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前整理一種節奏,作為暑假的結束... 這個夏天很奇特,難忘之處不在優美的異國景緻,而是自身狀態的改變,不知不覺且理所當然,甚至令人驚訝。我思索著那些"感覺很多卻說不出口的東西",發現真正的關鍵並非玩樂,而是角色的消失,而這種消失意味著自由...

朋友說得好,要等到恢復時差回到正常狀態,這趟旅行的"後座力"才會出現。果真如此,也許現在正是時候,似乎也驗證了出發前的文字,七月十二日我在無意間寫下:"... 似乎,此時,離開比到達更迷人"。

... 

不管是哪一種關注,"角色"帶著某種臍帶式的牽連,傳承自歷史或社會或土地或文化或價值或責任等養成,作為自我定位的社會關聯,也作為(如再見沙特所言)"自己眼中那個別人眼中的自己"的樣子... "角色"唸出自己不同狀態下的台詞,關注自己不同狀態下的議題,不論是順從或對抗、融入或疏離,"角色"該說的話永遠都對,理直氣壯"活生生"活在社會之中...

然而這種"活生生"的存在經驗到了異鄉卻產生了質變,沒頭沒尾的遭遇讓經驗徹底中斷、切片、抽離... 在一個誰都不認識誰的地方,舞台是透明的;在一個誰都"不需要"認識誰的地方,人也是透明的;在一個沒有劇本的地方,人作為"角色"的條件消失了,而角色背後所支撐的存在感也消失了,人變得很輕,也很鬆。說不出口的沉默,只因純粹"觀望"的眼神...

...

...

我不知道"天下大事與我何干"算不算自由... 大概不算,而且聽起來蠻壞的,甚至帶著自責。但我相信,曾幾何時在生命中的某一瞬間,"感覺到"天下大事與我何干,這,是自由。

...

原來,離開真的比到達更迷人... 原來,角色的消失如此讓人沉醉。

原來,"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 還蠻爽的。

...

也許吧,異鄉人是自由的... 或者說,真正自由的,永遠是異鄉人。

 

20150809_211106.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