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假期開始,我避開喧囂在家畫畫,眼前出現一張沒有背景的臉,似曾相識,卻漸漸模糊...

今年最後一首歌,Roberta Flack:The First Time Ever I Saw Your Face (1969)

... 

終於到了年底,謝天謝地... 這是一種覺悟。

總覺得2017年好像一個超大的虛擬攝影棚,一整年,我從這頭走到那頭,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

去背的角色飄在空中,拿著去背的劇本,帶著去背的表情,走進去背的舞台,唸著去背的台詞。

輸入電腦,建構圖層,修片調色,置換場景,音效配樂, 實境動畫,罐頭掌聲,謝謝收看...  

...

從年底到年底,一整年,期盼,忙碌,張望,漂浮,猶疑...

從冬天到冬天,一整年,植入,套用,轉移,置換,取代...

從起飛到降落,第一天就是最後一天。

從降落到起飛,第一眼就是最後一眼...

...

...

突然覺得"虛擬"其實是一種距離之外的美感... 虛擬的意義不在擬真,而是"讓你看出"假得徹底,畢竟當背景漸漸陌生,當思念漸漸模糊,當牽掛慢慢失去意義,當靠近變得疏遠不知所措,甚至當畫畫成為某種保持距離的對抗的時候,也許"去背"是必要的... 

沉默是孤獨對抗喧囂最好的方法,繼續畫吧,沒有背景的肖像仍是我的最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