標是為了滿足什麼,而這套標準又是誰說了算?"、"Education 與 Training 的界線在哪?" ,甚至,"到底是誰需要(被)教育,而誰又有權力替誰決定?... 這些問題從我第一天站上講台就感到困惑,如今依舊沒有答案,甚至越教約迷糊... 想到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記":老師究竟要教學生享受廉價的幸福,還是高貴的痛苦?

唯一值得欣慰的,幸好王爾德所說:別擔心,不管那是什麼,反正現在教育的影響越來越小了...

...

...

這個人比我小三歲,在我大學畢業那年因病過世。從建中到台大,他是一路順風令人羨慕的的高材生,標準的"人生勝利組",但他總覺得怪怪的...

這個人只出過一張唱片,專輯名稱叫做"這個世界",卻永遠令人懷念... 

 

 

親愛的孩子 你不要再頑皮
讓我帶你走過 為數字掙扎的遊戲
考試的問題 你千萬要牢記
武裝你自己 擠進那狹窄的門裡

在這兵荒馬亂的世界裡
追求滿分是最大的樂趣
當你對現實感覺到懷疑
歡迎回到數字的遊戲裡

親愛的孩子 你不要再嘆息
不是我不教你 是非黑白的道理
十八般武藝 功課要排第一
用虔誠的心情 來體會 這戰鬥的真理

挨打受氣的日子終究會過去
藤條考卷將成為回憶
未來的日子 你千萬要撐下去
我的希望就是你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921 經常和中秋節綁在一起,這段宿命的記憶來自上個世紀末...

好久沒聽音樂了,今晚想到貝多芬:月光奏鳴曲

...

上個世紀末的春天,我在極度沮喪中結束一段六年的婚姻;上個世紀末的夏天,我在台中二十號倉庫認識一個女人;上個世紀末的秋天,我賣了台中的房子,帶著一隻狗搬到離學校比較近的斗六... 這三個看似獨立的事件構成了我對上個世紀的最後印象...

...

中秋節前的那晚風特別大,凌晨時分我正埋首撰寫課程大綱,忽然一陣上下震動,伴隨遠方的地鳴,接著天搖地動左右搖擺。我從椅子上跌落,扶著桌腳卻站不起來,驚慌中想到寫了一半的文件還沒存檔,但劇烈搖晃讓我無法操作滑鼠... 停電了,我聽到書架倒下和杯子摔破的聲音,窗外狂風不斷,小黑開始不安,我躲在牆角安撫牠... 黑暗中不知過了多久,我決定離開,找出鑰匙拿起狗鍊,出門前不忘尿尿,卻只記得始終無法"對準"。我用力打開房門,走廊劈啪作響,壁磚掉落一地,樓梯間糞管破裂臭氣熏天,我抱起小黑,踩過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從九樓到一樓,我專注自己的腳步,心裡數著每一層台階的數字,直到走出大樓踩在地上才開始呼吸,但還來不及鬆一口氣卻一陣頭皮發麻,因為我隱約感覺中庭與大門之間好像比平常少了一個台階... 明亮的月光並沒有讓我回頭檢查,我牽著小黑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要去哪,走到車邊才決定開車回台中。那晚除了月光,從斗六到台中一片漆黑,在高速公路上又是一陣搖晃...

隔天搭朋友的車回來搬東西,發現我的冷氣竟然掉在床上,鋁門窗歪斜,兩片玻璃門竟然卡在同一個軌道上,從九樓窗外看去,不遠處的大樓傾倒成45度,而且從廚房斷成兩截,散落的廚具與家具清晰可見...

...

就這樣,斗六變成災區,學校停課兩週,變成救災總部,操場上直升機穿梭...

就這樣,我又回到台中... 這段記憶異常深刻,卻是平靜的,好像這首曲子...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年前,我來文藻任教,創系初期,雖不致篳路藍縷,卻也飽經坎坷。十年後,我還在文藻,物換星移,傳藝系十歲了,我也有所領悟... 這是一個不容易的數字,對你、對我、對我們...

...

我一向不喜歡"紀念"什麼,因為日子不會因為紀念而終止,但如果要替這十年留下一個持續的記憶,大概源自系上所開設的音樂課與表演課,讓我這個不學無術的半路出家人有點小小貢獻。

我從未想過小時候那個不讀書彈吉他的蠢蛋也會有這一天,把音樂與表演結合成一種寓教於樂的藝術教育形式,自娛娛人:同學們在我的循循善誘、連哄帶騙、把屎把尿或威脅利誘下,一個個人模人樣拿著樂器站上舞台... 

...

這是個感動又令人驕傲的畫面,老手怡然自得呼吸自然,新手身體僵直目光呆滯,但請相信這個經驗是美好的,因為它不是比賽(沒有名次或獎品,更沒有輸贏),也不是扭捏的選秀活動(都是自己人捧場),而是給自己一個認真玩耍的機會,在誠懇中享受苦練之後所分享的喜悅...

...

事情是這樣的... 我們又要辦音樂會了。

今年是第四屆藻樂趣音樂會,我們歡迎系友們回娘家,一起在台上玩玩、一起在台下看看...

...

時間:2015.12.17 (四)

地點:文藻化雨堂

...

...

我找了一些照片,拼湊出這段影片... 這些年我們系上高手如雲,還有一些是沒照片的...

這不是點名,而是我們認真玩耍的證據,希望大家記得"當年"的熱情,再次相約上台。

  

 

不論你是在校生或離校生

不論你是以何種方式在校 (本系、轉系、輔系、雙主修、延畢... I don't care)

不論你是以何種方式離校 (畢業、休學、轉學、退學... I don't care)

不論你在天涯海角

不論你現在做什麼

只要你在傳藝系待過一天

我都算你一份

 

小毛敬邀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學前整理一種節奏,作為暑假的結束... 這個夏天很奇特,難忘之處不在優美的異國景緻,而是自身狀態的改變,不知不覺且理所當然,甚至令人驚訝。我思索著那些"感覺很多卻說不出口的東西",發現真正的關鍵並非玩樂,而是角色的消失,而這種消失意味著自由...

朋友說得好,要等到恢復時差回到正常狀態,這趟旅行的"後座力"才會出現。果真如此,也許現在正是時候,似乎也驗證了出發前的文字,七月十二日我在無意間寫下:"... 似乎,此時,離開比到達更迷人"。

... 

不管是哪一種關注,"角色"帶著某種臍帶式的牽連,傳承自歷史或社會或土地或文化或價值或責任等養成,作為自我定位的社會關聯,也作為(如再見沙特所言)"自己眼中那個別人眼中的自己"的樣子... "角色"唸出自己不同狀態下的台詞,關注自己不同狀態下的議題,不論是順從或對抗、融入或疏離,"角色"該說的話永遠都對,理直氣壯"活生生"活在社會之中...

然而這種"活生生"的存在經驗到了異鄉卻產生了質變,沒頭沒尾的遭遇讓經驗徹底中斷、切片、抽離... 在一個誰都不認識誰的地方,舞台是透明的;在一個誰都"不需要"認識誰的地方,人也是透明的;在一個沒有劇本的地方,人作為"角色"的條件消失了,而角色背後所支撐的存在感也消失了,人變得很輕,也很鬆。說不出口的沉默,只因純粹"觀望"的眼神...

...

...

我不知道"天下大事與我何干"算不算自由... 大概不算,而且聽起來蠻壞的,甚至帶著自責。但我相信,曾幾何時在生命中的某一瞬間,"感覺到"天下大事與我何干,這,是自由。

...

原來,離開真的比到達更迷人... 原來,角色的消失如此讓人沉醉。

原來,"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 還蠻爽的。

...

也許吧,異鄉人是自由的... 或者說,真正自由的,永遠是異鄉人。

 

20150809_211106.jpg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