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六

世界越來越急,也越來越吵...

六月的行事曆很急:拍片,開會,審查,結案,聚餐,影展講評,畢業典禮,期末發表,招生... 

六月的新聞很吵:珍珠奶茶該怎麼喝,川金會搞什麼,誰的民調高,誰又該挺誰,誰又踢進球... 

...

六月的周末終於下雨了...  

沾了水的世界行動比較緩慢,好像拖著某種黏稠物,少了彩度,多了阻力...

路上人車變少了,多出下水道的急流聲與蛙鳴,具體而清楚... 我趁著大雨洗陽台洗紗窗。

...

不知為何,總覺得狼狽的世界有一種美,一種"背後"的美... 如同我總是把畫面弄得髒髒的。

"背後的美"讓事情發生在不順的地方... 如同身上總要有一處小疼痛才能感覺身體的存在。 

哲學家孟德斯鳩曾說:"人在苦難中,比較像人"... 好賤,聽了真舒服。 

...

六月的雨是一種恩賜,也是一種儀式,久旱逢甘霖的甦醒... 

於是,一如所有的下雨天,我迫不及待出門,淋淋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