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毛非觀點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看了不少傳記電影與紀錄片:約翰藍儂,楚浮與高達,伍迪艾倫,森山大道,荒木經惟,草間彌生,艾未未,席勒,高第,貝聿銘,李屏賓,荷蘭攝影師 Anton Corbijn,美國歌手 Rodriguez,B B King... 他們共通的頭銜是國際知名藝術家,我看到的則是異鄉人...  

...

十一月是我最喜歡的月份,因為十一月沒有節日。 

十一月周末的早晨適合思考。陰,微涼,我感覺溫度變化,也感覺這種"感覺溫度變化"的感覺。

...

...

如果感覺是一種知覺落差的現象,如冷熱高低或喜怒哀樂的判斷,感覺必定有個對照組,來自永遠的彼岸:一種努力把自己拋出世界的疏離,再努力把自己拋進世界的熱情... 

to feel 的意思是為自己創造落差。這是人的天職,但得夠努力才行,而且必須在落差中持續創造新的落差,否則當習慣成自然,就感覺不到了,譬如生活,或愛情... 落差是一種殊相,不是等著被發現,而是等著被創造。

to feel is to create...

...

我與自己之間有一個"他",而我與"他"之間又有一個自己...

"他"並不是誰,倒像一張空椅子,一個慾望的"缺"。這個"缺"把我拋進兩面鏡子當中,前後無限延伸,也無限循環... 過去與未來在此刻相遇,此刻又變成過去的未來。"存在"變得立體,那裡與這裡同在,一粒沙可以看世界,瞬間經歷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

...

世界當然是"我"的,但"我"看不到。這是人稱代名詞的陷阱,也是第一人稱的極限。我必須自覺與"第一人稱"分開,脫下"我"所習慣的視野,讓自己成為"他人"... 思想的起源在此,自我對話的辯證在此,創作與發明的條件在此,異鄉人的特權也在此。

...

凝視並非熱情擁抱,而是內省的觀看,來自距離;聆聽並非跟著起鬨,而是冷靜的共鳴,同樣來自距離。真正的感動不只讓你驗證經驗,而是在經驗中創造還不知道的感覺... 很奇怪,好的作品只有在距離之外才能更貼近人心。

藝術是無中生有的動詞(to be),這個動詞讓事物從沒有到有,從不存在到存在,從知覺之外到知覺之內,從沒感覺到有感覺... 雖然如此,最有意義的無中生有並非藝術品,而是異鄉人的"狀態",儘管"藝術家"的頭銜讓他們的成就在社會中獲得認可,但創作的慾望終究來自孤獨的"缺",只有孤獨的自我對話才能填補... 

...

...

異鄉人遊走在熟悉與陌生之間,在極限的邊緣進出。

異鄉人的格格不入是必然的,他甚至必須與自己格格不入。

異鄉人的特權是不受任何現況束縛的自由。這是薛西弗斯的獎賞。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桌上放了一堆"我的"東西:我的鍵盤、筆筒、眼鏡、菸斗。牆上掛了一把"我的"吉他、幾支手錶。後面是一排書架,上面有一些我的書... 我坐在"我的"椅子上看著這些"我的"東西,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擁有了什麼...

...

1. 花錢買回來的東西叫"我的",這是消費主義的核心教條,不僅讓"所有權"以法律之名保障,也促進經濟... ownership 是個有趣的字,意指"擁有某樣東西"的狀態,藉以區別擁有者與非擁有者的權力關係,因此,所有權其實是一個在他者概念下的對外宣示:"說給別人聽"。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他人在場,這個字不存在,也不需要存在。

雖然如此,這個迷人的權力卻在物質世界中起了極大作用,甚至成為身分地位的象徵... 於是,辛勤工作的代價以"擁有"的形式取得回報,人們樂此不疲以此作為滿足成就(或衡量存在)的指標,"櫃子裡的衣服永遠少一件,架上的包包永遠少一個";於是,有錢代表富有,刷卡額度代表尊貴,它們共通的意思是:你可以買很多東西。

...

2. 我拿起一本書翻閱,放下,拿起另一本書,翻閱又放下。我拿起吉他,隨意撥弄,突然有點陌生... 這把吉他是大學時期買的,陪我東奔西跑飄洋過海,一起度過三十個年頭,但我到底"擁有"了它什麼?或者,它到底又屬於我"了"什麼?這種歸屬關係的內容究竟為何?

"大概只有彈奏吧,不然咧?",我有點心虛... 原來,除了使用,人活在世上,其實無法"擁有"什麼。人們真正需要的只是"使用權"。

... 

3. 所有權似乎與未來有關,一種恐懼的防範,只好以擁有的方式獲得安全,賣場甚至出現威脅利誘的行銷手段:"數量有限,要買要快"。

美伊戰爭期間,美國人心惶惶,老布希總統安撫百姓的名言是"go out and shop",這句話堪稱直白的經典,背後的意義是:"出門去買一些東西,讓自己覺得活著有希望"... 想到辛波絲卡的詩句:"王冠的壽命比頭長  手輸給了手套  右腳的鞋打敗了右腳"...  

...

4. 當智慧以"財產"之名問世,人們發明了智慧財產,但這其實是件可怕的事,因為智慧無法壟斷(如同土地無法複製),先想到(先註冊)的未必比較好,必須留一條路給後代。這是傳承的責任...

提醒你,如果你在某家餐廳為朋友慶生,唱"生日快樂"這首歌,基本上你已經犯法了,因為這首歌是華納公司的版權(至2030年)。街頭藝人除了唱自己的歌,否則都是"觸法",除非先繳錢給唱片公司(這是我的親身經驗)。華納公司大概不至於因此告你,只是法律是這樣寫的... 據說有位音樂人把"洪荒之力"註冊了七種商品,等著高價賣出...

最近馬雲又有驚人之語:"山寨做得比正品還好,而且更便宜"。這句話引來一陣撻伐,紛紛以仿冒之名攻之。但,如果,山寨"真的"做得比正品還好,而且"真的"更便宜呢?

... 

問:如果這些東西都不是我擁有的,而是借來或租的,我得以在有生之年合法使用,有何差別?

答:好像沒有。

...

...

眼見所及,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我買的,但嚴格說來,大概只有桌上這罐糖果勉強算是"我的"。我拿出一顆放進嘴裡,它在舌尖慢慢溶化,甜味流進喉嚨...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寒風細雨的早晨,課堂上小貓幾隻,我拿著一本書與一張光碟走進教室,"戀人絮語"悄悄展開,"重慶森林"再現江湖,安靜的教室瞬間充滿能量,小小的心靈頓時悸動澎湃... 的確,相較於偶像包袱的扭扭捏捏,我更喜歡那種感覺很多卻說不出口的學生... 

"就算拍不了這樣的片子,也要當一個內行的觀眾。至少,創意從識貨開始"... 與小貓們共勉...

...

"美"是一種文學,任何形式的"美"都具備文學特質...

這句話換個角度說就是:當你心中有"美"(或喜歡或愛慕或暗戀或吃醋...)的感覺的時候,你已進入了"文學性"的體會,因為時間在你身上正產生作用。那是一種流動的存在感,活生生的感動、電流亂竄、過去遇到了未來、手掌冒汗心跳加速... 剩下的就是敘事與遊戲。

...

看完電影後簡訊不斷,有人震撼澎湃,有人愛上這部電影,有人若有所思,有人翻書驗證,有人微笑低頭,不管那是什麼,都是一種美:"文本的狀態",這種狀態讓創作者振奮,似乎等著醞釀另一個作品。  

很難具體說明文本"是什麼",它不是內容的問題,倒像是某種狀態。任何"有感覺的感覺"都是文本,甚至包括這種感覺對自己是"什麼意思"(這也是羅蘭巴特的說法)... 敘事好比鏡頭,不是用來(被動)交代劇情的,敘事本身就是"故事",因此,文本的好玩之處其實不是"what to say",而是"how to say"...

 

http://wuhwaihsuan2011.pixnet.net/blog/post/113647400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陣子了,我用 true 與 real 去分辨我所認識的世界、體會某種世代翻轉的力量、冷眼旁觀川普現象與同性婚姻、重新思考21世紀的"民主"與傳說中的後現代,甚至在課堂上用這兩個字去詮釋藝術家的掙扎與衝突... 我用這兩個字的差異去感覺時間在我身上的作用、一種存在的感覺...

true是大家的,real是自己的;true是一種時間缺席的關於"永恆信念"的真實,real是一種時間在場的關於"當下感覺"的真實。那些被稱為 true的東西通常不會改變,來自某種理性或推論,或至少是某種希望 (what you think),人們總是把 what you believe 與 what you hope 混為一談,real則是身體存在的 what you feel,內容通常依狀況而定...

當然,重點不是爭辯 true 或 real 作為一個現成對象物的內容,畢竟這兩個字也是被人發明出來的,但總有某種東西讓你把某些信念當成true,也有某種東西讓你把某些感覺當成real... 真正的問題是當信念中的 true 與感覺到的 real 發生衝突的時候,你接受哪一個?譬如,當"愛上不該愛的人",你,To be, or not to be?...

...

一個不冷的冬天還算"冬天"嗎?或者,到底"冬天"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或者,民粹不也是一種民主嗎?... 

或者,"普世價值"是誰的?...

或者,天底下究竟有沒有一種人叫做"不該愛的人"?又是誰說了算?

...  

...

已經很久沒寫部落格了,有點生疏,面對上一季與這一季、上學期與這學期、去年與今年、來自信念的與來自感覺的,我試著作出區別... 腦袋裡千頭萬緒,卻始終構不成句子,好像心事重重,卻不知道在想什麼...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7年才過了十天,兩位世界重量級思想家相繼過世,一位是英國的約翰伯格(John Berger),一位是波蘭的齊格蒙包曼(Zygmunt Bauman)... 他們一個90歲,一個91歲;一位是藝文評論者,一位是社會學家;一位寫"觀看的方式",一位寫"液態世界的44封信"...

...

"他們",與那些知道的時候就已經不在世的作家(如沙特)不同... 看到自己書架上的作者在報紙上"憑空消失",感覺很奇怪,既不熟悉也不陌生,既不陌生又不熟悉,既有感又無感...

"憑空消失"的並不是精闢文字所喚起的閱讀記憶,也不是年少輕狂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自然定律;既不是知識分子憂國憂民的學術哀悼,也不是假文青作者已死的懷舊感傷,我甚至沒有立場難過,更無法藉此自我安慰"歲月無情催人老"... 或者,也許都有,一種無法被理性說服的奇怪... 

...

他們的死彷彿是一種提醒,提醒我重新意識到他們原來還活著,好像Bob Dylan...

時間重回在場,那些文字的作者與我生活在同一個年代,我的歷史與他們的歷史在不同年紀相遇... 我們在此時此刻共度人生,共同享受藝術的趣味,共同領悟少子化及全球暖化的時代潮流,共同思考後現代現象,共同目睹21世紀的網路革命,共同見證西方文明的沒落與中國經濟的崛起,共同經歷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甚至,共同度過上個月的聖誕節,共同呼吸昨天的空氣...

...         

他們的書放在書架上,我隨意拿起翻閱,不是追憶,只是重新意識這兩個與我生命有關的名字...

也許我該有所準備,如果沒有意外,書架上那些"還活著的"作者終將陸續消失,如同那些年輕時的偶像歌手,終將,一個個,陸續離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件明明不好或自認不值得的商品,你會不會在業績考量下,強力推銷給客人?"... 有一天上課我提出這個問題,得到不同回答...

...

期末課程精采,面對一群大四導生,總有一種"牽掛式"的關懷,來自課堂上一張張疲憊不堪的臉孔、一雙雙渴望又恐懼的眼神,以及背後那一個個原本熱情卻不知為何變得冷陌的靈魂... 

這種牽掛與其說是叮嚀,不如說是整理自己一路走過的痕跡,關於我與世界的拉扯,某種荒謬的對抗,說給你聽,因為這也是困擾我的問題... 別誤會,這種"困擾"隨著年紀已漸漸不是問題,反倒成了有趣的回憶,如同那天我說:當發現全世界沒有一個現成的"好地方"時,我決定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變好。這是當年我選擇繼續留在這裡的原因,於是我開始辦音樂會...

...

不論是自我安慰也好,自我嘲笑也罷,人在江湖經常發現身不由己,這是人與角色的衝突,來自作為一個"本體"的想法與作為一個"工具"的想法的差異... 雖然許多人看待自己就是個工具,而這種人通常也會用工具去看待別人,你要練習與這樣的人相處...

這種差異經常讓人陷入兩難,尤其在職場機構中,如同有人"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但這個發現是好的,至少在某種意義上,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所擁有屬於自己獨特的判準與承擔。

...

"人"很抽象又難搞,莫名其妙被拋在世界之中,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孤獨的自己(如果你也曾覺得孤獨的話)。"角色"讓生活多了一份複雜的參照,彷彿在心中多了一批神秘觀眾,讓自己扮演起"別人眼中的自己",凡事在交換的預期中做給別人看。現代人關係複雜,我們無法脫離角色的牽絆,有時甚至需要依賴這種牽絆來取得認同(討好老闆或取悅觀眾),只是程度不同,無可厚非...

雖然人與角色代表不同存在價值的拉扯,兩邊都活得很辛苦,然而經驗告訴我,只有先意識到自己是一個有溫度的"人",才有可能當一個好的"角色",否則一個只為工具而工具的小角色,不僅疲於奔命,也容易被取代,更有著配合不完的人生... 別忘了曾有同學說:機器人可以取代人,因為機器人沒有人性...

幾年前寫過一本書"體現創意",說的就是這個,幾年前還做了一齣戲"再見沙特",說的也是這個... 在這個問題上,沙特提出"他人即地獄"這個觀點,這句話聽起來很酷,但嚴格說來,這是一句沒有建設性的廢話;卡謬比較聰明,他說"既不當受害者,也不當劊子手",我由衷佩服並心嚮往之。這大概是做人的最高境界,需要極大能耐,也是我努力的方向,因為在不同角色中,我們通常既是受害者也是劊子手... 

...

... 

"老師,我會,這是我的職責。人必須先保住飯碗..."。她有些為難,但勇敢回答。我替她鼓掌。

"如果客人是我的好朋友,我會小聲勸他不要買..."。她扮鬼臉的模樣真可愛。我替她鼓掌。

"我會好的壞的都說,最後讓客人自己決定..."。她找到某種折衷的辦法。我替她鼓掌。

...

許多人低頭不語,不知道他們是在思考還是在想別的,但同樣的,我也替這樣的沉默鼓掌...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陣子,大街小巷瀰漫一股燒紙錢的味道,家家戶戶門口放著香爐,有些還租了帆布棚,擺上紅桌祭品... 雖然不太環保,但一路上聞著這個味道,還蠻舒服的...

...

在所有節慶中,我對中元節特別有感,不是為了拜拜,而是"這件事":人情味延伸至"鬼情味"、過去的回到現在、想像的讓它存在、看不到的讓它出現... 總之,此時天大地大,我最渺小...

香爐冒著白煙,散著熱氣,風吹過來的時候飄出一些殘灰,彷彿溢出的思念。拿紙錢的大嬸嘴裡唸唸有詞,乞求的乞求,保庇的保庇,小孩依舊玩耍,周圍人車穿梭,世界彷彿定格...

...

每年安排一個特定時間,打開地獄之門讓好兄弟出來透透氣,這是東方思想的幽默與慈悲(從沒聽說有西方人把天使"放出來"享福)。民俗專家說中元節是朱元璋發明來騙人的,為了獨享農曆七月(吉月),之後鄭成功將這個習俗帶來台灣。統治者的伎倆古今皆然:恐嚇。雖然如此,不管誰騙了誰,中元節的美就在"信"了... 於是,大家在今天都甘願當個笨蛋,愛屋及烏、拜天拜地、敬神敬鬼、想想前人,想想後人...

用火將思念與敬畏"燒"給亡靈,既神秘又浪漫。這個味道對現代都會來說或許是空氣汙染,但對異鄉人而言卻意義重大... 也許應該這麼說,在鬼月的這一天,大家都是異鄉人...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被迫逃離家園,這些難民運動員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代表隊,他們背後沒有引以為傲的國旗,他們口中唱不出國歌,因此我們歡迎這些難民選手,以奧運會旗會歌的形式參賽"... 奧運史上另一個感動的創舉,套句報紙標題:以希望之名 - 巴西奧運難民代表隊... 

...

奧運進行了一個禮拜,各項比賽精彩萬分,場內廝殺震天,場外歡呼不斷。其實這個人類最大運動賽事的感動早已超越輸贏,而是以競技作為一個"人"的自我實踐平台,展現選手的"洪荒之力":那些喜極而泣的眼淚、教練的擁抱、同胞的吶喊,還有衛冕者的堅持與後起之秀的超越...

每屆奧運都有感人之處,雖然國際比賽免不了以"國家"為單位的政治考量,但競技的意義卻提高了"人"作為一個"人類"的視野,這種關注甚至超越了運動本身與國家。想起四年前的倫敦奧運,奧會主席在開幕致詞時說:"這次很高興,因為,第一次,每個國家都有女性選手參加..."

...

對於"國家",總是一份感動又矛盾的情結,因為它既是一群人的組成,也是一個抽象概念...

它在定義上提供了土地人民主權的規範,保障了某種權利義務的歸屬,制定了法律讓一群人可以共同生活,卻也相對剝奪了"人"作為一個自由個體的權利,讓"人"變成"公民",甚至必須委屈求全穿起"國手"的戰袍為國爭光... 雖然如此,看到競技場裡的選手將國旗披在身上繞場歡呼,或站在獎台上聽到自己國家的國歌時,還是會忍不住落淚,真心替他們高興。

...

... 

人權組織積極運作,熱心幫這十位來自四個國家的難民選手寫了一首"國歌",也設計了一面"國旗",希望他們能以"難民國"參賽。這個構想未被採納,主辦單位還是希望他們以"難民奧運代表隊(Refugee Olympic Team)"的名義。也許他們對"國家"這個概念有所疑慮... 不可諱言,許多政府的無能導致人民對國家(這個概念)失望,只是不知道失望的究竟是"人"或"國家"?

這些難民選手是否奪牌已經不是我的關注,但,"難民運動員需不需要一個國家代表隊(a national team to belong to)"卻是一個好問題,因為這些"難民"正是國家的產物(如同民粹也是一種民主)... 也許只能說,如果真如報上所寫的"以希望之名",這個希望的內容將是抽象的,甚至只能寄託在希望本身。只希望這個希望能在奧運中一直延續下去...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音樂會將至,忙著張羅,忙著叮嚀,忙著練琴,也忙著焦慮,混亂與興奮之際,突然想起,其實,我是來高雄之後,才開始辦音樂會的... 記憶彷彿一面鏡子,反射出自己的軌跡...

...

...

我喜歡看海,所以我搬來高雄... 那年的某一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突然跑去找豆皮的秋兒老闆,說要辦"個唱"。這個念頭有點好笑,因為我從來沒幹過這檔事,甚至很少主動上台,但既然想做,就得自己搞定一切,土法煉鋼一步步摸索...

受邀上台和自己舉辦的差別很大,在完全沒有經驗的情況下,我練了幾首歌,找來剛認識的佑子幫忙,再找小真和尚恩助陣(其實是壯膽),跌跌撞撞開始我的"製作人生"... 就這樣,我人生的第一場音樂會沒有名稱,沒有宣傳,甚至連海報也沒有,現場觀眾不到十人,而且都是來吃飯的,但印象中,我好像蠻開心。

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

P1010012.JPG  P1010025.JPG  P1010024.JPG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藻樂趣將至,除了安排曲目及各項設計,自己也盡量抽空練練吉他,找回一點原本生疏的手感... 雖然藻樂趣是一個同樂性質的音樂會,目的是鼓勵同學上台觀摩,但幾個月下來的觀察,深深體會一句老話:舞台是給準備好的人...

 

IMG_0007.JPG  

 

舞台有兩種,一種是心理的舞台,一種是身體的舞台... 前者是用"想"的,後者是用"做"的,兩者互為動力也互相影響。用想的固然很爽,但真正要能在台上享受表演,往往是從後者開始。

心理的舞台照射出自己上台的神氣模樣、觀眾的熱情掌聲:想像一首很酷的曲子再搭配什麼加什麼... 簡直帥呆了。而身體的舞台關注的僅僅是:當曲子進行到這裡時,我要"做"什麼?...

...

同樣是練習,這兩種"舞台"卻有著不同的效應:

用"心理"上台的人關注的是一個(想像中的)完美結局,他們的表演是copy心中那個完美結局而進行... 為了表現,他們會想出許多花樣,專注於一些酷炫又難彈的技巧,但經常發生的不幸的卻是:因為太複雜又不熟悉而開始扣分,進而感覺越來越"緊"。漸漸,他們的練習所能期待的是減少犯錯,最後甚至只希望順利把一首曲子彈完。

用"身體"上台的人關注的是自身狀態,因為每一次演出都是"新的"。他們心中並沒有那個完美結局,一切從零開始,專注於此時此刻的身體(指法、力道、重量、呼吸、眼神等)... 他們的練習是為了讓身體熟悉,雖然重複再重複,但每一次的練習都是加分,而且越練習越熟悉,越熟悉就越放得開,甚至會因此產生意外的"即興"效果。

...

...

表演藝術的趣味在此,它當然具備"作秀"的特質,享受觀眾的歡呼,但它絕對不是為了作秀而作秀,而是活生生的"技藝"展現... 雖然"舞台"的意義對每個人都不一樣,雖然藻樂趣只是一個小小活動,但真正能在舞台上"創造表演"(而不是copy表演)的,是那些用"身體"上台的人。

真正的舞台是給準備好的人,只有夠熟練才能玩得出花樣... 請大家多多練習。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趟飄洋過海的神奇之旅,放大了知覺,也見證了傳說中的矛盾

...

 

研究所的阿猴給我一張光碟,裡面是這趟北京行的照片,共607張。這當然是經過篩選的,以他拍照的速度,少說也要增加十倍。感謝之餘,我看著這些日記般的影像,泡杯咖啡坐在桌前

 

A (98)_調整大小.jpg  

那晚喝了點酒,聽到天橋上有個稚嫩的聲音在唱羅大佑。我給他十塊錢人民幣,請他借我玩一下... 我唱的是光陰的故事和 Let it Be。  (攝影侯昌騰)

 

 

這是我第二次造訪中國大陸。上一次是十年前,陪家人到上海探親,這次則是職責在身,帶著十五個台灣學生來北京參訪研習。兩次的性質不同,卻有一個微妙的共同感受,來自語言與文字。雖然電視上的大陸腔調並不陌生,雖然我早已習慣閱讀簡體字,但親身經歷卻是另一回事… 

 

與大部分的出國經驗不同,很難想像輾轉飛到地球另一個地方,有一群人說著我聽得懂的話,寫著我看得懂的文字,拿著我擅長的吉他,唱著我喜歡的歌。思考不必轉折,溝通不用翻譯,招牌一目了然,表情自然順暢,我的視野慢慢擴大,眼眶泛濕 不知道為什麼,這件小事始終讓我感動。

 

我琢磨著這種感動,它不是小時候課本裡的國仇家恨,也不是遙不可及的民族意識,更非時下流行的傳媒文創產業,僅僅是一種作為人的存在的緣分,來自於人類”… 我拿著吉他面對這群路人,好像一群未曾謀面的老情人,一個個白髮蒼蒼從鏡子裡走出來,四目相望的瞬間,既熟悉又陌生。

 

語言對我的影響如此之大,我卻無言以對,只能順著這種感覺,繼續張望。

...

 

A (175)_調整大小.jpg  

頤和園   (攝影侯昌騰)

 

 

歷史戰勝朝代,見證時代翻轉,卻帶著矛盾:六百年的古城在風沙中屹立不搖,一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古城界定生活的尺度,兩千萬人口的古城養活一代又一代 雖然如此,如今這三種古城放在一起卻有一點尷尬,讓人感覺既偉大又渺小,好像即溶奶粉,受人尊敬又令人同情… 

 

嚴格說來,作為一個權力中心的古城,北京在我眼裡並不是友善的城市規劃,也許她歷代從未如此… “個體淹沒在群體之中,努力呼吸,載浮載沉,唯一可辨識的是那張勤奮的黃色臉孔,他們在貧困中打拼,在高樓大廈的剩餘空間旁穿梭,帶著驕傲又卑微的眼神,仰望某種驕傲又卑微的信念。

 

歷史近在眼前,卻遙不可及,只能眼睜睜看它從觀光客的嬉鬧中飄過,同樣帶著驕傲與卑微。於是,當故宮遇到798,當頤和園遇到微信,當蹦蹦車遇到賓士車,當人民幣遇到新台幣… 不知道是古老的城市裝著現代生活,還是現代的生活裝著古老的價值,這不是傳統與現代的結合,這就是傳統,或者說,這就是現代。世界彷彿隔了一層紗,遮蔽了視線,也遮蔽了心靈,人們在逆光的剪影中辛勤工作,訴說那永遠說不出口的喧囂與寧靜。

...

 

A (294)_調整大小.jpg  

那天我突然覺得,這年頭,也許孤單才是一種幸福…

慕田峪長城 (攝影侯昌騰)

 

 

其實,熟悉與陌生是一組相互依存的距離關係,熟悉是因為陌生,而陌生是來自熟悉,想到德國哲學家齊美爾(Simmel)所說的陌生性在與陌生人的關係中,距離意味著"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是從遠方來的",而陌生性則是"那個從遠方來的人就站在我面前"... 這趟旅行,深有所感。

 

這的確是一趟神奇之旅,夾雜在歷史與朝代之間、個體與群體之間、世代交替之間、過去與未來之間、價值與理念之間、熟悉與陌生之間,充滿矛盾,也充滿力量... 也許,不論歷史如何變遷,不論朝代如何轉換,人類真正傳承的,正是這種矛盾的力量。

...

 

 

A (552)_調整大小.jpg    

世界越快,心則慢。

香港機場轉機返台 (攝影侯昌騰)

 

 

由衷感謝這個緣分:感謝中國傳媒大學的邀請,感謝文藻外語大學的安排,感謝所有老師、講者與志願者,感謝隨行照顧的徐醫師,感謝遊覽車司機與導遊大姊,感謝學生餐廳的快樂阿姨和炒餅店老闆,感謝航空公司的機師與空服員,感謝西街的水果大嬸和賣羊肉串的大叔,感謝王府井的冰糖葫蘆大哥,感謝內蒙古旅館和隔壁雜貨店夥計,感謝啡客站的服務生,感謝那晚在天橋唱歌的年輕人 感謝這十五個讓人既驕傲又牽掛的小孩

 

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就謝天吧。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年前,我來文藻任教,創系初期,雖不致篳路藍縷,卻也飽經坎坷。十年後,我還在文藻,物換星移,傳藝系十歲了,我也有所領悟... 這是一個不容易的數字,對你、對我、對我們...

...

我一向不喜歡"紀念"什麼,因為日子不會因為紀念而終止,但如果要替這十年留下一個持續的記憶,大概源自系上所開設的音樂課與表演課,讓我這個不學無術的半路出家人有點小小貢獻。

我從未想過小時候那個不讀書彈吉他的蠢蛋也會有這一天,把音樂與表演結合成一種寓教於樂的藝術教育形式,自娛娛人:同學們在我的循循善誘、連哄帶騙、把屎把尿或威脅利誘下,一個個人模人樣拿著樂器站上舞台... 

...

這是個感動又令人驕傲的畫面,老手怡然自得呼吸自然,新手身體僵直目光呆滯,但請相信這個經驗是美好的,因為它不是比賽(沒有名次或獎品,更沒有輸贏),也不是扭捏的選秀活動(都是自己人捧場),而是給自己一個認真玩耍的機會,在誠懇中享受苦練之後所分享的喜悅...

...

事情是這樣的... 我們又要辦音樂會了。

今年是第四屆藻樂趣音樂會,我們歡迎系友們回娘家,一起在台上玩玩、一起在台下看看...

...

時間:2015.12.17 (四)

地點:文藻化雨堂

...

...

我找了一些照片,拼湊出這段影片... 這些年我們系上高手如雲,還有一些是沒照片的...

這不是點名,而是我們認真玩耍的證據,希望大家記得"當年"的熱情,再次相約上台。

  

 

不論你是在校生或離校生

不論你是以何種方式在校 (本系、轉系、輔系、雙主修、延畢... I don't care)

不論你是以何種方式離校 (畢業、休學、轉學、退學... I don't care)

不論你在天涯海角

不論你現在做什麼

只要你在傳藝系待過一天

我都算你一份

 

小毛敬邀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同學邀請我去建築系演講,我告訴他我離開建築很久了,他用心良苦,同意我以一個"離開很久的建築人"的立場跟學生聊聊,還要我說些好玩的... 許多回憶湧上心頭。我再三斟酌,最後決定的講題是 Build Up Yourself,首先要說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這句話出自孔子,用我的說法是:我小時候功課不好,所以會很多粗俗的技藝(craftmanship)...  

...

...

雖然沒有從事這行,但東海建築系卻影響我一輩子,至今感念依舊。也許學非所用並不是傳統教育的好榜樣(這點我至今還是有些抱歉),但我最大的體會並不是蓋房子,而是如何建構一件事,包括建構一個計劃,一個議題、建構一種技藝、一套思想、甚至是一項冒險或一個實驗... 

的確,我從小功課很差。(其實我的功課一向很差,包括上了大學,只是小時候特別明顯,簡直就是奇爛無比)。我無法在任何"被要求"的課業上獲得認同,加上童年有嚴重口吃,不擅說話,長大後又經常轉學轉系,所以也沒什麼朋友... 我常一個人,但我並不覺得孤單不好,相反的,倒因此養成一種"自力更生"的習慣... 我無法忍受無聊,所以我"很會"給自己找樂子...

...

也許是因為小時候腦袋不靈光,我只好去在乎"感覺"這檔事,尤其是身體(操作)的感覺,好像活生生從身上長出一些"能力",為自己創造更多感覺... 我經常東張西望,不純粹是為了"看到什麼",而是去感覺視線的移動,彷彿目光帶著我搜尋... 我喜歡彈吉他,不是為了彈出"那首"曲子,而是去感覺手指與琴弦的互動,好像在對吉他調情,對我而言,這才是 play guitar...

就這樣,這些自娛娛人的"鄙事"都是自學來的... 在不斷的身體操作中,一種又輕又重的東西慢慢重疊,四肢與感官各自獨立,又各自結合,好像打鼓一樣,有一種累積或建構的感覺...

...

...

基本上,"建築"就是拆解、重組與建構的事... 建築在學的就是如何拆解(議題),如何重組(元素),最後是如何建構(房子)...

其實,"建構(build up)"這個詞彙本身就是空間概念的想像:一種立體的、透明穿插的堆砌、流動的"加成",有點像電影的蒙太奇,具有一加一大於二的特質... Build up(這個說法) 比 Create 更傳神,因為 up 這個字帶有(身體)向上延伸的想像... 原來,"認識"就是一種建購,"感覺"也是一種建構,"想像"更是一種建構... 原來我始終是以身體的"空間概念"去組裝知識及認識世界... 原來,文學中的起承轉合是一種空間現象的趣味,好像介係詞的作用... 原來彈吉他的"過門和弦"就像連接詞,串連起前後情緒... 原來我在建築系學到的是一套拆解、重組與建構的方法...

...

作為人類文明最大的實體工程,建築當然是一門關於"建構房子"的學問,但房子並非只是硬體空殼的雕塑,還必須裝進"人"的使用行為,包括身體移動及情感需求,因此所有建築系的課程都在處理與人有關的"Better life":大到都市設計、敷地計畫、結構或環境控制,小至物理設備、家具擺設,甚至連施工順序都是學問... 這個學習經驗是具體的,目的是發現問題,然後再透過設計解決問題。記得從前做室內設計的時候,我還得幫業主挑選植栽,我必須想像:喜歡這套家具的人會喜歡哪一張畫掛在牆上...

原來,"設計"永遠做不完,原來"世界"不是現成的,存在也不是現成的,我們總是在建構中創造自己的存在,那些日常生活中被我所享用的、那些"理所當然"出現的東西都不再理所當然,而是前人(某人)設計的成果... 我帶著批判眼光,開始認真思考身邊的事物,開始意識自己是一個獨立個體,開始感覺"獨立思考"。讚嘆之餘,我並不甘心只當個末端消費者(user)。我大量好奇,試著從各種"創造"的角度走向前端,想知道"事情為什麼會這樣?","事情為什麼不能那樣?",或"事情還能怎樣?"... 這讓我決定離開建築這個行業,試著去做其他的事...

...

...

如果把空間比喻成"認識的容器",建築就像身體的藝術:一種人"意識到身體存在"的延伸,帶著呼吸與節奏... 其實,撇開內容不談,蓋房子跟編曲很像,跟畫畫或寫劇本也很像;蓋房子跟唱片企畫很像,跟做一齣戲或寫論文也很像;蓋房子跟研究學問更像... 原來對一個凡事要求"感覺"的人來說,"創意"到處都是... 

有人說這叫"跨領域",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只知道如果有一種東西叫"藝術",它在我身上的經驗是統合的,從來不需要先"分"領域之後再來"跨"領域,因為藝術不是會了才做的事,而是做了才會... 因為創意並不是問"why?",而是問"why not?"。創意不是"what"的事,而是"what if..."  

...

就業所需,最近許多人重提"技職"的重要,但我總覺得這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錯覺,一種分類之下的自圓其說而已,因為真正重要的並不是被稱為"職業工具"的技術(skill),而是從"身體經驗"長出來的的技藝(craftmanship)。這兩者有極大的差別。

...

幸好我從小功課不好,幸好我也沒因此學壞。幸好當時沒有太多讓我滑動手指、純粹當一個 user 的科技玩具,幸好我因此養成親手操作的習慣。幸好家裡並不富有,我必須珍惜每一種得來不易的材料。幸好我總是一個人,必須學會自己解決問題、自己改裝玩具... 幸好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家中來了一個功課比我還爛的親戚,他帶著一把吉他讓我大開眼界... 幸好 1982 年的暑假我覺得無聊,莫名其妙跑去轉建築系。幸好我很愛玩,幸好我很好奇,幸好我身上有很多 craftmanship...

總之,幸好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開始畫畫,感受一下身體和線條的節奏。距離上次有這種感覺已是二十多年前,在天寒地凍的芝加哥,每週兩次的人體素描課,一大早穿著雪衣手套,抱一綑便宜的草圖紙,拎著午餐和工具包,匆匆趕到學校畫室,一待就是一整天...

...

相較於熱鬧的音樂或劇場,繪畫是一份寧靜的孤獨... 

"凝視"把自己和世界分開,卻在筆觸中重新結合,身體和畫紙之間彷彿有某種拉扯,一種順逆之間的對抗韻律。圖畫紙有如 ture 與 real 的戰場,線條好像殘存的戰利品,總是在臨界中形成...

...

"繪畫是一種方向性的運動",記得老師曾經這麼說:看的方向、手軸的方向、線條的方向、筆觸與力道的方向等,而且為了對抗"唯美"習慣,他還要我們換手拿筆,甚至由下而上操作... 回想起來,繪畫雖然與時間無關,但繪畫課的時間卻過得特別快,從20秒、1分種、5分種、20分鐘到一小時一張素描,一整天下來有一種很充實的感覺。

繪畫是一門"看"的藝術,只有精準拿捏"看"才能精準拿捏"畫",但畫出來的東西並非"被看物"的再現,而是透過畫面所創造出的新的認識,因為(記得老師還說):你並不是在畫"那個"模特兒,而是透過觀看,經營你的版面。這讓繪畫(這個整體事件)成為一種最容易也最困難的藝術形式,也是千百年來視覺藝術家苦心經營的眉角所在。

...

...

拜科技之賜,現在想學藝術實在太方便了。感謝 YouTube 的好心人士提供人體模特兒影片,而且還有不同時間。雖然畫室的現場氛圍無法取代,雖然螢幕已預先將視覺平面化,但在書桌前畫畫倒是一種新體會,至少方便許多...

By the way, 畫室的人體模特兒是專業且辛苦的,任何一個姿態都是力量。要向她們致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NO-aDZOyU  (real ti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Xj4geDDuak  (應該是照片)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的狗狗走了,臉書上 po 了一張照片,名字後面多了一串數字... 牠們曾經碰面,一黑一白,黑的來自台中,白的來自屏東;黑的年紀稍長,四年前離開。今天,我說著說著,竟哽咽...

...

小時候我曾這樣區別:世界有兩種人,一種是有養狗的,一種是沒養狗的。"養狗"成為一個區別的議題。這兩種人好像沒什麼交集,也許可以互相理解或體會,但,就是不同。

從決定在路邊把牠抱起的那一刻,我知道如果沒有意外,會有這一天。雖然"這一天"可能以各種形式降臨,但終究難逃一個字:"老"... 不知道是誰依賴誰,兩個生命開始連結,對我而言是一個生命中途的陪伴,但對牠來說卻是一輩子的承諾。

...

當名字後面多了一串數字... 也許我們都在等這個數字。

感謝這些毛小孩... 也許,牠們兩個再度碰面,奔跑著...

 

mumi  

P1300004      

...

一首好聽的歌 

http://wuhwaihsuan2011.pixnet.net/blog/post/87621635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儘管家具賣場琳瑯滿目,我還是喜歡自己做點東西,這種"親手"的感覺無可取代,哪怕只是做一張醜醜的小桌子...

...

搬了許多次家,除了吉他與書,跟著我最久的應該是一個工具箱,裡面有槌子、鋸子、鉗子、起子、各種尺寸的釘子、板手、幾塊木板、幾段水管... 當然這並非一次採購的結果,而是不同時期製作所留下的戰利品,有時會驚訝發現:我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相較於"現成品",我更喜歡"半成品"或素材。我總覺得現成品是"死"的,但死的並非現成品本身(這個物件),而是一種關係... 現成品"這個概念"是一種死亡關係。一樣東西被當成"現成品"的同時,它就只剩等著"用完"或"耗盡"後被丟棄的命運,我喜歡把"現成品"當成"半成品"的材料加以處理,享受一種"再建構"的樂趣。

...

也許是大學建築系的影響,也許跟劇團經驗有關,除非是特殊專業的技術,"親手製作"通常會是我的第一選擇。家裡有個工具箱讓我放心許多,可以應付很多情況,雖然裡面的東西越來越少,雖然居住空間越來越不允許,雖然體力越來越差...

...

設計是一回事,設計後的施工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把設計與施工一起考量,那就是要設計一套簡單順暢的施工步驟,甚至連釘釘子的順序都要注意。這是"初學者"最常忽略的細節,因為組裝過程中會有些死角很難施力,這或許也是從前做建築模型的心得... 發現"替代品"是我最大的滿足,總會在工具箱找到一些"從來沒想過還可以這樣用"的東西。

五金行或材料店是我最喜歡逛的地方,不是去採購,而是去認識,充滿"可能"想像,創意十足。我也喜歡在不同的工地觀察各類師傅工作,欣賞他們的工具和熟練的施工步驟。我曾自己接電、裝燈、修水管、油漆、做家具和道具... 十多年前我帶著一堆自製家當來到高雄,經過幾次搬家後陸續丟棄,現在只剩下這個工具箱,隱約記得,手邊這把鐵鎚是在東海買的...

...

...

Well,與其說懷念從前劇團的日子,不如說懷念那段"客廳即工廠"的年輕歲月:我隨身攜帶鋼捲尺和美工刀,後車廂總是有一捆鐵絲和鋸子,手上傷疤累累,永遠有扒不完的南寶樹指碎片,家中材料堆積如山,睡在自製架高的"床"上,掛著自製的吊燈,半夜還可以隨時爬起來作實驗,辛苦卻充滿活力。

當然,長期手工的代價就是身體不適。年過半百視茫茫髮蒼蒼,最近手臂開始酸痛,肩膀很緊,我試著與疼痛共存,但好像... 也許又到了該做點什麼的時候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去了一趟馬祖,分別踏上南竿、東莒和北竿,匆忙的行程恍如隔世... 懷念不足以形容內心的震撼與感動,超現實的場景比現實更真實,我吹著海風走在廢棄的碉堡和無人的聚落之間,彷彿為自己找到一個可以安心無家可歸的地方...

...

...

R0014959.JPG       

如果人群的疏離是一種刻意迴避,馬祖的疏離則是一種擁抱:擁抱空氣、擁抱溫度、擁抱觸目所及的光線變化,擁抱從石頭縫裡長出的一花一草,甚至擁抱自己的腳步聲... 歷史就在眼前,海風吹出前人的開墾智慧  潮汐帶來先民的樂觀知足,廢墟旁長出嫩芽,活生生告訴你過去和未來。

台灣是亞洲版塊的離島,馬祖是台灣的離島,東莒則是馬祖的離島,套句苦苓的話,東莒是"離離離島"。這個遠在天邊的小島只有兩家餐館,一家雜貨店,重要的是,這裡沒有 7-11... 我問她:"為什麼要來這裡打工換宿?" 她笑著回答:"你去逛一逛就知道了"。

...

...

R0014813.JPG      

這裡曾是軍事重地,"軍令如山"的大大標語寫在港口的壁崖上,長滿青苔,人去樓空的聚落與碉堡各自訴說著各自的歷史。歷史無關對錯,也不論是非,只是一種權力判斷的選擇,一種追隨與被追隨的拉扯,一種先來後到的"發生"... 遺跡證明了一切,遺跡旁的小花也證明了一切。民宿的小男孩驕傲說著他爺爺的故事,他爺爺也驕傲說著他爺爺的故事。每一個人的爺爺都值得驕傲,他們的故事總是以"從前"開始:"從前有一群海盜..."。

我意識到自己是一個闖入者,小心站在原地,小心觸摸每一塊岩石,小心留下每一個足跡。小男孩繼續介紹這棟房子的歷史,以及那些令人讚嘆的建材和施工技術,我好奇聽著問著,希望他們的故事可以一直驕傲地說下去。

...

...

R0015039.JPG  

清晨六點,我赤足走在他們走過的路上,地面微濕,冷風撲面,霧氣中帶著鹹味,我小聲呼吸著,深怕打擾這片大地的寧靜。遠方烏雲密布雷聲大作,燈塔隱身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山頂上,羊群站在高處,冷眼旁觀我們這群人類。

站在海邊吹風,眼前一片白茫茫,不知是雲深不知處,還是霧深不知處,或我深不知處,突然想起廟口牆上的對聯:善惡近在方寸之間,聖靈遠在天邊之外。頓時眼眶泛濕,仰天長嘆。

...

...

R0015097.JPG    

我不願加上濾鏡或影像處理效果,因為它看上去就是這樣。有人越走越遠,走進遠方的海市蜃樓(據說是博弈的預定地),有人越騎越近,繞過身後的北竿機場。兩側風沙巨浪陪伴人間,嘲笑這一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別傻了,今天飛機停駛...

民宿老闆是在地家族的一員,她尷尬地說:"贊成博弈的大多是年長者,因為他們窮怕了,希望能讓後代子孫過好日子",我懂... 她尷尬的表情吐露另一種尷尬:既希望馬祖開發,又希望馬祖不要開發。我也懂。

...

...

R0015274.JPG           

清晨天氣晴朗,海面風平浪靜,班機正常。我關上木窗,到海邊撿了一顆小石頭,放進口袋。

再見馬祖,一個讓可以讓我放心離家出走,又安心無家可歸的地方... 

 

http://wuhwaihsuan2011.pixnet.net/album/set/17661333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焦躁中睡去,在焦躁中醒來,這是星期一的早晨...

...

星期一的早晨,沐浴梳洗,我隨手抓一本書,提著背包出門。

星期一的早晨,路上人車穿梭,有的要去上班,有的要去上學。

星期一的早晨,我坐在路邊喝美式咖啡,吃波蘿麵包,閱讀著。

星期一的早晨,風和日麗溫度適中,清潔人員正在工作,我對他微笑。

...

星期一的早晨,和學生一起"猜火車",討論年代、敘事、影像、和意義。

星期一的早晨,我走進一家小吃店,點一碗古早味乾麵和虱目魚皮湯。

星期一的早晨,我慢慢嚼著口中的食物,仔細品嚐每一口滋味。

星期一的早晨,我發現韭菜、麵條、碎肉、豆芽菜,魚皮、薑絲和芹菜。

...

星期一的早晨,我付了85 塊錢,老闆親切說"謝謝",我也說"謝謝"。

星期一的早晨,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涼風拂面。對街的大樓正在灌漿。

...

星期一的早晨,高雄的天空特別美麗,我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遠方的山。

星期一的早晨,我,流下眼淚,因為我重新認識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

星期一的早晨,我發現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就謝天吧。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常聽到這句話,"夏蟲不可語冬雪"(莊子秋水篇),意思是:不需要跟夏蟲解釋冬雪是什麼,因為牠們活不到那個時候,再怎麼說都無法體會,不必因此徒增煩惱。有一點惡毒的言下之意是:不需要跟井底之蛙描述大海,因為牠們無法想像...

好像有理,但似乎又缺了什麼。有理之處在於由上而下的二元規範,一種把存在當成"現成物"的宿命極限(這是事實),所以說了也白說,甚至不需要去體會。但相對的,不足之處卻是由下而上的本體企圖,一種仰頭認命的接受,"好啦,既然生命有限,不必自尋煩惱,反正我也沒必要知道(這也是事實)"... 總之,這是一句令人難過的話。

... 

夏蟲需要知道冬雪嗎?... Why?... And why not?

...

我經常思考一個問題:我們真的需要歷史嗎?我們需要歷史的"什麼"?如何讓學生產生史觀?如何讓這群後現代小屁孩體會"現代主義"是什麼?書架上那些汗牛充棟的後現代論述對一個出生在後現代的學生來說有何意義?... 說白了,如何在"這個" 7-11 或滿街人手一機的"現成"時代中,講述"那個"柑仔店或貼郵票的手寫年代?如何在這個數位的非線性年代,向學生解釋線性的類比美感?... 我提醒自己這不是懷舊,不需傷感,但,如果學習歷史的意義在於"意識到時代的改變",歷史該如何教?

...

我說:"我小時候聽黑膠唱片,黑膠唱片的音質很特別,有一種現場演奏的細膩和空間感,這是 CD 所沒有的..."  (why not)

她說:"老師,我沒有聽過黑膠唱片,我一出生就是 CD 年代,我無從比較起,而且,我覺得 CD 的音質已經很棒了..."  (why)

...

她說得沒錯,"無從比較"。她是聽 CD 長大的小孩,所有的聽覺(對照)經驗源自 CD,也許會因此批評後來才出現的 mp3 音質太扁(如果她夠挑剔的話),但的確無法回溯卡帶或唱片... 

人無法親身體會過去,也無法親身體會未來,如同夏蟲永遠無法親身體會冬雪,因為生命是有極限的,應該在"認識極限"的意識範疇內盡情發揮,而世上也沒有什麼非知道不可的東西... 夏蟲的確沒必要知道冬雪,但,就這樣嗎?

...

"老師",她說。"我應該想盡辦法弄到黑膠唱片,去聽聽你所感受到的東西,去體會你所感受到的時代差異嗎?"  

"不必勉強",我說。"黑膠的確已經過去,與其用歷史見證現在,不如用現在創造未來。" 

...

... 

好矛盾,也許這種矛盾正是我的"存在範疇"。

...

其實,面對生命,每個人都是夏蟲,或從某個觀點而言,人,永遠是井底之蛙... 但是我想,就算我是一頭牛,我也會希望聽聽有人對我彈琴,讓我試著體會困惑的感覺,搞不好我會聽出別的東西...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同學po了這段回顧影片... 那是去年的事了,卻歷歷在目。

感謝這個美麗的回憶,感謝這群可愛的夥伴...

 

  

 光陰的故事 + 恰似你的溫柔 = 愛的代價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