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五

曾經有一段日子,黃昏令我焦慮...

下午五點到七點,晝夜交界處。時間迎面而來,打在沒有雨刷的擋風玻璃上,擋住視線。"我"戰勝了"我們",孤單而赤裸... 該做什麼而沒做什麼。無法填補的空缺。鬼魅降臨的不安。

為了克服這個焦慮,我每天傍晚都會刻意坐在窗前,盯著路上行人與下班車潮,盯著遠方的平交道與紅綠燈,或更遠的柴山... 我專注呼吸,看著光線分分秒秒變化,聽著黃昏的垃圾車由遠而近,再由近而遠。經常,就這樣,從夕陽西下坐到華燈初上,從萬家燈火坐到夜闌人靜...

...

我想是遠方吧,目光所及的遠方,竭盡所能的遠方,一個人的遠方... 比遠方更遠的遠方... 

...

我是下午五點五十五分出生的,焦慮的正中心,好像颱風眼,某種刻意多出來的空缺...

也許,遠方的空缺只能在遠方才能填補。

 

 

今晚又坐在窗前,路上行人依舊,下班車潮依舊,平交道與紅綠燈依舊,柴山依舊...

夕陽西下依舊。華燈初上依舊。萬家燈火依舊。夜闌人靜... 依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