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臉如何才能"入畫"?韻味又在哪裡?這問題我想了很久... 似乎總有個"決定性瞬間",讓照片中的眼神不只提供回憶,而是看到現在,甚至可以通往未來。也許這就是繪畫與攝影的差別。想著想著,腦中浮現這首歌,彷彿給了答案... 

今晚聽聽 Bette Midler:In My Life 

... 

畫了三十多張特寫的大臉,凝固的表情在油彩中翻滾,總覺得"傳神"並不是像不像的問題... 

如果"像"意味著符合預期的模樣,眼前所"像"之物必定是過去(視覺)經驗的延伸所比對的結果。然而時間不會等人,三年前的照片凝固了三年前的笑容,這個笑容在三年後的螢幕上"解凍",此時此刻的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又要畫什麼?... 我重新思考"寫實"的意義,似乎不是"再現"... 

...

隱約有一種感覺:人物肖像畫所追求的並非過去的真實,無需追憶,也不必重現當時情境,否則攝影足矣,而是通過照片上的眼睛,看到未來... 也許這就是"神韻"...

想不到一個多月前的直覺是準的:為了讓他/她活在現在(甚至活到未來),肖像畫必須讓"環境"消失,必須拋棄"場所"的空間束縛,讓人"浮"出畫面... 換言之,肖像畫應該"去背",把思念的背景還給觀眾,讓思念者自己去填補,或者說,背景永遠只在我心中...

...

原來,照片關注的是"把過去留給現在",繪畫關注的是"把現在留給未來"...

...

...

這首歌是 Beatles 的名曲,但總覺得原唱過於輕快,失去某種韻味,Bette Midler 這個版本來自一部感人卻忘了叫什麼的電影...

... 看看歌詞,其實,在畫每一張臉的當下,我都有這種感覺... 

 

 

There are places I'll remember all my life    生命中總會記得一些事
Through some have changed     雖然有些已經改變
Some forever not for better    有些只為永恆  不論好壞
Some have gone and some remain    有些已經離開  有些繼續留下
All these places had their moments    每一段記憶都有特定的當下
With lovers and friends    與愛人及朋友的共處
I still can recall    我記憶如新
Some are dead and some are living   有些已經過往 有些繼續活著
In my life I've loved them all    在我生命中  我都愛他們

But of all these friends and lovers   但在這些朋友和愛人中
There is no one compares with you   沒有人能與你相比
And these men'ries lose their meaning   當這些記憶漸漸失去意義
When I think of love as something new   我所想起的愛情依舊如新

*Though I know I 'll never lose affection   雖然我知道自己無法停止執著    
For people and things that went before   對於那些過往的人事物
I know I'll often stop and think about them   我也經常停下腳步 想著他們   
In my life I'll love you more   但在生命中  我總是多愛你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