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朋友問我:"你畫這麼多人,是不是因為你很愛他們,怕忘記他們的樣子?"... 我笑了,從沒這樣想過,但,"也許是喔"... 

春天來了,聽聽順子:寫一首歌 (1998)

...

開學第三個禮拜,漸漸回到某種節奏。不同於以往的是,熟悉的節奏隱藏了許多碎拍與分岔,漸漸形成另一種節奏... 三拍與四拍的曲子每十二拍相遇一次,焦慮與平靜共存,打散又重組,重組又打散,有的重新來過,有的另起爐灶,有的各自紛飛,好像這個變奏的季節...

...

"我始終覺得慶幸,這輩子能與藝術這件事打交道...",上課與同學分享藝術經驗。

"...它不是為了作品而作品,無可取代也不能交換,只是一種沒有目的的純粹勞動... 絕對孤單又極度活躍的狀態,陪我度過生命中最快樂的日子,也陪我度過生命中最難過的日子..."

... 

寫一首歌,畫一張畫,歌中帶著顏色,畫中帶著旋律... 

"老師,你上課的樣子好像在傳教喔,藝術教,哈哈"... 是嗎?... "也許是喔"...

...

"教書如果不像傳教,該像什麼?"... 詐騙嗎?... "或許也是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