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論畫誰,每一張肖像畫都是藝術家的自畫像,他透過畫布上這些人的眼神、表情與姿態,在現實生活中拼湊自己的臉... 

颱風週往返台北,帶一本最貼近的書,在沒有工具的情況下,我透過閱讀,在腦子裡畫畫...

藍圍巾男人一 

lucian-freud_1953585b  

...

同樣是平面上的一張臉,照片藏著過去,繪畫藏著未來;照片凝固當下,肖像凝固一輩子:

照片鎖定按下快門的"決定性瞬間",六十分之一秒的視覺內容,勾起人們想起拍照當時的情景,讓"欣賞照片"帶著一絲回憶,成為某種歷史經驗的再現或對比:"想當年..."、"當時..."

肖像畫並非紀錄瞬間表情,畫的也不是某一特定時刻的臉,因為"畫"與"被畫"都要共同經歷一段很長的時間,而畫室裡的情況每天都不一樣... 畫布上呈現一張臉,這張臉並不是回憶的臉,它包含很多表情,但通過藝術家的筆觸讓觀眾感受到的,卻總是那些沒畫出來的東西,一種未來...

...

"我希望我畫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模特... 我不希望作品只是與真人相像,那只是一個複製品... 我希望可以將他們塑造出來..." (佛洛伊德在說到"塑造"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突然覺得,這張照片裡有三個人,卻又總是同一人...

...

...

自從開始畫臉,一直有一種感覺:"肖像"是一個掛在牆上被禁錮的幽靈,只有在被凝視的時候,才得以釋放... 原來,藝術家總是透過別人的眼睛,看到自己的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