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候到了,終於開始畫畫。這應該是今後最重要的一件事...

...

把自己混進一堆膠狀物,周旋在不同大小的刷子之間,努力把物件上的光線變成畫面上的顏色,透過觀察、理解、懷疑、比較、皺眉... 還有筆觸摩擦,以及不時聽到的自言自語。

想想好笑,搞了一輩子藝術,玩過不少花樣,好像從未如此認真看待此事。或許我還沒準備好,或許我隱約知道"它"太靠近了,近到讓人害怕,或許我隱約還知道,我不用刻意去找它,因為,此生,總有一天,"它"會來找我... 或許就是現在。

...

窗外吹著冬夜寒風,窗內飄著油彩溶劑,不時夾雜菸草味與咖啡香... 這些流動的素材,伴隨Pink Floyd、五佰或巴哈,加上偶爾經過的火車聲,凝固在筆刷最尖端,格外顯得平靜。

相較於表演藝術的繽紛,視覺藝術是具體的沉默,簡單的物件訴說著不簡單的訊息... 不知是畫畫讓人靜心,還是靜心了才能畫,總覺得繪畫是最貼近一個"人"與"一個"人的狀態...

一個"人"的徹底"一個"人,日以繼夜勞動著,眼睛與手的來回操作,甚至連"藝術"都稱不上... 就這樣,孤獨的視線沉醉在孤獨的筆觸中,世界隱藏在眼睛與畫布之間,只剩呼吸...

...

...

繪畫是"看"的藝術。我享受"目欲"的搜尋,把自己拋出,竭盡所能撲向那所見之物,只為看到更多... 看也是理解的建構,把世界丟進來,竭盡所能擁抱讓那所見之物...

視線在物件上游走,如愛撫般性感,伺機而動,在轉折處停留,在凹陷處探索,在亮的地方跳躍,在暗的地方躲藏。只有看得到才畫得出來,但弔詭的是,畫出來的未必是看到的... 也許應該說,只有畫出來,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麼。

...

畫畫會上癮。總有一股力量讓眼前所見之物不是這個樣子,不是這個顏色,不是... 又不是...

畫布就是戰場... 永遠畫不出的"不是",永遠的對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