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投入繪畫是過癮的。創作的專注是一種奢侈的放縱,只是在突然回神的瞬間,會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記憶彷彿"卡"在某處... 我拿起牆上的吉他,發現上面沾了灰塵...

周末夜,聽聽吉他的聲音,Sting:Shape of My Heart (1993)

...

自從開始畫畫,"世界"就安靜了...

音樂從原本生活的主角移至幕後,伴隨著寒風或菸草味或咖啡香或火車聲,縈繞在看不到的地方,成為某種無聲的陪伴,飄過鼻尖耳際,凝固在筆觸與顏色中... 想起那天他說:繪畫是最靠近自己內心深處的寧靜,孤獨不足為外人道,哪怕是最親近的人。我懂。

...

"也許真正安靜的並不是世界,而是人"... 我拿起一塊布,一邊擦拭灰塵,一邊想著。

"也許真正安靜的也不是人,而是手指上的老繭"... 我放下吉他,又回去畫了兩筆。  

"也許我的世界從來不曾安靜,有的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吵雜"... 我回來,繼續擦拭。 

...

...

越來越弄不清自己的心是什麼形狀,也越來越搞不懂到底誰是莊周,誰又是蝴蝶,只是,擦著彈著,吉他上的灰塵不見了,卻沾了油彩... 

"也好"... 突然覺得,吉他上沾了油彩,蠻性感的 ... 

"也許它們兩個原本就該在一起"...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     他玩牌宛如沉思
And those he plays never suspect     對於那些他從不懷疑的事
He doesnt play for the money he wins     他從不為錢而玩
He doesnt play for the respect     也不是為了被人尊敬
He deals the cards to find the answer     他玩牌去尋找答案
The sacred geometry of chance     在那奇妙的機率中     
The hidden law of probable outcome     隱藏著無法預見的結果
The numbers lead a dance     紙牌上的數字決定了一切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dier     我知道黑桃代表戰士的劍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我知道梅花則是戰爭的武器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我也知道方塊代表財富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但這些都不是我內心的形狀

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     他也許打出方塊Ace
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他可以打出黑桃Queen
He may conceal a king in his hand     他也可以隱藏手中的King     
While the memory of it fades     當這些記憶都消失時

And if I told you that I loved you     如果我告訴妳我愛妳
You'd maybe think theres something wrong     你也許會覺得不妥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     但我不是一個偽裝的人
The mask I wear is one     我只有一副面具
Those who speak know nothing     妄言的人懂個屁
And find out to their cost     他們終將付出代價
Like those who curse their luck in too many places     如同那些詛咒運氣的蠢蛋
And those who smile are lost     終將輸掉自己的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