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菜回家,手裡大包小包,新來的管理員笑容可掬:"哇,吳先生會做菜"...

...

他熱心幫我開門,雖然我不知道這句話是疑問句還是直述句,但還是回答:"是呀,我平常..."

"對對對,在家煮比較安心",他急忙補充一句:"衛生嘛"... 我有點手酸,換了一個姿勢。

"平時都是太太煮飯嗎?" ...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他會問這句。

...

...

"哦,那個什麼,我,沒結婚"... 不知道為什麼,說完這句話,我竟有一種"對不起他"的感覺。

"為什麼不結婚呢?" 他好心乘勝追擊... 我的手越來越酸,又換了個姿勢。可惡的電梯還不來。

...

我的遲疑變成他的遲疑,他若有所思,努力試著理解這件事,終於被他想到:"自由主義者"。

我又愣了一下,還來不及回神,他又補充一句:"對對對,你們這種叫做自由主義者,哈哈"。

我不知道他在高興什麼,但還是感謝他的費心。

突然有一種歸屬感,原來我不孤單,而是被稱為"你們這種"... 雖然我從未這樣想過。

...

走進電梯,我的思緒並沒有終止... 如果這個名字可以讓人安心,那就叫"自由主義者"吧。

只是,不知道是讓別人安心,還是讓自己安心。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