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幫學生拍片,演過算命仙、法師、捉妖道士、神經病醫生、自殺炸彈客... 感謝他們不嫌棄提供這類角色,還為我準備特殊裝扮。戲份多少無所謂,總是一份邊緣的苦笑...

那天,我滿頭大汗穿上道袍,畫上皺紋老妝,戴上鬍子假髮,對著鏡子問:"認得出是我嗎?"

他們低著頭滑手機,看都不看我一眼,淡淡說:"你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成"本來這個樣子"... 

...

這些角色通常"內建"一種糾結的生命價值,憑空降臨人世,活在社會邊緣,在出世與入世之間獨來獨往,悲天憫人又嫉惡如仇... 他們心中有一把潔癖的尺,帶著說不出口的孤獨與熱情,笑看人間百態,狼狽又優雅,智慧又愚蠢,經常用自己的方法對抗那些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 

突然想起二十年前在劇團演的第一齣戲,"伊底帕斯",那個一輩子跟命運對抗的傻逼...

... 

活到知天命的年紀,不得不承認,當意識到"這個樣子"已成宿命,"本來"這兩個字就代表接受... 原來,對抗宿命也是接受宿命的一部分,也許這就是"本來的樣子"...

曾經有人說我是個充滿衝突的人,經過這些年,我仍願意相信這是一句稱讚的話,畢竟,在"本來的樣子"中,衝突感是一種自覺的能量...  

...

...

伊底帕斯魔咒吧...

我看著鏡中那個白鬍子老頭,許久,彷彿真的看到我自己...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