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禮拜的課程結束,最後的報告是:"上台說一件你最感動的事"。果不其然,大夥哭成一團... 星期六早晨陽光明媚,洗衣拖地,之餘,滿腦子還在想:"藝術概論上成這樣,大概還可以..."

...

不論是為了鞏固正統學術地位,或是為了彰顯特定理論價值,或是為了配合垂直式的課程結構,還是只為了嚇嚇外行人,"概論"通常被認為是某特定學科的基礎入門。

這看起來很重要卻又不知該如何重要的兩學分,尷尬地排擠了其他更厲害的課程,卻必須替這門學科撐起所有整體介紹/區別敵我/引君入甕/劃定地盤... 的任務。這是知識進入教育變成學術的傳統步驟,然而,當藝術以"概論"的形式排入課程,36小時的"藝術概論"到底是啥碗糕?

一門最簡單的課,卻是一件最不簡單的事,讓我不得不說:"好吧,既然如此,我說了算..."

...

不論那是什麼,感動都是一種美的經驗,它不是莫名其妙大哭一場,而是某種領悟,一種反思(Reflection):有人感動親情,有人感動初戀,有人感動小生命誕生,有人感動親人過世;有人感動新世代的熱情,有人感動摯愛的樂器,有人感動台灣人情味,有人感動聽障者的無聲世界... 各式各樣的感動,彷彿"它"就在身邊,隨時等著被再次檢驗。

藝術是個動詞,它不是"什麼"的問題,而是"怎麼"。每一段感動都是一個畫面、一種聲音,帶著眼神與表情的語氣... 其實你不是在"說"感動,而是"感動地活著",一種 Reflection-in-action...

"如果你以為15分鐘很短,它其實很長;如果你以為15分鐘很長,它其實很短"... 果不其然,後者居多。感動會傳染,欲罷不能。感謝大家。

...

...

"一部電影還沒拍就已經有了結果"。李屏賓說。

"最好的光線,最好的顏色,它都在那裡,只怕你沒看到..."

靠!好狠的一句話:"只-怕-你-沒-看-到"。 

...

藝術源自於感動,"藝術概論"以感動的方式結束,彷彿回到最初的實踐。

聽著看著,許多時候我也鼻酸,甚至老淚縱橫,但我的感動並不是你說的內容,而是"你"... 因為藝術的第一課並不是追求外在真理(true),而是讓你體會創造的感動(real)...

放心,我說了算。希望你懂。

...

倒是花花託藝術概論之福,這禮拜吃了不少好東西。

 

S__252327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