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的同學很認真,短短十五分鐘的期末發表弄得有聲有色,在有限的條件下,該有的都有了,甚至演出前還燒香拜拜... 我不喜歡宗教,但我喜歡有信仰的感覺,總覺得,人,只有盡了人事,才有資格說"聽天命"...

...

好久沒想劇場的事了,今天忙一整天,卻很有感覺,這群年輕人讓我感動...

名符其實的自編自導自演,外加自製自銷:自己裝台自己清場,燈光音效俱全,服裝化妝不缺,拍攝預告片,設計文宣品,網路電台訪談,課堂宣傳... 兩個多月的辛苦在今天獲得驗證。當演員stand by,當音樂響起,當觀眾進場的那一刻,我有一種回到劇場的感覺...

 

33869284_10215147667032494_7523900365985546240_o  

...

人事與天命的關係究竟為何?老實說我不知道,甚至骨子裡藏著某種"反抗",總覺得藝術是人的行為表現,而人的"創造"是不應該預設極限的。這是藝術與宗教的結構性矛盾...

雖然如此,每當盡力完成一件事,等待驗收的時候,放空的腦子總會想到"天":一個抽象又朦朧的概念... 某種信任的交託吧,沒有具體內容,甚至還有點嗆聲:"我做完了,祢看著辦"...

...

上帝不是一個拿來發誓的對象,無法擔保什麼也不能替你背書,"佛祖保佑"更不是一句逃避責任的藉口,該做什麼其實自己都知道,搞不定自己的人,才會去搞別人... 也許,我只想跟"祂"說說話,順便報備一下我已盡力,無愧於天...

心中的OS是:"就這樣,我的部分做完了,接下來交給祢"...

剩下的OS是:"如果方便的話,幫幫忙,讓演出順利,如果不方便也沒關係,我再自己搞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