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結束前的周末,天氣晴朗,我選擇一個繼續工作的節奏,匆忙地悠閒著,或悠閒地匆忙著。陽光在地板上形成一個平行四邊形。窗外垃圾車經過。平交道鈴聲響起。Youtube 傳來這首歌... 突然覺得,"繼續"的意義並不在工作內容,而是繼續維持"繼續"本身...

今晚回顧動力火車:忠孝東路走九遍 (2001)

...

從他者的觀點看來,休息是一種中斷(break)的現象,但就自己來說,休息的本體意義就在銜接:一種自己知道想逃都逃不掉的持續存在。如同自己也知道"錢"是必須在被花掉的時候才有價值... 雖然開學百般不願,但不得不承認,是這種"銜接"支撐了休息的意義...

眼前飄過跑馬燈,此時此刻的光線與溫度,此情此景的記憶與思念... 也好,開學前的周末一如放假前的周末,放假前的周末也一如開學後的周末,繼續洗衣拖地,繼續買菜煮飯,繼續準備上課教材,繼續胡思亂想寫部落格,繼續彈吉他,繼續畫畫...   

...

"繼續"是一種時間在場的自覺,正常呼吸,無須懷舊不必感傷,因為中斷也是繼續的一部分。

卡謬說得好,生命中至深的傷痛是無法治癒的,不必假裝康復,重要的是帶著痛苦繼續活下去...

...

不知為什麼,這首歌總給我一種"繼續"的感覺... 因為"繼續",原來的歸原來,往後的歸往後...

"不管哪一條路,不管哪一個城市,薛西弗斯會一直走下去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