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禮拜的北京行,恍如隔世,好像過了很久,內心充滿感謝、好奇、矛盾與疑問... 昨晚返台,走出凹子底捷運站,看到博愛路上悠閒的街景,突然很想哭,總覺得我們應該更加珍惜這裡...

不管你是誰,送你一首歌,劉若英:很愛很愛你 (1998)

...

帶了十五個小毛頭參訪北京的一流大學,既驕傲又擔心:驕傲的是我們的創意與活力,永遠有玩不完的新點子,永遠可以接出無俚頭的笑話,永遠可以找到好吃好玩的東西... 然而擔心的卻是我們的眼界與能力,因為我們好像"只有"玩不完的點子,"只會"接出無俚頭的低笑點笑話,滿腦子"只剩"好吃好玩的東西。

雖然此行以旅遊為主,藉以認識兩岸的新朋友,但,不管你是真的沒看到,還是假裝沒看到;不管你是真的長不大,還是真的以為自己還很小,此行最大的感觸是:同學們要加油了。

 

 

作詞 施人誠 作曲 玉城千春

想為你做件事 讓你更快樂的事 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
求時間 趁著你 不注意的時候 悄悄地 把這種子釀成果實

我想她的確是 更適合你的女子 我太不夠溫柔優雅成熟懂事
如果我 退回到 好朋友的位置 你也就 不再需要為難成這樣子

*很愛很愛你 所以願意 捨得讓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很愛很愛你 只有讓你 擁有愛情 我才安心

看著她走向你 那幅畫面多美麗 如果我會哭泣也是因為歡喜
地球上 兩個人 能相遇不容易 作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是什麼樣的情感可以讓人由愛生恨?如果不是"很愛",是不是就不會"很恨"?難道只是忌妒?... 上課的關係,最近重看"阿瑪迪斯"...

這是一部大學時期的電影,改編自一齣同名舞台劇,描寫莫扎特的生平。故事的真偽無從考證,但都確有其人。電影獲獎無數,敘事手法、美術設計、影像及配樂一流,但片中真正的主角並不是莫扎特,而是他的頭號粉絲安東尼薩列里(Antonio Salieri),那個由愛生恨的人...

...

Amadeus (1984)

導演:Miloš Forman

演員:F. Murray Abraham (飾演薩列里。一個非常棒的演員)

        Tom Hulce (飾演莫扎特)

...

深仇大恨嗎?我也不覺得,這只是一個關於謀殺的故事,可以解釋為人因"愛"而自大,甚至把上帝也拖下水,活生生將人分為"天才"與"庸才"... 我沒有見過那種被稱為"天才"的人,如果真有,通常這種人會特別努力,而且,我想,天才活著是為了讓人欣賞,而不是讓人忌妒。

看完感觸良多,那天我說:千百年來,藝術透過"他人"的眼光從未自由... 對薩列里而言,藝術是宗教的工具;對統治者而言,藝術是政治的工具;對貴族而言,藝術是附庸風雅的工具;對文創而言,藝術是賺錢的工具... 但對莫扎特(他自己)來說,藝術是自由的,這讓(他人眼中的)藝術與"天才"掛勾,而忘了"凡人"該有的努力。 

...

劇中的薩列里是我最同情的角色,這種同情甚至不帶仇恨,而是憐憫,因為他也是高手,聽出只有高手才聽得到的東西。他是莫扎特最內行的聽眾... 想到盧梭所言:人是自由的,卻無時不在枷鎖中。那些自認高人一等的人,才是自己最大的奴隸。

至於人因"愛"而自大... 這個場景隨處可見:"總是為你好嘛..."

...

片中的橋段,莫扎特夫人偷偷拿著丈夫的原稿"送審",祈求一個工作機會... 

 

 

夫人:... (抱歉,這些資料恐怕不能留下),萬一他發現不見了一定會抓狂,這些都是原稿。

薩列里:原稿?

夫人:是的,他從來不做備份。

薩列里:這些都是原稿?

夫人:是的。

〈音樂〉

老薩列里:太震撼了,簡直無可置信,這些是第一版而且是唯一的手稿,上面沒有任何修正的痕跡,一個都沒有,他似乎只是寫出腦袋中已經完成的東西,一頁頁,好像聽寫一樣... 而音樂,前所未見的音樂... 換了一個音符就不夠完美,換了一個章節,整個結構就垮了。很明顯回想起來,那天我在大主教家裡第一次聽到的曲子絕非偶然。再一次,那是上帝的聲音。我從禁錮的牢籠裡看到了奇景,一種絕對的美...

〈音樂結束〉

夫人:寫得不好嗎?

薩列里:太神奇了...

夫人:是啊,他總是對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有人問我"五十歲的愛情觀",原來是一個女兒眼中的單親爸爸的故事,覺得溫馨。我說愛情"的狀態"對我很重要,雖然這輩子我大部份是一個人過日子... 突然想到一首歌送給她們...

今晚聽聽 Willie Nelson & Julio: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1975)

...

...

...

這是一首有趣的歌:"致前女友們",句句充滿感謝,但英文的說法似乎有點尷尬,歌詞中的愛情狀態既不適合用現在式也不是過去式,我更無法想像愛情的"完成式"是什麼,因為,至少對我而言,"前女友"並不是那個"不愛"的人,而是另一種愛情狀態...

至於"她們":一個在台北,一個在加拿大,一個在上海,一個在英國,她們出現在我生命的不同階段,陪我度過不同歲月,有的嫁為人妻,有的還是單身,有的是知名畫家,有的是藝術教育工作者... 有的只能存在思念中,有的則是現在進行式... 總之,感謝她們,也祝福她們...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致那些前女友
Who travelled in and out my door     她們來來去去     
I'm glad they came along     我很高興她們的出現
I dedicate a song     獻上一首歌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致那些前女友

To all the girls l once caressed     致那些我曾疼愛呵護的女人
And may I say I've held the best     至少  我想我是盡力了
For helping me to grow     她們幫助我成長
I owe a lot I know     我知道我虧欠很多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致那些前女友

*The winds of change are always blowing     世事總是難料
And every time I try to stay     每當我試著留下
The winds of change continue blowing     世事總是難料
And they just carry me away     人浮於事

To all the girls who shared my life      她們與我分享生命
Who now are someone eise's wives      有些已嫁為人妻
I'm glad they came along     我很高興她們的出現
I dedicate this song      獻上一首歌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致那些前女友

To all the girls who cared for me     她們曾關心我
Who filled my nights with ecstasy      與我共度神奇夜晚
They live within my heart     她們永遠藏在我心裡
I'll always be a part     而我也將是她們心中的一部分
Of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那些我愛過的女人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學期事情真多,除了上課、評鑑、處理外籍學生事務、辦音樂會,下週還要帶團去北京,每一件事都看似一個"獨立世界",背後卻串連出更大的"共同世界",彼此攪和在一起... 朋友笑說:"你總是喜歡強迫自己做一些事",我恍然大悟... 

想到馬兆駿:我要的不多 (1987)

...

不知道是有意或無意,我始終覺得"世界"有我一份,於是總會不知不覺給自己攬很多事,順便把自己搞得有點狼狽。說不上喜歡或厭惡,也不是義務或責任,但的確有一種強迫的感覺,有時甚至是一種需要:我必須讓自己處於某種焦慮狀態...

這種強迫並非壞事,有時更是某種能量,用來消耗生命,但有趣的是,這種許多事擠在一起的焦慮並不是為了成就什麼,多半只為享受一點點"關關難過關關過"的小小趣味,有時我甚至覺得,苦中作樂的"樂"大過太平盛世的"樂"。

...

感謝朋友提醒,我想她一定很了解我。

也許我永遠無法過想像中的"輕鬆日子",或者說,也許我的"輕鬆日子"總是充滿焦慮的想像... 

 

 

作詞:袁瓊瓊 作曲:馬兆駿

我要的不多
無非是一點點溫柔感受
我要的真的不多
無非是體貼的問候
親切的微笑 真實的擁有
告訴我 喔! 告訴我
你也懂得一個人的寂寞
你也懂得一個人的寂寞
有多少空白的心在靜夜裡跳動
有多少吶喊在胸腔裡沉默
不同的夢裡只有冷漠
這樣的夜 我不理人 人不理我

我要的不多
無非是眼光裡有你有我
我要的真的不多
無非是兩心的交流
輕輕的觸摸 真實的佔有
告訴我 喔! 告訴我
這世界孤單的不止是我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