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毛閱讀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何怪罪一個沒有自覺的人?"少根筋"又該如何譴責?"狀況外"到底錯在哪裡?白目不行嗎?... 德國思想家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提出"平庸的邪惡",引來衛道人士撻伐,卻如針尖般刺向人心。大家都閉嘴了,內疚自己的驕傲,又無奈自己的謙卑,更同情自己的無助...

...

已經好幾年了,這句話藏在心中翻攪著,每每想到就會讓人不舒服,某種卡夫卡式的失語狀態... 不知怎麼了,我不願推崇人類的高尚,也不願貶抑人類的平庸,但又總是受困其中...

一直想寫點什麼,作為面對生活冷眼旁觀的寄託,或偷偷自我期許的借鏡,今天終於決定下筆,只希望自己沒有做錯太多... 總之,這句話說得太準了,準到讓人落淚...

...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學期上課的重點是表演藝術與影像藝術,這學期上課的教材是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這學期上課的議題是透過這本書,開發不同形式的"創作文本",這學期上課的期待是... 算了,再說啦...

...

對我而言,"好書"的定義並不是給我很多知識或很多答案,而是給我很多靈感... 這些靈感有時與內容無關,讀的時候不必太專心,可順著唸或反著唸,甚至就算誤讀也有一種趣味... 

如同享受一件藝術品,好書的"文字狀態"令人蠢蠢欲動,我,還原作者的腦袋,串聯作者的筆觸,好像一個共謀的偷窺者,等著看看接下來會落下哪個字...

...

...

"除了對父母或親人之外,曾對某人說過'我愛你'的,請舉手..."  有人大方舉手,有人扭捏舉手,有人幫別人舉手,有人對著某人傻笑,有人陷入沉思,有人舉了半個肩膀,有人舉了一根指頭...

"在愛情中,對某人說'我愛你',是什麼意思?"  我繼續問...

羅蘭巴特認為"我愛你"這三個字並沒有什麼意思,既不是表白也不是誓約,只是一種呼喚。

我認為"我愛你"並不是(主詞+動詞+受詞)三個字,而是一個字,而且這個字的重點在發音。

...

這本書太破碎了,反倒給人一種平靜的感覺,關於"愛情"的碎碎唸...

這裡有 80 篇愛情的小彆扭、小欣喜、小沮喪,400 段愛情的小脾氣、小困惑、小伎倆...

"如果可以...",我說。

"希望你們可以從中選擇幾個有感覺的議題,發展成3-5分鐘的影像,或十句對白的表演..." 

...

當然,最好是能拍出這樣的東西...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公尺該如何定義?從18世紀用地球實體空間的測量概念,到19世紀以氪原子波長的測量概念,再到1983年國際度量衡的最新定義:一公尺等於光在真空中行走1 / 299,792,458秒的距離... 重點不是一公尺到底有多長,而是我們的"距離觀"決定了我們的"世界觀"... 這是一本有趣的書...

...

雖然很久以前就知道這個道理,但從未如此深刻體會,也從未這樣解讀,如今看來除了震撼更是佩服,三十年前的時代預言一一應驗:"消失的美學",作者保羅•維希留(Paul Virilio)。

這本書的中文標題容易引起誤解,"消失"並不是逝去(感傷)的意思,而僅僅是 disappearance... 原書是法文,英譯為 The Aesthetics of Disappearance

...

...

多年來,讀書最大的樂趣不在獲得新知,而是透過閱讀,整理那些在經驗中似曾相識的疑惑:關於這個時代的生活樣貌,以及種種習以為常卻不知不覺的現象,或所謂"新世代"的價值觀...

這種閱讀讓人會心一笑,彷彿找到一個視角,重新理解馬路上那群時時刻刻的低頭族(他們深怕錯過任何即時訊息),以及在那個小小螢幕內所發生的趣味:留言、分享、轉載、讚、直播、線上遊戲或寶可夢... 也理解到螢幕之外的東西:宅文化、科幻電影、建築設計、都市設計、二次元世代、互動式媒體、監控攝影、權力政治,甚至還包括前陣子的"洪荒之女"與"唐鳳現象"...

...

廣告詞:"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這句話讓人性放心不少,也讓科技安心發展了數十年,然而這句話卻越來越模糊,因為科技改變的並不是生活"內容"的便利性,而是生活本身,甚至讓人懷疑"人性"的存在... 不帶任何道德批判,甚至有點幽默,這本書在說的是"速度與消失":

如果距離意味一種"遠近"的知覺,對距離的認識就是對遠近的認識,這種認識近三十年改變了世界的樣貌:從空間決定距離(台北到高雄好遠),到時間決定距離(火車四個小時還好),到速度決定距離(高鐵兩個小時更好),然而當速度以光速的網路(電波)前進時,意味著"零距離"(不如視訊吧)... "世界"由地理幾何所形成的"拓樸空間",變成由電波所形成的"即時"的"電傳托邦"。

...

當社群成為一種空間,"即時"就意味著"同在"...

與"誰"同在並不是重點,一種想像而已,只希望有人可以即時按個讚... 時間性的同在暗示了空間性的同在,於是,透過光速電波,現代科技提供一個"時間性同在"的虛擬平台,讓人可以隨時隨地即時收發訊息,彷彿"親臨現場",進而不知不覺,以為,在身體的空間上,我們"同在一起"...

至於現代生活為什麼會讓人如此需要"同在"的感覺,這曾是我的疑惑,但當看到七十多歲的老媽在她的Line社群裡生龍活虎般呼朋引伴,每天忙著留言回覆或上傳分享... 我就不再問了。

...

於是,"即時"成為生活重點,凡事要求"同步"且越快越好,大家人手一機,隨時關注(我們?)正在發生的事... 於是,立體幾何的世界(觀)消失了,平面螢幕的世界(觀)誕生,大家相信螢幕上看到的東西勝過真實的東西,而我們透過螢幕看到自己也在螢幕裡... 於是,透視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像素(pixel);層次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透明,然而這個透明並非 transparence,而是透過數碼轉譯的 trans-apparence (電視上的跑馬燈或分割畫面讓你可以"同時知道"很多新聞)...

於是,掌握即時工具成為王道,上傳的意義大過拍照,已讀不回考驗人的耐心,缺乏資訊令人恐慌... 於是,Tape 輸給了CD,CD 又輸給mp3,post 輸給了email,而 email 又輸給了Line 或messenger,電視取代電影,Youtube又取代電視,google打敗微軟,SNG行遍天下...

於是,大家急著加入社群(或會員),以便透過"即時",成為"我們"... 於是,分享成為一種生產,轉載成為一種再生產... 於是,Uber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車公司,自己卻沒有半台車;Airbnb是全世界最大的旅館,自己卻沒有半個房間;Alibaba是全世界最大的商店,自己卻沒有半件商品...

...

...   

似乎終於搞懂某種邏輯,關於這個"即時"的忙碌時代,因為等待不僅消失了,更是一種神話...

原來,當公尺的定義取決於光速時,空間就輸給了時間,而在講求時間就是金錢的口號中,時間又輸給了速度,而當速度到達極限時,距離則輸給了不知不覺的"同步即時",如同書裡所說:"要怪,就要怪地球實在太小"...

原來,偏僻的地方並不遠,公車到不了的地方也不能算偏僻,在消失的美學中,只有網路不通的地方才叫"遠方"...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上課抄筆記是一種"手工複製",用手機把老師寫在黑板的字"拍"來算不算"機械複製"?... 這個問題我已經想了很久,倒不是又要批判什麼,只是在想,如果(如班雅明所說)機械複製讓藝術品的"靈光"消失,在對著黑板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知識"又消失了什麼? 

...

"做學問"是件有趣的事,有趣之處不在"知道"那些已經存在(書上)的東西,而在創造,否則我們從小到大所有的"讀書"都是一種附著式(attach)的考古,企圖貼近"答案",如同把自己當成一支箭,等著被(教育)射向遠方那個由他人所畫出的靶...

學習是一種(自我)創造,而真正的"創造"是需要用力的。"創造"的樂趣在於無中生有,儘管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也得自己想出一個道理才能領悟,才能超越,才能如脫隊般(detach)孤單向前... 沙特說得好:人不是一棵花椰菜,人只有在想要成為什麼的時候,才真正"取得"存在。

...

...

"別傻了",在那一瞬間我豁然開朗... "知識是不會消失的,它們的存在是為了被忽略、被懷疑、被誤解、被批判與被超越,頂多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著、流傳著"...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是誰發明的賤招,作奸犯科的人被抓到後,都喜歡在電視上表演"深深一鞠躬",而且據說腰彎得越低或時間越久(或鞠躬的人越多)就表示越有"誠意"。鞠躬者與觀眾好像也達成某種默契,大家見怪不怪,照買、照吃、照看、照投... 我想,也許觀眾並不在乎他們到底幹了什麼壞事,只是喜歡看到權貴人士的彎腰糗態,一種長期壓抑下的補償吧,這樣就很爽了,而鞠躬者也不在乎自己在道歉什麼,因為只要有人滿意,自己也覺得很爽。

一堆人在鏡頭前排排站,對著空氣,鞠躬給別人看,乍看之下以為是公祭,只是不知道死去的是什麼。

... 

如果連"貼錯標籤"都可以是鞠躬道歉的理由,也許應該罰他的小學老師沒教好他認字,如同殺人犯的懺悔是"對不起,我買錯刀"... 

牆上掛了一堆獎牌,企圖讓人相信品質保證,內行人都知道這些獎牌大多從何而來,反正有人買就有人有賣,有人賣就有人買,原來外行人的錢這麼好騙... 牆上也掛了一堆證照(產學案或論文篇數之類的東西),也企圖讓人相信品質保證,內行人都知道這些數字大多從何而來,反正有人買就有人賣,有人賣就有人買,原來外行人的錢這麼好騙...

...

...

麵包店重新開張後生意依舊興隆,少數人因為麵包"不香了"而拒絕購買,但大多數揚言退費的顧客在拿到錢之後又買了更多麵包,反正"不退白不退"... 我想,也許事件的重點從來就不是"人工香精"或"越南米"或"假獎牌",而是爽不爽,這種"爽"與欺騙的內容無關,而是一種層層取代的價值交換,因為總是有人要買,所以總是有人要賣。

液態世界其實很簡單,並沒有誰騙誰的問題,只要接受了交換條件,世界就公平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聽到有人說"下定決心"這四個字了,比較常聽到的是:"讓自己盡量保持開放,不要輕易承諾,不要隨便發誓說什麼天長地久,不要被自己的想法困住,對任何人或任何事都要保持彈性,外面的世界很大,誰知道以後不會遇到更好的"... 昨晚電視意外播出"刺激1995",一部好看的老電影,摩根費里曼用堅毅的旁白述說一個監獄中的"希望(hope)"故事...  

這是兩種不同的生命觀,一個是創造的,一個是碰撞的;一個是無中生有,一個是見機行事;一個是濃稠的死纏爛打,一個是輕飄飄的待價而沽... 也許發生在不同年紀吧,大家都有理...

... 

相較於固態世界的"頑固",液態世界的"流動"(拜現代科技之賜)自成一個價值體系,展現在由"我"所延伸出的種種社會關係中,讓"人-我"有了新的規範,也讓"物-我"有了新的定義...

於是,在"各取所需"的名義下,大家忙著用最少的代價"換取"最簡單與最直接的"關係"(或想像中的關係)... 於是,辛苦排隊獲得的簽名球,是為了立刻轉手高價賣出... 於是,藝術要(快速)變成文創商品才有價值... 於是,在眾多自嘆孤單的脆弱心靈中,網路上的"朋友製造機"得以趁機搶攻你的"關係市場",讓你以為只要朋友很多就可以"取代"孤單。

...

"按一下滑鼠就可以多交一個朋友",我想這招是有效的,否則不會有超過十億大軍的臉書王國,而且為了溝通"方便",還提供多種簡化的表情符號,許多留言還僅限 140 個字... 朋友關係建立在 140 個字以內的確是一種挑戰,不僅需要精準濃縮的書寫功力,還要擔心對方的朋友太多被洗版,只好快速留言,簡單向世人宣告:我在這裡、我做了什麼、我吃了什麼,因為這樣就可以換來一個"讚",讓你感受人間處處有溫暖。

前幾天看到一段話(好像是歌德說的):承諾之前,總有猶疑,但保留反悔的機會,將永遠一事無成... "決定"才能創造"發生"... 我想,液態世界並非沒有決定,只是這個決定是流動的,被裝在一艘流動的船上,漂浮在一片流動的水中... 

...

書上寫的好,當傳統 face-to-face 的關係被 screen-to-screen 所取代時,笛卡兒的名言"我思故我在"就要改了,改成"我被看到故我在",因為"被看到"的重要性遠大於"被看到什麼"的重要性,這種驚鴻一撇的關係勝過長相廝守..

仔細想想,突然覺得液態世界中的"我",好像"他"。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暑假超有"感覺":碰到的事很有感覺、買到的東西很有感覺、看到的畫面很有感覺、讀到的書很有感覺,寫過的文章很有感覺,就連做的夢都很有感覺。這些"感覺"是流動的,來自某種半夢半醒的"液態世界",這個世界所承載不是感覺的內容,而是感覺本身... 多麼希望它有價值,又多麼希望它沒價值...

"來自液態世界的 44 封信"是本有趣的書,作者是波蘭社會學家齊格蒙‧鮑曼(Zygmunt Bauman),他以快八十歲的年輕筆觸,幽默描寫科技商品下的現代生活。"現代生活"並不是一個新鮮話題,但看在他老頭子眼裡,"液態(Liquid)"倒是個迷人的說法... 夜深人靜略帶涼意,驚訝發現暑假已近尾聲...

...

捷運上常常出現這個畫面:年輕人慌張走進車廂,腳還沒站穩,一手抓欄杆,另一手非常急忙拿出手機上網,看看這幾分鐘之內他的"朋友"又做了什麼,或又說了什麼。手指滑動的速度讓我相信他的朋友其實沒做什麼,也沒說什麼...

記得有一次上課問同學"現在最大的困擾是什麼",同學紛紛放下手上的"臉書",抬頭開始思索,我高興之餘卻得到一個意外的答案:孤單,而這個答案竟獲得大多數同學認同... 我無法想像這兩個字是出自一個擁有兩三支手機,以及擁有一千多個"朋友"的學生口中,但我相信他的回答是認真的。

...

根據(書上)記載,有一位女孩在一個月之內發了 3000 則留言和簡訊,換算下來平均一天 100 封,大約每十分鐘發一則留言,用作者的說法:"... 她很難擁有超過十分鐘的獨處時間"。我喜歡這個說法勝過怪罪現代科技,畢竟科技是無辜的,只是發明科技的人"醜化"了孤單,他們讓你相信孤單是一種罪,於是用最快速的方法幫你"交朋友",同時也誇大了"讓你從此不再孤單"的功效... 據說 Line 上面最常見的留言是"你在做什麼?"... 

我不知道現代人是因為"害怕孤單"才(透過科技)擁有一千個"朋友",還是有了一千個朋友之後才覺得孤單,我只知道當孤單被"取代"的時候,只能從另一種孤單中尋求補償,而當"另一種孤單"也被取代時,只好再尋求下一個... 因為問題不是孤單本身,而是"取代",但這是現代科技所不會告訴你的。

...

液態世界(用作者的說法)是一種"流動"的價值態度,昨天所關心的事到了今天不一定在乎,今天所珍惜的東西到了明天不一定還想要。用我的說法,這是一種"取代",或是"想像中的交換"...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