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開始畫畫,畫架上總會有一張半成品,作為昨天與今天的連結,或剛才到現在的證據... 

畫架放在書桌旁,視線隨時被牽動:起床看一眼,拖地看一眼;開機看一眼,關機看一眼;聽音樂看一眼,彈吉他看一眼;出門看一眼,回家看一眼,就連吃飯也會端個碗過來看一眼... 

...

半成品與畫誰無關,有時是他,有時是她,有時是他或她... 

有些半成品的周期很短,一天之內就變為"成品",之後會放在鋼琴上晾著,此時,畫架上很快就會出現另一張半成品... 有些半成品的周期較長,它們會在畫架上待幾天,塗塗抹抹,修修改改,然而不變的是,當再被放到鋼琴上晾乾時,畫架上又會出現下一張半成品...

...

半成品與當時所聽的音樂有關,大多是構圖草搞,有的是色塊,有的只是一些怪怪的線條... 

眼睛盯著昨晚的半成品,今天的腦袋重新開機... "哇,我怎麼畫成這個樣子?"

...

...

嚴格說來,"半成品"只能從本體的角度被賦予意義,畢竟一張畫可以永遠畫不完,之所以停筆不是因為完成了,而是想留住現況而不畫了... 如此看來,半成品只對我有意義,好像驅動程式,與其說是那個客觀的"畫了一半"的東西,不如說是那種"會讓我想繼續畫"的東西...

...

畫畫的日子,"半成品"是一種存在狀態,卻漸漸成為生活主軸:看著,畫著,寫著,想著...

"不知怎麼了,似乎,這輩子總喜歡與半成品打交道"... 我停止打字,點燃菸斗,又看了一眼:

"某種動力吧",我用力吐一口菸... "也許,這輩子就是一個半成品。"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忙也要寫兩句,再累也要畫兩筆... 似乎,最好的休息就是認真做著喜歡的事,甚至覺得,壓縮過的時間更有效率,忙裡偷閒的閒更加珍貴...

...

寒假已過大半,以"週"為單位的時程即將進入尾聲:密集上課,密集過年,密集拍片,密集準備下學期的課程... 這四件事依序排列,卻在腦中同時進行,甚至互相加持,中間還穿插居家打掃,修水管,買菸草,配眼鏡,畫畫,彈吉他,健身房,寫部落格,拜訪朋友,偶爾還看看電影... 

總覺得忙的時候,時間是立體的...

也許我隱約相信,忙到底就不忙了,或者,忙是為了擠出一點時間去做別的事,而當忙著另一件事的時候,又會再擠出一點時間去做別的事。一種"分心"的樂趣... 但奇怪的是,通常,這幾件事,會在不知不覺中,同時完成。

... 

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一種節奏,也是一種能量...

似乎是某種強迫症,越是忙碌的時候,越會給自己找更多事... 這,是一種休息...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意外的是,最近又聽到這首歌... 但,如果不意外,這首歌大概會再聽上好幾個月... 

王菲:執迷不悔 (1993)

...

劇本討論會,家裡鬧烘烘... 某些說不出口的神秘原因,導演指名要用這首歌當主題曲... 

"好啊",我立刻從櫃子裡拿出CD,把他們嚇一跳:"靠,原來老師真有這張專輯..."

...

他們七嘴八舌,故事圍繞這張專輯,激烈爭辯著劇情/分鏡/攝影/場景/燈光/服裝/收音... 我站在旁邊,默默拍拍上面的灰塵,喃喃自語:"這張CD是我前妻留下來的,二十年前的事了"... 他們瞬間安靜,集體轉頭,向我投以不知是尊敬或惋惜或安慰或羨慕的眼神... 

我忘了當時在想什麼,也許什麼都沒想,只是突然覺得,有一個"前妻"好像是件驕傲的事。

...

"拜託,執迷不悔不是執迷不悟,好嗎,這兩個意思差很多耶..."  編劇說話了。

大家笑成一團,繼續執迷不悔... 或繼續執迷不悟... 

...

我想,當時我應該想了很多,只是現在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自把自己拿下來,有什麼感覺?"... 那天撤展前,我問她。

"感覺像是... 我要把我在你心裡的一部份帶走"... 她有點不捨的樣子。

 

...

... 

展覽結束,感謝大家捧場,不少人來"把自己帶回家",現場鬧烘烘,簽名,照相,敘舊,聊天... 我混在人群中,享受一種熟悉的陌生,既像主人又像客人,既是"我",也是"你我他們"...

至今仍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我怎麼會幹這種事:莫名其妙開始畫畫,莫名其妙畫了一百張,莫名其妙辦一個展覽,又莫名其妙讓他們把自己帶回家... 總覺得,這件事,很"存在"...  

活生生的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活生生,關於情感,關於行動,關於思念,關於緣分...

 

R0024612.JPG  

 

"放心,妳在我心裡的那一部分,是帶不走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說"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但直到驀然回首才發現,其實,人世間所有的久別重逢都是擦身而過,"一期一會"... 那天在展場與觀眾聊天,意外聽到這句話...

他是內行的觀眾,站在100張畫前面,看了很久很久,轉身對我說:"相機發明之前,人們用繪畫記錄人像,相機發明之後,許多人不敢照相,因為害怕靈魂被吸進去,你現在反過來做,把照片畫成肖像,好像又把靈魂吐出來。"... 我喜歡這個說法。

...

展覽近尾聲,最後一天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讓牆上的"本尊"親自將畫取下,"把自己帶回家"...

 

未命名-3.jpg  

...

一直不願太強調這次展覽的"意義",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畫展,但還是很高興有人"識破"...

此事多說無益,只在回眸一笑,畢竟"存在"不是用來解釋存在的,而"遭遇"也無法說明遭遇... 

...

我不知道人與人之間的相識是為了"結"一段塵緣,還是"了結"一段塵緣,也許兩個都有,一期一會,誠懇是也... 希望那天你能來,把自己帶回家,感謝我們的存在,擦身而過...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3 Sun 2019 12:53
  • 畫板

展覽已過三周,第一次把自己的作品放在外面這麼久,有一種遺棄的感覺,總是惦記著誰有沒有掉下來... 周末偶爾去看看,但其實也沒事,與其說"顧店",不如說陪伴...

 

DSCF3593.JPG  

 

從書店一樓走下樓梯,沙發背後的黑色牆上有一塊斑剝的木板,不太有人注意。這是我的畫板。

畫板不是拿來欣賞的,倒像某種支撐,放在一個重要的位置,安靜支撐起這個場面,與這些人...

...

除了幾張較大的畫是直接在畫架上完成,這次展覽的所有"人"都來自這塊在特力屋撿到的剩材... 斑剝的邊線說明了當時作品的大小與位置,重疊的顏色則記錄作品的先後順序...

"這塊板子陪了我一年,應該給它一個位子吧"... 我想。

...

畫板正對著主牆,牆上的一百張臉也正對著畫板,白色小紅帽坐在中間,沉思...

總覺得,當很多"有感覺"的東西放在一起時,不知是誰陪伴誰...

 

R0024591.JPG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展期已過一半,感謝大家捧場,熱鬧的新年活動也結束,準備迎接期末,但,其實我還不太習慣。今天畫了今年第一張... 似乎,回到日常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做著重複的事...

2019 第一首歌,茄子蛋:浪子回頭 (2017)

...

如果"節日"是一種日常生活的例外,跨年前後總是給人一種身心分離的荒謬,好像"存在"的空檔,懸在空中...

耳邊響起今年的祝賀,腦中飄過去年的畫面... 當口中的"明年"一個個變成"今年",又眼睜睜一個個變成"去年",當牆上那些人一個個都老了一歲... 當過去成為歷史,當未來還沒發生...

...

總是這樣,想盡辦法逃離日常生活,之後,又想盡辦法回到日常生活...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時間一天一天一天的走,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總是這樣,感慨時光飛逝的時光,依舊在感慨中,飛逝...

...

吳朋奉的演出令人感動... 這首歌今天聽了三十多遍,淚水混著顏料,別有一番風味...

原來回頭不是回頭,而是繼續走,那條不知通往何方的小路...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年就要過去,這個數字即將成為歷史,原本安靜的十二月異常熱鬧,甚至有點吵... 有人問我畫了一百張畫的感覺,我清洗調色盤,拿出新的畫布,不假思索回答:"丟"...

今年最後一首歌:Let It Be (cover)

...

時間在年紀上是最公平的,這個數字只會加不會減... 事實是,不管你喜不喜歡,下禮拜的今天,牆上那些"你我他們",都老了一歲...

似乎,"沉默"是最好的話語... 儘管熱鬧的聖誕節剛過,儘管迎新送舊的交接儀式也剛過,儘管那一百張臉正在三餘書店凝視著另一群"你我他們",儘管看與被看在各自心中留下不同的解讀... 

儘管心裡想說的話很多,事實是,面對時間,此生最大的努力,就是安安靜靜做個優雅的輸家...

...

"丟"... 是那些說不出口的,凝視後的祝福。感謝我們的存在,擦身而過... 

這首歌要輕輕唱,才好聽... 感謝這位小朋友。

 

 

這是我最常唱的一首歌,總是在感觸最多的時候想起,熱鬧之後...

原唱 Paul McCartney (Beatles)

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
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Let it be,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
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For though they may be parted there is
Still a chance that they will s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And when the night is cloudy,
There is still a light that shines on me,
Shine on until tomorrow, let it be.
I wake up to the sound of music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待久了會想哭"... 一個畢業的學生從台中回來看展覽,現場傳來這句話... 我剛到家,有點欣慰。這是我聽過最棒的回饋,速回:"哭吧,妳真內行,我要為這句話寫一篇部落格..."

順便聽聽這次展覽的主題曲,蔡琴:恰似你的溫柔 (1981)

...

畫歸畫,展歸展,其實,這個"畫展",適合一個人看,尤其是被畫的人... 因為你認識他們...

 

 

總是某種緣分讓我們相識,某種緣分讓你也認識旁邊的人,某種緣分我在臉書上發現一張你的照片,如同發現一張他的照片,又是某種緣分,我決定畫下你們... 於是,畫著,畫著...

這些緣分被另一個緣份放在一起,以"展覽"之名,黏在同一面牆上,彼此靠近又擁擠。此時,"存在"加進了時間,荒謬而立體... 於是,"認識"變成交情,"交情"變成記憶,"記憶"變成歲月...

到後來... 其實,懷念的是自己,包括畫畫的人... 

...

想哭就對了,這是一種美... 繼續畫吧,繼續感謝此生的緣分...

願大家都好好活著,因為大家都"恰似你的溫柔"...

 

DSC_0492.JPG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佈展完成,再度放上這個小人,作為第101位... 突然覺得,有一種"再見沙特"第2集的味道...

 

DSC00847.JPG  

 

已經四年了,此人坐在三餘書店的書架最上層,俯視著一群讀書人,身上沾滿灰塵... 

據說此人名氣不小,不但上了雜誌,還被三餘書店做成吉祥物標章... 但直到前幾天佈置展場,我才知道此人被他們稱為"小毛老師"...

"小毛老師咧?"

"小毛老師被小毛老師搬到地下室去了,他的畫展佈置要用..."

...

"他"是我親手做的一個道具,來自我在2014年做的一齣關於存在主義的戲:再見沙特。此戲改編沙特的劇本 No Exit... 當然,我將原著的存在悲劇改成一齣荒謬喜劇,加了一個逗點 No, Exit...

"他"整場就坐在舞台邊緣,面向觀眾,頂著微弱小燈,既是觀眾的一部分,也是演員的一部分... 

演出結束後,我親自將"他"送給三餘書店,作為某種紀念、致敬、祝福或期待... 吧。

http://wuhwaihsuan2011.pixnet.net/blog/category/3223057

 

1399649_815506385154286_1201362269528326584_o.jpg  

 

想到"存在主義"這檔事,總有說不完的故事,那些包含我在內的芸芸眾生,那些你我他們... 

不知不覺,彷彿又回到四年前...

其實,大家都是說書人,大家也是自己書中唯一的主角,你想只當配角都不行...

...

聽起來,似乎,下一個劇本已在醞釀:一個"很想當配角的主角"的故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15 Sat 2018 23:55
  • 場佈

畫了一整年,忙了一個下午,原來只有一分鐘...

時間過得真快...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微涼的天氣適合做設計,展覽在即,把以前寫過的東西重新整理,取名"小毛的繪畫獨白":

 

文案1.jpg 文案2.jpg 文案3.jpg 文案4.jpg 文案5.jpg 文案6.jpg 文案7.jpg 文案8.jpg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畫了一百張,有點高興,也有點茫然... 

高興的是好像開始了什麼,茫然的卻是不知道到底開始了什麼,有時甚至覺得連入門都不算。

也許是這種茫然令人高興...

 

poster.jpg  

 

時間是最好的救贖,等著被召喚... 去年此時我開始畫油畫,土法煉鋼,狼狽摸索,自得其樂。 

我把自己混進顏料,周旋在不同筆觸之間,卻漸漸發現,與其為了畫,不如說是為了看。

原來,畫畫是凝視的藝術,只有凝視才看得到... 一種孤獨的專注與平靜...

...

...

很奇怪,我生性疏離,不太喜歡人,卻對人的樣子很有興趣,尤其是人的表情。

於是,在沒有模特兒的情況下,我開始選擇畫臉書上的朋友。

一張張照片,從表情到手勢,從朋友到陌生人... 從認識到不認識的"你我他們"... 

...

畫面喚起某人的回憶,構圖是他們存在的姿態...

筆觸是聲音,顏色是當天的溫度,檔案名稱則是想念的日期...

就這樣,視線帶著安靜的距離,來來回回,塗塗抹抹...

...

總覺得,肖像是一個禁錮的精靈,只有在凝視的時候,才被釋放出來。

原來,藝術家總是透過別人的眼睛,看到自己的世界。 

 

其實一張畫可以永遠畫不完,停筆不是完成了什麼,而是想留住什麼...

 

這是我第一次畫油畫,也是第一次辦畫展,一切還在摸索,請多指教。

 

 

小毛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選舉結束,身邊的朋友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為此希望無窮,有人為此憤世嫉俗,還有人憂鬱/譏諷/謾罵... 想說的是,如果生命如此輕易受影響,你若不是太自大,就是太小看自己了...

The Beatles: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1964) 

...

我從來不是勵志的人,最討厭掩耳盜鈴的"正向思考"。我也不會假裝樂觀,傻傻以為天下太平。我甚至不知樂觀為何物... 我嘴巴很賤,不會說好聽或安慰的話,更厭惡自怨自艾的討拍及謾罵,因為"輸在哪"或"該怎麼做",其實自己都知道。我相信個體勝過群體,認為一切事在人為...

我選擇性投票,在我的認知理解內,盡量小心處理我的權力與權利,但我拒絕讓自己被二元議題綁架,尤其是條件不清的二元議題... 我不太信任"選舉"這種簡化的代議制度,如同我也不期待一個"被給予"的完美世界,總覺得,等待救世主是一種存在的失職...

我相信生命是自己的責任,這個信念如同潔癖,與誰當選無關,也與任何法案無關... 太平盛世也有乞丐,兵慌馬亂更出英雄。對我而言,世界不是 "What it is",而是 "How it will be",如同好學校也有爛學生,壞學校也有很厲害的人,看你怎麼做而已...

...

但如果你真的受影響了,請容我小小鼓勵:也許正因為"世界不夠美好",才會讓你有事可做。

...

選完第一個上班日,沒課,在鹽埕的小咖啡館聽到這首歌,蠻好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過二十分鐘,所有競選活動都要停止了... 熱鬧也好,平靜也罷,無關輸贏,總是一份感動...

剩下的夜晚,聽聽張懸:南國的孩子 (2009)

...

畫畫的時候,筆刷與畫布摩擦的聲音,很好聽...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編曲:Algae


風揚起了你的黑髮  你不經心地甩過鬢頰
笑可以天然地飄灑  心是一底草野
唯一的家鄉  是我從不能朝仰的遠方

*夜晚你含泥土的氣息  純然原始的粗曠
冷地熱著的眼神消長  你握有誓言般的夢想
即不能停止流浪  流浪

回聲中  有人呼喊  有人悼念
有人不言不語地明白

你是南國來的孩子  有著不能縛的性子
身上披覆了預言而渾然不知
奔跑著忘我的快樂悲傷  都放肆
陽光也不願阻止

你是南國來的孩子  人要愛人要恨的樣子
血裡流竄著遠在古老的故事
手心刻劃上帝的仁慈
與未知相似  與未知相似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傍晚時分,一輛競選車與一輛垃圾車同時停在路邊,候選人在車上聲嘶力竭,倒垃圾的民眾在路上悠閒散步,有的熱情招手,有的遠遠張望... 車聲人聲,伴隨"少女的祈禱",既衝突又和諧...

有人問我怎麼好久沒寫部落格,我說我好久沒有想說話的感覺,直到這一幕...

...

選舉讓原本平靜的十一月不太平靜,甚至有點吵。

壁壘分明的陣營呼朋引伴壯聲壯膽,有的宣揚理念,有的訴諸溫情,比場子,比人數,比聲量,比記憶。有人為了要而要,有人為了不要而不要,當然也有人為了要而不要,或為了不要而要... 大家都有理...

儘管對立叫囂,但遠遠看來,選舉的衝突是一種和諧,可愛之極,尤其是在倒垃圾的時候... 

...

等垃圾車是最公平的事,不管顏色陣營,大家安安靜靜站在一起,望著遠方,人手一包...

"少女的祈禱"來了,偉大的日常生活符號,好像家裡的壁虎,也好像洗碗槽上方那盞小燈...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深人靜的時候,經常想起這句話,好像是蔡康永說的:"越活時間越少,要學會刪,刪掉不值得做的事,刪掉不必在乎的人"...

孫燕姿:開始懂了 (2000)

...

記憶裝著曾經擁有的東西,也裝著不曾擁有或已經失去的東西,揉成一團,連個線頭都沒有... 

記憶編織成一張濾網,篩選出世界的輕重緩急,那些曾用生命捍衛的信念與在乎的... 潔癖吧...

...

記憶的潔癖在時間缺席中總是特別珍貴,如同那些自以為不會變的東西。但,不知怎麼著,就這麼變了... 或許它原本就不是這個樣子...

當意識到心中的"永遠"充其量只是"下半輩子",至今只剩下"此後"或"餘生"可言時,也許非得等到發現時間越來越少,才覺得沈重。

事情是這樣的,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首歌已經忽然十八歲了...

...

放心,我很好。

放心,"刪"不是無情的捨棄,而是溫柔的告別,選擇輕輕放下,帶著牽掛與祝福... 

...

好狠的一句話,相信真正聽懂的人,時間已經不多了...

但不論懂不懂,這句話只能說給自己聽。

 

 

作詞:姚若龍   作曲:李偲菘   編曲:Kenn C

我竟然沒有調頭  最殘忍那一刻
靜靜看你走  一點都不像我
原來人會變得溫柔  是透徹的懂了
愛情是流動的  不由人的  何必激動著要理由


*相信你只是怕傷害我  不是騙我  很愛過誰會捨得
把我的夢搖醒了 宣佈幸福不會來了
用心酸微笑去原諒了 也翻越了  有昨天還是好的
但明天是自己的  開始懂了 快樂是選擇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朋友辭去十多年超級專業的工作,拿了一點遣散費,高高興興淪為失業中年大叔... 問他為何如此決定,平靜的語氣難掩興奮:"不知道耶,只覺得時候到了..."

送他一首歌,李宗盛第一張專輯的第一首歌:開場白 (1986)

...

李宗盛對"中年"曾有類似的描述:中年是人生最後一個"可能改變"的機會,而且自己知道...

這句話的折磨之處不在改變或不改變,因為,其實改不改都可以,重點是"要不要改?"。

...

"中年"必須加上引號,意思是自己的中年,如同人生倒數第二個大站,在此決定要不要轉車:

"一路走來至今,經歷一些事,見過一些世面,累積一點基礎,儘管跌跌撞撞但也都過了"... "人生其實還可以,不必自討苦吃,大可這樣一路走到終點"... 好啦,自己都知道... 

然而自己更知道的是,"如果"人生要轉換跑道,這大概是最後一次機會,否則將越來越難。

...

...

"... 其實我離開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四十多年來,某種自以為被束縛的理所當然..." 

"... 專心做音樂吧,手中有好幾個case要忙到明年,還要去枋寮教戲劇...",他越說越高興。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宣傳車經過的時候,家裡的壁虎適時叫了兩聲... 突然間,全世界都安靜了...

...

簡短又微弱的"啄啄啄",來自廚房那個方向,蓋過我的筆刷聲,蓋過Youtube裡的Philip Glass,蓋過樓下壽司店排隊的人潮,也蓋過對街那個以兩隻老虎為競選歌曲的候選人... 

"世界"瞬間凝固,忽然變得很小,小到裝不下國家大事或世代紛爭,裝不下那位聲嘶力竭的救世主與信徒,無需憂國憂民,也無需感嘆時不我予,只剩呼吸... "世界"也忽然變得很近,近到看不見藝術真理或遙遠的冰島極光,不需期待什麼,甚至沒有明天,只有筆尖的顏料,以及此時此刻螢幕左邊那片泛著測光的白牆,還有牆上那張小小自畫像。

...

我循著壁虎叫聲的方向,繞過白牆,走到廚房,洗了洗手,倒杯熱水...

水槽上方的小燈是我最喜歡的一盞燈。作為夜晚居家的主要光源,總是某種安心的等待... 

...

一隻壁虎躲在碗櫥後面,露出半截尾巴...

老實說我不知道阿虎是不是還活著,那隻去年冬天突然出現的壁虎... 一直想不透牠為什麼會選擇跑來我家,更懷疑牠是怎麼爬上九樓的,但從那晚開始,夜晚的空氣多了一種陪伴...

回到桌前,看著剛才畫的東西,點了菸斗,我想起小黑...

... 

總覺得,下雨的冬天,家裡有隻壁虎,還有一盞廚房的小燈,世界安靜多了。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3 Tue 2018 00:30
  • 洗筆

自從開始畫畫,晚上睡覺前就多了一件事:洗筆... 這個動作從一開始覺得麻煩,後來變成習慣,到漸漸成為某種儀式,甚至帶著敬意...

...

土法煉鋼的步驟是先用紙巾擦拭,將筆刷上的油彩擠出,然後浸泡在洗衣粉溶液中,來回攪拌,再以肥皂逐一按壓,最後放回洗衣粉溶液,浸泡隔夜,早晨再以清水沖洗一遍,用紙巾擦乾...

少則三五支,多則十幾支,工程浩大... 曾經有幾次忘了洗,隔天油彩乾了變硬,筆尖結塊,不僅難用,也更難洗,整天畫下來總是帶著歉意。

...

對於自己喜歡做的事,"工具"成為某種迷戀...

從唸建築系開始,美術社及五金行就是非常重要的靈感來源,尤其是看到可以改裝的半成品或零件... 對工具的想像總是大於它原有的功能,而材料也不只是"材料"。這種想像到了劇團時期更明顯,必須想方設法用最便宜的東西做最多的事。

...

"保養工具"有一種對話的感覺:跟自己說話,跟工具說話,也跟"這件事"說話... 悄悄話。

...

"洗筆"意味著今天的工作已結束,如同吉他彈過之後會拿絨布擦拭,菸斗抽完後會用通條清潔...

洗筆成為一種儀式... 我想是某種感謝吧...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