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開始畫畫,已經很久沒來海邊了... 

半年前的今天,此時此刻,我從小港機場飛奔離開,獨自來到這裡,坐在這個位子...

碼頭邊的大吊車正忙碌裝載,逆光的船身安靜停在航道中央,遠處釣魚的老伯正在熟睡,直到,夕陽西下華燈初上,直到華燈初上萬家燈火,直到雷達上的小黃點消失在思念的邊緣...

...

...

"對不起,我不喜歡被若有似無的即時訊息追著跑...",這是一種自覺。

孤獨是一種沉默。不是不想說,也不是沒話說,恰恰相反,正因為有太多東西要說,而選擇不說... 原來,真正讓人孤獨的並非無言或失語,而是選擇不說的這個"選擇":一種心的沉默...

深深吸一口氣,再長長吐一口氣,孤獨藏在冷靜的視線背後... "世界"在短暫的呼吸之間已經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恩怨情仇已不重要,是非因果也無所謂,最終做出的選擇,選擇沉默。

... 

...

孤獨把思念交給視覺,讓眼睛說話:

"攝影是一種選擇的觀看,一種減法"... 影像美學第一堂課的第一句話,大概沒人在聽。

"很奇怪,世界被框起來,比較好看,如同紙張的邊緣界定了畫面的構圖"... 當意識到邊界,人就自由了。也許凝視本身就是一種孤獨,而透過鏡頭的凝視則是一種選擇的沉默。 

 

DSC_0024   

 

半年後的今天再次來到這裡,大吊車依舊忙碌。春天的海風吹得舒服。

稀釋的年代,總覺得,孤獨是喧囂對抗失落最好的方法... 

一種幸福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