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毛音樂廚房 (37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出門散步,公園裡非常熱鬧,音樂不斷,大媽大嬸大叔大伯相約運動,跳舞,做操,練功... 我站在路邊觀望,不確定是否真的聽到這首歌,還是腦海裡飄過的幻覺,只覺得,也許"老"的第一個徵狀,就是認為自己還年輕...   

今晚想到張清芳:我還年輕 (1986)

...

現代科技發達,壽命普遍延長,有人慶幸自己越活越老,有人卻打算越活越小,不知道延長出來的日子算年輕的還是年老的。也許科技只是延長了不知不覺的中間的歲月... 時間當然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時間感":一個意識到時間的念頭而已,而且還只能對自己說。因為,不論幾歲,不論任何情況,忽然之間,靈機一動,認為自己"還年輕"的時候,基本上就已經老了...

沙特說:"只要擁有一個希望,所有人的年紀都是相同的。" 說得真美... 

...

延長出來的日子在晚上的公園裡顯得特別珍貴,他們一群一群高高興興跟著節奏,或唱或搖或擺或動,在空氣不太好的季節裡,努力展現某種延長的力量...

世代永遠重疊,但也永遠無法相傳,不必免強,其實也沒什麼好相傳的。他們各有各的青春,各有各的衰老,也各有各的不老不小... 他們搖搖擺擺,努力在人群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年輕...

...

晚上的公園多了這群花枝招展的大媽大嬸大叔大伯... 嗯... 充滿想像... 

 

 

作詞:林秋離   作曲:熊美玲   編曲:張弘毅

在生活中邂逅的事情 是誰也說不定
你捕捉我游移的眼神 想挑動我的心
我還年輕 陌生的感情 最好不要太接近
在惡夢中不停的追逐 在沈睡中驚醒
那黑暗中閃動的星光 像窺探的眼睛
我還年輕 心情還不定 難接受你的情
只好告訴你 我早已經給了別人我的心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在三餘,他說這兩位歌手是心中永遠的女神,接著在台上用粵語台語輪唱。我坐在最後一排看著觀眾的後腦杓,突然覺得,如今還能被這樣的歌打動,是幸福的... 向永遠的女神致敬...

今晚深情推薦梅艷芳:似是故人來 / 鳳飛飛:牽成阮的愛

...

"古典"不足以形容時間流逝的美,那是一種進駐的洗禮。

滄桑帶著灰塵藏在記憶中, 直到當年不再,曾經消失,直到驀然回首,今夕何夕...

終於,必須,只好... 見山還是山,看見看不見,在乎不在乎...

...

其實,她們在唱的是"光陰的故事"... 

向兩位永遠的女神致敬...

 

 

 

有時過路 有時做夢 予阮想半天
前世姻緣 夢中做伴 醒來無半項
甚麼時陣 甚麼心思 甚款的思戀
褪色的美夢 浮踮在腦海 總是彼個人

有時甜蜜 有時苦痛 人生一齣戲
台頂搬戲 台腳看戲 替換無了時
彼時快樂 今日悲傷 啥人會懷疑
過時的空虛 紓卒的春天 猶原縞縞纏
茫茫渺渺 思思唸唸 夜夜地等待
到底有啥人 替阮來安排 牽成阮的愛
有人孤單 有人幸福 命運天注定
人生宛然 雲海煙霧 茫茫無路行
有緣做陣 無緣做堆 到底是按怎
抬頭向月娘 照著阮心聲 只有伊知影

茫茫渺渺 思思唸唸 夜夜地等待
到底有啥人 替阮來安排 牽成阮的愛
有人孤單 有人幸福 命運天注定
人生宛然 雲海煙霧 茫茫無路行
有緣做陣 無緣做堆 到底是按怎
抬頭向月娘 照著阮心聲 只有伊知影
抬頭向月娘 照著阮心聲 只有伊知影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家裡來了一隻會叫的壁虎,總會在夜深的某個角落叫上兩聲。起初不太習慣,但似乎漸漸成為夜晚的一部分,某種適時的陪伴... 聽說壁虎叫是為了求偶,這我懂,選一首歌送給牠...

聽聽日本歌手 Angela Aki 翻唱的:We Are All Alone 

...

從書房到玄關,從臥室到衣櫥後方,"啄啄啄"的聲音來自不同方位的不同角落,高高低低,遠遠近近。我坐在電腦前不敢轉頭,眼球跟著聲音打轉,心想,"也許牠還在認識環境"... 聽說台灣的壁虎以濁水溪為界,北邊的壁虎不會叫,南邊的壁虎才會叫,不知是什麼道理。不知牠從哪來,又為什麼要住在我家,重點是牠怎麼進來的,又如何爬上九樓...

我決定叫牠阿虎。

...

這幾天,只聞其聲,不見其虎。我還是決定不去打擾,以免翻箱倒櫃嚇到牠,希望牠"一隻虎"住得愉快,只是想到冬天家裡沒什麼蚊蟲,有點擔心牠的食物... 至於求偶,也許牠得自求多福。

...

冬夜的壁虎是個謎,牠無聲無息垂直移動,好像牆上的行動裝飾。簡潔又具體的叫聲放大了"此時此地"的臨場感... 身體甦醒,回神,瞬間拉回了遠在天邊的專注,空間變得靠近,彷彿某個古老牆角就在眼前,空氣濃縮在一的點上...

畫面中,門口應該還要有盞壁燈,等待夜歸的人,與那鑰匙聲...

 

...

...

這首歌最早來自美國歌手Boz Scaggs,較常聽到的版本是Rita Coolidg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傍晚時分,黃昏市場熱鬧滾滾,賣菜聲與買菜聲此起彼落,平時寡言的老闆今天依舊不多說,只是帶來一套破音響,大老遠就聽到這首... 突然對這位仁兄肅然起敬...

今晚聽聽 Eagles 的招牌曲:Hotel California (1976)

...

小小音箱掛在斑駁的牆上,喇叭線沿著電表旁"特價區"的手寫瓦楞紙板,向下垂地,繞過白蘿蔔和青椒,在馬鈴薯與番茄之間接上另一條線,最後連接角落的mp3... "一樣20,三樣50",老闆不斷重複這句,順便把青江菜排整齊... 大媽手裡捧著高麗菜,眼睛不斷看著外面的青花椰,嘴裡念念有詞... 時髦少婦挑了三支玉米和一棵芋頭結帳,老闆送她一大把蔥,老闆娘不太高興... 

夕陽逆光,暖和而刺眼。剪影中,騎車的,走路的,背小孩的,拿菜籃的,遛狗的,借過的,推車的,試吃的,聊天的,討價還價的,化緣的... 攤位上,生的,熟的,葷的,素的,待宰的,升天的,一斤45的,三顆100的,不甜不要錢的,買三送一的... 

...

大家忙著各自的口味,準備各自的晚餐。吆喝聲蓋過音樂,腳步聲蓋過節奏,現場沒有人在意這首歌,或許他們什麼也沒聽到... 這首四十年前的曠世經典出現在這裡,竟如透明般貼切...

...

"加州旅館"是個利益交換的地方,四方旅人在此歇腳,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我站在一堆人與一堆菜中間,猶如置身無聲的MV,觀望著,推擠著,搖擺著,盤算著... 

為了聽完最後的雙吉他,我多買了兩顆青椒和四個番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段小小的電影配樂,放大為一小時,重複二十多遍,再配上一張高行健的畫... 彷彿某種魔力,我就這樣慢慢聽完...

星期六早晨,聽聽電影"花樣年華"配樂:In the Mood for Love (2000)

...

我把時間交給這一小時,拖地,打掃,洗衣,最後泡杯咖啡坐在桌前... 它好像還給我一輩子...

 

 

又一個秋高氣爽的周末早晨,空氣微涼光線清晰,連窗外的火車都顯得特別大聲... 音樂繼續。當日常生活碰到華爾滋,三拍節奏帶著輕快又沉重的速度向前,重複著日常生活本身的重複...

...

眼前出現許多畫面:張曼玉的旗袍,梁朝偉的油頭,擦身而過的眼神,秘密藏在洞裡...

也許是這片永遠掃不乾淨的地板,或這把早就該換的掃帚。音樂繼續... 洗衣精快沒了,衣架不夠或陽台的拖鞋很髒。昨晚上課的靈感需要整理,關於記憶的樣貌,生活的疙瘩。音樂繼續... 從客廳掃到臥室,從臥室掃到書房,拉康所說"慾望的缺"其實是一種讓位,如同六小時的時差所讓出的距離,永遠無法填補。音樂繼續... 臉書提醒我三年前做了一齣戲叫"再見沙特",三十八年前的高中同學重新連絡上,恍如隔世的隔世。音樂繼續... 這些年下來,她好嗎?她好嗎?他們還在一起嗎?她現在又在哪裡?音樂繼續... 音樂總是在繼續中,繼續...

...

我不知道記憶所裝的究竟是那些曾經擁有的東西,還是那些不曾擁有的東西,但無論想到什麼,似乎都逃不開這張畫...

原來,有些事永遠只能一個人做,有些地方永遠只能一個人去,有些路永遠只能一個人走... 

...

音樂繼續...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格拉底說"未經審視的生命不值得活",說得真好,但事實是經過審視的生活又不好過。真他媽的。兩難之間,也許這就是存在的極限... 面對弱水三千如何只取一瓢?面對條條通羅馬的大路,如何選擇一條僻靜小徑?說來容易卻往往經不起審視...

初秋的第一首歌,想到李宗盛:飛

... 

這首歌最早來自大學時期的雙人合輯"回聲"(1985),主唱是齊豫與潘越雲,和聲非常精采,作家三毛填詞... 三十年前的事歷歷在目,陪伴我度過那段矇懂青澀的年輕歲月...

 

 

 

作詞:三毛  作曲:李宗盛

*我不怕 等待你始終不說的答案
但是 行裝理了 箱子扣了 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這是最後一夜了 面對面坐著沒有終站的火車
明天要飛去 飛去沒有你的地方 啊 沒有你的地方

鑰匙在你緊鎖的心裡 左手的機票右手的護照 是個謎
一個不想去解開 不想去解開的謎

前程也許在遙遠的地方 離別也許不會在機場
只要你說出一個未來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情人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最好的朋友,彼此陪伴成長,但弔詭的是,當一舉一動都被理解,一頻一笑都被看穿時,還能當情人嗎?... 咖啡店傳來陣陣歌聲,我卻想到這個不該問的問題...

今晚聽聽黃小琥:不只是朋友 (1990) 

...

一對認識十年的情侶,他們是對方最知心的朋友,但因為太熟悉了,激情不再,他們口中的愛情已"昇華"為親情,他們眼中的情人已"進階"為親人。於是,在考慮要不要繼續下一個十年之前,他們決定分開一年,給彼此一個假期(break)... 他們在機場互道珍重,給未來留下一份空白...

這是最近聽到的故事... 真實,殘酷,驕傲又勇敢...  

...

那種被稱為"愛情"的東西,也許並沒有想像中的偉大,那種被稱為"人"的動物,也許不如自己所承諾過的堅持,當愛情的"熟悉"與理所當然的"習慣"戰勝一切,最好全部打掉重練... 

"想做你不變的戀人,想做你一世的牽掛"... 好美的詞句,值得一輩子追逐、追逐、再追逐... 

... 

...

我斜眼看著牆角那對熟男熟女,大叔大嬸模樣,默契十足,桌上放著各自的咖啡卻一動也不動,他們從進來開始一句話都不說,一個翻雜誌,一個玩手機...   

"做夫妻吧",腦海裡突然浮現這四個字,又忽然覺得這樣想,罪該萬死...

 

 

作詞:王中言   作曲:伍思凱   

你身邊的女人總是美麗 你追逐的愛情總是遊戲
在你的眼裡 我是你可以對飲言歡的朋友
你從不吝嗇催促我分享你的快樂

你開心的時候總是揮霍 你失意的片刻總是沉默
在你的眼裡 我是你可以依靠傾吐的朋友
你從不忘記提醒我分擔你的寂寞

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朋友 還想有那麼一點點溫柔的嬌縱
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朋友 還想有那麼一點點自私的佔有

想做你不變的戀人 想做你一世的牽掛
想做你不只是朋友 喔....喔....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晚去美術館散步,遠遠又聽見那對年輕的街頭藝人,音樂聲吸引我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原本決定該回家了,最後還是忍不住,在路口的綠燈轉亮之前,折回,請他們借我玩一下...

好久沒唱這首歌了,Beatles:Let It Be 

...

生活中總有某些時刻很想做某些特定蠢事,好像被勾引出的衝動,其實意義不大,只覺得如果當下不即時試試看,會有些遺憾... 記得上次幹這種事是在北京的天橋上,那天遇到兩位非常靦腆從外地來的年輕人,我給他十塊錢借了他的吉他,唱的是羅大佑的光陰的故事...

...

"大家好,我叫小毛,我也是高雄市街頭藝人,路過來插花...",我汗流浹背,繼續說,"感謝這兩位年輕人的表演,給美術館的夜晚帶來一點音樂,希望我的加入不會影響他們的收入..."

其實我內心的OS是:"他媽的你們這些死大人,聽了半天也不知道給錢..."

...

我想這是真的,音樂是最好的橋樑... 路邊有人繼續慢跑,有人繼續遛狗,有人陪著女友坐在樹下,有人停下腳步回頭,身邊小孩繼續玩著滑板車,遠方老人繼續打坐練功,有人搖頭晃腦跟著拍子,有人莫名其妙遠遠看著... 

這首歌真是好,好聽好唱好彈又好用,任何情況都會令人開心... 

於是我們交了朋友,男生叫Y建,女生叫小珊,他們一個是花蓮人,一個是南投人... 

 

 

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 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 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For Though They May Be Parted There Is Still A Chance That They Will S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And When The Night Is Cloudy There Is Still A Light That Shines On Me,
Shine Until Tomorrow, Let It Be

I Wake Up To The Sound Of Music, Mother Mary Comforts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紅顏若是只為一段情,就讓一生只為這段情,一生只愛一個人,一世只懷一種愁"... 炎炎夏天,汗流浹背心浮氣躁,來一點古典涼意... 

最近經常想起這首,李宗盛:最愛  (2005)

...

愛情在不同世代是否會有不同的樣態?哪些愛情面貌會留下?哪些又會隨著時代改變? 

似乎不得不承認,書信時代的愛情不同於手機時代的愛情,報紙時代的愛情也不同於網路時代的愛情;搭火車的愛情不同於搭捷運的愛情,用馬克杯喝咖啡的愛情不同於用紙杯喝咖啡的愛情;等待的愛情不同於即時的愛情,安靜的愛情也不同於眾生喧譁的愛情... 

...

"自古多餘恨的是我,千金換一笑的是我,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我"...

"生來為了認識你之後與你分離"...

...

"現代人寫不出這樣的文字了",網路上不少留言,感慨時不我予,追憶似水年華,但矛盾的是我們都是此時此刻的現代人,當"懷舊"成為現代生活的一部份的時候,"古典"似乎是一個永遠的缺... 是的,它必須如此,如同睡夢中的鄉愁,必須留在永遠的彼岸... 

...

最近看到一則廣告:現代生活不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

如果這件事讓愛情有所不同,也許應該這麼說,慢的愛情不同於快的愛情... 

 

 

作詞  鍾曉陽   作曲 李宗盛

紅顏若是只為一段情,就讓一生只為這段情;
一生只愛一個人,一世只懷一種愁。

纖纖小手讓你握著,把他握成你的袖;
纖纖小手讓你握著,解你的愁你的憂。

啊 ... 啊 ...

自古多餘恨的是我,千金換一笑的是我,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我。

只有那感動的是我,只有那感動的是你,
生來為了認識你之後與你分離。

*以前忘了告訴你,最愛的是你;
現在想起來,最愛的是你。

紅顏難免多情,你竟和我一樣。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種遊戲讓人神迷,但玩得太認真會傷己,玩得不認真又會傷人,更慘的是,輕重之間並不是自己能完全控制的,只好把自己交出...

周末夜,聽聽麵包合唱團 Bread:Everything I Own (1972)

...

"愛不到,走不了,去不成"... 她哭著說...

當意識到生命是有"極限"的時候,人就自由了,畢竟哇哇墜地一切從零開始,沒什麼好輸的...

"極限"是個慾望的缺,一種對遠方邊界的意識,藉以建構出自己與世界的關係。雖然如此,極限必須是一個永遠的空位:必須永遠追不到,也必須永遠填不滿,是這種"無窮趨近"的意識讓存在充滿追逐臨界的樂趣,剩下的就是行動了,因為做什麼都行,一種承擔而已...

...

愛情讓人謙卑,真正的愛情讓人發現自己竟如此堅強,也讓人發現自己竟如此脆弱... 

或許應該反過來說,真正的愛情讓人發現自己如此脆弱,也讓人發現自己竟如此堅強...

 

 

You sheltered me from harm.
Kept me warm, kept me warm
You gave my life to me
Set me free, Set me free
The finest years I ever knew
were all the years I had with you

*I would give anything I own,
Give up my life, my heart, my home.
I would give everything I own,
just to have you back again.

You taught me how to love,
What its of, what its of.
You never said too much,
but still you showed the way,
and I knew from watching you.
Nobody else could ever know
the part of me that can't let go.

Is there someone you know,
you're loving them so,
but taking them all for granted.
You may lose them one day,
someone takes them away,
and they don't hear the words you long to say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朋友參加社區的"西洋老歌唱歌班",期末發表,現場有Live Band伴奏,問我唱哪一首比較好,說是喜歡輕快的曲子,還強調是要唱給60歲的人聽的... 我首先想到 I Only Want To Be With You,她說歌詞太多記不住,我又想到這首...

對我最重要的一首曲子 Mamas and Papas: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1968)

...

這首歌對我有特殊意義,這些"意義們"層層相疊,互相影響,交織成一段珍貴的十年歷史...

那些人的那些事,這些人的這些事,此情此景已成追憶,如詩如夢又如此真實... 

 

海報  

... 

總是這樣,孤單的靈魂渴望愛與被愛,如此簡單卻又困難... 其實我希望她兩首都唱...

"別急,這首只要專心唱一定會轟動全場的,到時候就會有人來追妳了。"

...

"對了,這首有轉調,不容易伴奏,如果決定唱這首,最好先跟樂團說一聲... 加油。"

... "希望到時候追妳的人不會太老"... 這句我沒說出口,只是用想的。

 

 

Stars shining bright above you
Night breezes seem to whisper 'I love you'
Birds singin' in the sycamore tree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Say nighty-night and kiss me
Just 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you'll miss me
While I'm alone and blue as can be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Stars fading but I linger on dear
Still craving your kiss
I'm longing to linger till dawn dear
Just saying this

Sweet dreams till sunbeams find you
Sweet dreams that leave all worries behind you
But in your dreams whatever they be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部得獎紀錄片,主角是一位鮮為人知的美國歌手,只出過兩張唱片。他在美國沒沒無聞,卻在南非成為神秘超級巨星,優美又批判的歌詞不但激勵南非的民主運動,甚至還因太暢銷而被禁... 此人在異鄉轟動了二十五年,但他自己卻一直不知道,直到這部影片... 

今晚推薦這位傳奇人物 Sixto Rodriguez:Lifestyles (1971)

...

片名叫"尋找甜蜜客(Searching For Sugar Man)",顧名思義是一部找人的影片。Sugar Man 是一首歌名,也是一個尋人的代號。導演是瑞典歌迷,他連同幾個英國同好向全世界發出尋人啟事並架設網站,幾經波折終於如願... 

很難想像他與 Bob Dylan同年(代),但曲風及文字犀利更勝一籌,也許這是市場操作的問題。雖然如此,他為人謙和彬彬有禮,關心社會正義,並親身從事最辛苦的勞力工作... "他可以八九個小時完成骯髒的勞力工作,回家之後,換上燕尾服出去吃飯... 某種詩人的格調與氣質"... 

... 

"他始終保持神祕"... 如果這是生意人的操作,那實在太高竿了,因為南非的歌迷一致以為此人已死,並抱以一種英雄式的緬懷,甚至還有人繪聲繪影他如何在舞台上舉槍自盡... 

當然是盜版商出的問題,他沒有拿到半毛錢版稅... 導演持續追蹤,但這不是重點,影片也著墨不多,當事人及家屬好像也並不在意,依舊在美國底特律市貧窮愜意地活著...

...

歌詞中的"生活風格"並不好過,卻很真實,他笑笑批判了包括自己在內的社會... 原曲為單首歌,但不知為何經常會和前一首催眠曲連在一起,形成 Sandervan Lullaby/Lifestyles...

從大調轉成小調,從原本優美的吉他與小提琴合奏到管絃樂加入,氣勢越來越澎湃,這個效果讓 Lifestyles 更尖銳凸顯了小市民的心聲,好像從夢中驚醒,回到現實...  

 

 

The generals hate holidays     將軍最討厭放假了
Others shoot up to chase the sun blues away     其他人則放肆追逐狂歡
Another store front church is open     教堂前又開了另一家店
Sea of neon lights, a boxer his shadow fights     頂著大大的霓虹燈  拳擊手與影子對打
Soldier tired and sailor broken     士兵疲倦了  水手殘破了
Winter's asleep at my window     冬天在我的窗外睡著了
Cold wind waits at my door     冷風守候在門口
She asks me up to her place     她又要我去她家
But I won't be down anymore     但我是不會再上當的啦

Judges with meter maid hearts     恐龍法官帶著婦人之仁的量尺
Order super market justice starts     執行著超市裡的廉價正義     
Frozen children, inner city     冷凍小孩被塞在城市內
Walkers in the paper rain     大雨中的人們          
Waiting for those knights that never came     仰首等待那把永遠不會出現的正義寶劍
The hi-jacked trying so hard to be pretty     被囚困的人仍努力保持微笑

Night rains tap at my window     夜雨輕拍我的窗戶
Winds of my thoughts passing by     思緒如狂風般飄逝
She laughed when I tried to tell her     當我急著告訴她說的時候  她笑了
Hello only ends in goodbye     短暫的相遇很快就說了再見

America gains another pound     美國隊又贏了
Only time will bring some people around     只有在這個時候人們才會聚集
Idols and flags are slowly melting     超級偶像與英雄旗幟正在慢慢融化
Another shower of rice     另一場婚禮結束了
To pair it for some will suffice     成雙成對的事情總是令人滿足     
The mouthful asks for second helpings     然而再多的乞求也於事無補

Moonshine pours through my window     月光灑向我的窗戶
The night puts it's laughter away     今晚沒有笑聲
Clouds that pierce the illusion     雲彩戳破虛幻的夢境
That tomorrow would be as yesterday     因為我的明天將一如昨天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相愛,儘管再卑微,再渺小,再無望,再艱困,都說明了一件事:世上少了兩個孤單的人... 

周末夜聽聽 Air Supply:Two Less Lonely People In The World (1982)

...

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太熱的關係,情侶間原本親密的關係開始脫膠,最近許多人被情所困...

他們一覺醒來發現家裡少了一些東西,分手後各過各的,該還的還,該丟的丟,該刪的刪... 他們回到自己最初的滿足與不滿足,卻發現自己好像少了一塊,驚覺自己竟與對方毫無瓜葛,從此不再介入對方的生命,甚至有可能再也不會見面...

...

他們一致的"症狀"是覺得孤單... 這好像驗證了李宗盛所說的:"會愛上你,只是因為我寂寞"...

...

愛情似乎一點也不偉大,不值得頌揚,但卻是公平的。不論是王子與公主的愛情,或匹夫匹婦的愛情;不論是門當戶對的愛情,還是門當戶不對的愛情,不論是被祝福的愛情,或是被詛咒的愛情,事實是,當兩人真心相愛,僅僅只能說明一件事:世上少了兩個孤單的人... 

而且,這樣就好了。

 

 

I was down, my dreams were wearing thin
When you're lost where do you begin
My heart always seemed to drift from day to day
Looking for the love, that never came my way
Then you smiled and I reached out to you
I could tell you were lovely too
One look then it all began for you and me
The moment that we touched, I knew that there would be

*Two less lonely people in the world
And it's gonna be fine
Out of all the people in the world
I just can't believe you're mine
In my life where everything was wrong
Something finally went right
Now there's two less lonely people in the world, tonight*

Just to think, what I might have missed
Looking back how did I exist
I've dreamed, still I never thought I'd come this far
But miracles come true, I know, 'cause here we are

Tonight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And all the things I never knew
Seem to come to me somehow
Baby, love is here and now there's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術館最近來了一對街頭藝人,男生彈吉他伴奏與和聲,女生主唱,他們的設備簡單卻搭配得宜,靦腆又不失大方,還不時與經過的路人打招呼... 我循著歌聲停下腳步,遠遠站著欣賞...

今晚回顧這首,陶晶瑩:離開我 (1999)

...

晚上到附近操場散步已是作息的一部分,今晚略有不同,美術館那頭傳來陣陣歌聲,清純的嗓音融入這個世界,陪伴周圍人群:跑步的,遛狗的,跳舞的,叫賣的...

遠處垃圾車聲穿梭,近處校園鐘聲響起,十字路口緊急剎車,天上傳來打雷的聲音... 此情此景加上此曲,如此混亂又貼切...

...

"唱得真不錯",我想... "可惜身上沒帶錢",我又想... "他們是一對戀人嗎",我還想... 

好心的路邊咖啡主人送上一杯咖啡,打斷我的思緒,他們千謝萬謝,正在商量該唱哪一首歌回報... 移動中的人們持續穿梭,他們並未停下腳步,小狗與小孩追逐,腳踏車騎在人行道上,有人順時針有人逆時針,我抬頭看天,"好像快下雨了"...

...

"想不到這首歌也快二十年了",我看著這對街頭藝人... 也許我真正在想的是這個... 

 

 

作詞:袁惟仁   作曲:袁惟仁

我把你的電話 從手機裡消除了
我把你的消息 從話題裡減少了
我把你的味道 用香水噴掉了
我把你的照片 用全家福擋住了

你讓我的懂事 變成一種幼稚
你讓我的驕傲 覺得很無知
你讓我的朋友 關心我的生活
你讓我的軟弱 陪伴你的自由

離開我 你會不會好一點
離開你 什麼事都難一點
車來了 坐上你的明天
車走了 我還站在路邊

離開我 你會不會好一點
離開你 什麼事都難一點
風來了 雲就會少一點
你走了 我住在雨裡面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聽音樂了,朋友傳來一首曲子:"歌詞快哭了"... 終於到了這首,曲終人散,小丑進場... 

今晚聽聽 Judy Collins:Send in the Clowns (1975) 

...

多年來,不知道是故意忘記,還是不敢想起,這首從前每聽必哭的曲子,今晚也不例外...

儘管此時彼時人事全非,儘管這裡那裡物換星移,不變的是,舞會結束,最後留下的就是小丑,面對空蕩的舞池,獨自收拾殘局,頂多給自己一杯瑪格麗特萊姆,半片檸檬加三顆冰塊...

窗外的悶熱降溫了,對街的吵雜安靜了,遠處有火車慢慢駛來... 又慢慢離開...

...

好棒的隱喻,小丑進場...

小丑進場讓所有悲劇都以喜劇收場,又讓所有喜劇以悲劇結束,悲喜之間亦真亦假,年華老去如夢似幻,只剩一顆追逐愛與被愛的心... 

就這樣,曲終人散,小丑進場,自己把自己打包起來...

 

 

Isn't it rich?      很有意思吧
Are we a pair?       我們不是一對嗎?
Me here at last on the ground,       我終於站在地上了
You in mid-air..      你卻飄在空中
Where are the clowns?      小丑在哪?

Isn't it bliss?      此生何其有幸
Don't you approve?      你說是吧
One who keeps tearing around,      一個瘋狂撕裂追逐
One who can't move...      一個卻原地不動
Where are the clowns?      小丑在哪?
Send in the clowns.      叫小丑進來吧

Just when I'd stopped opening doors,      當我不再尋尋覓覓
Finally knowing the one that I wanted was yours.      終於了解我最愛的其實是你
Making my entrance again with my usual flair      而就當我打算再度華麗登場
Sure of my lines...      精準亮相的時候
No one is there.      卻一個觀眾也沒有

Don't you love farce?      你不喜歡鬧劇吧
My fault, I fear.      我想  這應該是我的錯
I thought that you'd want what I want...      我以為我們要的是同樣的東西
Sorry, my dear!      抱歉了  親愛的
But where are the clowns      好啦  小丑在哪?
Quick - Send in the clowns      趕快讓小丑進場吧
Don't bother, they're here.      別急  他們都在

Isn't it rich?      好玩嗎?
Isn't it queer?      詭異嗎?
Losing my timing this late in my career.      都這把年紀了還搞砸事情 
But where are the clowns?      小丑在哪?
There ought to be clowns...      應該有小丑吧
Well, maybe next year.      也許  明年會有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師,你每年看著一屆屆畢業生離校,會不會很傷感?" ... 那天,忘了是誰這樣問我,而我也忘了怎麼回答... 

選一首歌送給今年的畢業生 Willie Nelson: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

從小到大的畢業季,唯一不變的是那囂張的蟬鳴與火紅的鳳凰花...

其實,當接受生命中那些來來去去的遭遇時,我所想的倒不是"傷感",而是越來越清楚的某種認識:"它",有如飄浮在空中的關係,若有似無的陪伴,包覆與被包覆,給予與被給予,零零星星,片片斷斷,時而聚焦又時而失焦,偶爾想起又偶爾忘記... 只是,不知道是誰在陪伴誰,或又是誰在想起誰,也不知道是誰在看顧誰...

如果"記憶"是一種腦海中的印象,我開始思考這些年教書的記憶究竟是那些存在的東西,還是那些不存在的東西,因為,人通常要脫離角色,才能進入另一種關係,而這是我所期待的...

... 

...

這首名曲來自美國爵士大師喬治蓋希文(George Gershwin),詞曲唯美溫柔,常聽到的是女聲版本,意外發現幾年前 Willie Nelson 也唱過... 

他真的老了,臉上多了許多皺紋,只是嗓音沒變,破吉他依舊... 原來,有一個人可以 watch over 是幸福的,被一個人 watch over 也是幸福的... 

...

Take care and good luck...

  

 

There's a somebody I'm longing to see     
I hope that she turns out to be
Someone who'll watch over me
I'm a little lamb who's lost in the wood
I know I could always be good
To one who'll watch over me

Although I may not be the man some girls think of as handsome
To her heart I carry the key
Won't you tell her please to put on some speed, follow my lead
Oh, how I need someone who'll watch over m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個沒有頭顱的國度,出現了一個有頭的人,他們必須盲目相愛... 今天在研討會上看到這則動畫,內心糾結感觸良多,特別是在片尾配上這首曲子...

夜深人靜,聽聽這首愛爾蘭民謠:Danny Boy

...

人到底該跟別人一樣才能安心獲得認同,或者,你有沒有勇氣承擔與眾不同的孤單,哪怕你知道這一切都是錯的?... 隨著年齡增加,這個問題的難度遠超過想像,尤其在愛(情)面前...

"如果是你,你會不會選擇自我斷頭?" 發表者問觀眾。許多人搖頭,表現出一副有主見的獨立思考,不假思索展現出"人"的尊嚴,如同許多學生大聲說要"做自己"... 我不知道"做自己"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如何才能"不做自己",倒是見過不少那些宣稱要做自己的人並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在這點上,我猶豫著,而且我必須承認自己的軟弱。 

...

尊嚴很偉大嗎?做自己很偉大嗎?愛情很偉大嗎?自由很偉大嗎?藝術很偉大嗎?... 人到底該害怕自己跟別人一樣,還是該害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在"愛"之中,父母親到底該希望自己的孩子跟別人一樣,還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與眾不同? 老師又該期待教出什麼樣的學生...

這當然不是一個關於愛情的動畫,這也不是一個關於愛情的論文發表,只是,當人的意志碰到生命的極限、當想像中的未來碰到真實的現在、當 true 碰到 real... 想到那句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言:你要廉價的幸福,還是高貴的痛苦?哪怕你知道這一切都是錯的...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The summer's gon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tis you, 'tis you must go and I must bide.

But come you back 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
Or when the valley's hushed and white with snow
'tis I'll be there in sunshine or in shadow
Oh Danny boy, oh Danny boy, I love you so.

And if you come, when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And I am dead, as dead I well may be
You'll come and find the place where I am lying
And kneel and say an 'Ave' there for me.

And I shall hear, tho' soft you tread above me
And all my dreams will warm and sweeter be
If you'll not fail to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I simply sleep in peace until you come to m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怎麼繞,上班的途中總是會經過幾間學校,幾間學校的附近總會有幾間補習班。每年到了這個時候,補習班的門口都會貼出一堆名字,作為某種"績效"的招生廣告:賀XXX考上OOO...

最近一直想起這首歌,羅大佑:未來的主人翁 (1983)

...

已經很久了,我們所認識的夏天被"暑假"所取代,這個悶熱的假期所代表的是一股悶熱的變動:畢業、入學、學測、統測、甄試、審查、報名、登記、插班、重考、招生、補習、先修、加強...

"暑假"作為一個提升教育配備的"產業",養活了很多人...

...

...

XXX是一個年輕人的名字,通常應該是這間補習班的學生,但也曾聽過有些是補習班特地買來掛名的人頭... OOO則是一間學校或一個科系的名字,原本就應該只是一個名字,卻經常被賦予想像中的崇高地位,成為學習交換的目標或恐懼自卑的來源... 

我不確定XXX是否樂於見到自己的名字被貼在牆上,也不確定考上OOO是否值得高興... 我更相信其實沒人真正在乎XXX是否喜歡OOO,但把這兩個名字放在一起倒是蠻有效的,補習班最近生意興隆,門口有人拍照有人打卡,路過的家長紛紛停下腳步,帶著小孩指指點點...

...

當讀書的目的被貼在牆上,知識的意義便無人聞問,不知道究竟是誰綁架了誰,或者,誰利用了誰,又或者,是誰利用誰去綁架了誰... 不知道是誰交換了誰,又或者,誰又取代了誰,但好像大家都很喜歡被綁架、被利用、被交換、被取代...

我眼前出現一群"未來的主人翁",揹著大書包,戴著厚眼鏡,排著不知要去哪的隊,飄來飄去... 

 

  

作詞:羅大佑  作曲:羅大佑  編曲:羅大佑

你走過林立的高樓大廈穿過那些擁擠的人
望著一個現代化的都市泛起一片水銀燈
突然想起了遙遠的過去未曾實現的夢
曾經一度人們告訴你說你是未來的主人翁

在人潮洶湧的十字路口每個人在癡癡的等
每個人的眼睛都望著那象徵命運的紅綠燈
在紅橙黃綠的世界裡你這未來的主人翁
在每一張陌生的臉孔裡尋找兒時的光榮

每一個今天來到世界的嬰孩
張大了眼睛摸索著一個真心的關懷
每一個來到世界的生命在期待
因為我們改變的世界將是她們的未來

別以為我們的孩子們太小他們什麼都不懂
我聽到無言的抗議在他們悄悄的睡夢中
我們不要一個被科學遊戲污染的天空
我們不要被你們發明變成電腦兒童

有一天孩子們會告訴他們後代你們要守規矩
格言像玩具風箏在風裡飄來飄去
當未來的世界充滿了一些陌生的旋律
你或許會想起現在這首古老的歌曲
飄來飄去 就這麼飄來飄去 飄來飄去......

我們不要一個被科學遊戲污染的天空
我們不要一個被現實生活超越的時空
我們不要一個越來越遠模糊的水平線
我們不要一個越來越近沉默的春天
我們不要被你們發明變成電腦兒童
我們不要被你們忘懷變成鑰匙兒童

我們需要陽光青草泥土開闊的藍天
我們不要紅色的污泥塑成紅色的夢魘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的關係,這首歌重複聽了好多遍,載浮載沉,畫面內還有別的畫面,故事外還有別的故事... 

雨天的周末略帶涼意,聽聽這首 Kath Bloom:Come Here (1984)

... 

...

為了讓"故事"持續(賣錢),這部電影在2004年拍了續集 (Before Sunset),在2013年又拍了第三集 (Before Midnight),有點像民歌30或民歌40的味道,但其實,"故事"的美就在於它是個故事,而真正美的故事是不需要繼續的...

鄉村搖滾的"鄉愁"並不是懷念地圖上的家鄉,也不是追問"王子與公主後來怎麼樣了",而是一種接受,接受那段"自己知道"再也回不去的日子,這讓真正的鄉村搖滾愛好者大多具備某種歷練,畢竟人要夠老才有足夠的東西可供懷舊... 

...

"自己知道再也回不去了",這句話的殘酷之處在"自己知道"。這無需多言,也沒什麼好說的,更無從說起,只能眼睜睜看著它越來越遠... 懷舊與孤單畫上等號...

的確,如果"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那麼,人世間所有的感動都是鄉愁...

... 

Kath Bloom 的嗓音讓我想到另一位更早的美國傳奇女歌手 Joan Baez... 

口琴當然是編曲的重點,吐納之間,如泣如訴,含著眼淚,笑傲江湖....

...

...

電影結尾,他們各自離開後,原本應該結束的畫面並沒有結束,最後幾個鏡頭讓人感動,導演帶著觀眾重新回到那些場景,如巡禮般回到那些他們曾經走過的地方,一種"空景"的概念...

"最後這幾個鏡頭很有意思",上課時我特別強調,"這些鏡頭與劇情無關,卻與觀眾有關",導演離開了故事,選擇與觀眾站在一起... 共度某種鄉愁吧! 

 

 

There's wind that blows in from the north.
And it says that loving takes this course.
Come here. Come here.
No I'm not impossible to touch I have never wanted you so much.
Come here. Come here.

Have I never laid down by your side.
Baby, let's forget about this pride.
Come here. Come here.
Well I'm in no hurry. Don't have to run away this time.
I know that you're timid.
But it's gonna be all right this tim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有一則汽車廣告選了這首歌當配樂,頓時陷入某種情境... 什麼都忘了,只記得一個晴空萬里的畫面,一條筆直的公路,一台小車,逆光駛向無盡的夕陽...

好久沒聽音樂了,今晚回顧這首 Elton John:Rocket Man (1972)

...

春天的耳朵必須被一首歌喚醒,這是一種儀式,每年都一樣,只是沒想到今年是這首... 

彷彿回到生命中某個特定場景,在那個沒有GPS或安全氣囊的年代,天大地大的放逐,人生地不熟的冒險,紅色手排車上永遠放著一本地圖,載著某個女人與某隻狗,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 不論去哪裡,我都覺得 it's gonna be a long long time...  

...

鄉村搖滾經常帶有一種"移動"的視野,這種移動意味著鄉愁:一種薛西弗斯的重複... 

鄉村搖滾的節奏是一種移動的宿命,尋尋覓覓冷冷悽悽,面對永遠無法到達的彼岸,只能日復一日重複著... 然而更可惡的是,就連這種重複本身也是重複的一部分...

有人說:"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人世間所有的感動都是鄉愁",因為真正離開的並不是家鄉,而是自己,真正想念的並非土生土長的空間,而是追憶流水年華的時間... 總是有某種回不去的東西,永遠藏在比遠方更遠的遠方... 

...

春天的耳朵被這首歌喚醒,有一點開心,也有一點難過... 有一點難過,也有一點開心...

 

 

She packed my bags last night pre-flight     昨晚起飛前 她幫我整理行李
Zero hour nine a.m.    就在待會九點整起飛
And Im gonna be high as a kite by then     到時候我就會和風箏飛得一樣高了
I miss the earth so much I miss my wife     我想念地球  如同我想念我老婆
Its lonely out in space     外太空很寂寞的     
On such a timeless flight     在無止盡的飛行中

And I think its gonna be a long long time     我想是要飛很久很久吧
Till touch down brings me round again to find     直到降落時他們才會發現
Im not the man they think I am at home     我不是他們想像在家的那副模樣
Oh no no no Im a rocket man     我是個火箭人
Rocket man burning out his fuse up here alone     獨自在太空中點燃引信

Mars aint the kind of place to raise your kids     別想太多  火星絕不適合養小孩
In fact its cold as hell     事實上那兒冷個半死
And theres no one there to raise them if you did     就算你想養也找不到人     
And all this science I dont understand     科學的事我懂個屁
Its just my job five days a week     這只是我的工作  一週五天
A rocket man, a rocket man     我是個火箭人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