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張畫可以永遠畫不完,之所以停筆不是因為完成了什麼,而是想留住什麼... 

... 

畫畫的日子在秋天特別有感,溫度與光線自成一種節奏,好像準備迎接什麼... 藝術當然不是目的,頂多只是某種存在手段,一筆一筆,在畫面上,建構一個屬於自己的秋天儀式...

重複的季節不能算新,只是不斷畫著,看著,想著...      

...

"油畫永遠不怕畫壞",這是初學者的心得,也許值得鼓勵,因為油畫是一種顏料覆蓋的遊戲,無窮無盡的加法... 事實是,從第一筆開始,畫面就是取捨與堆砌的戰場,塗塗抹抹的廝殺在意外中形成筆觸,進而決定留與不留,名符其實的 Try Error...

當想留下的東西越來越多,會有一種緊張又興奮的感覺,以為度過了撞牆期,正準備完成什麼,但隨之而來卻是更多的懷疑與不安:"就這樣嗎?"

...

"一張畫要怎樣才算畫完?"... 這個孤單的藝術問題一點也不藝術,卻回應了孤單本身,讓人重新取回"他人即地獄"的自由,因為答案不在畫面上,只是自己決定不畫了...

其實,藝術如同一個空缺,大費周章,為的是尋找那個想要填補的東西...

...

"是的,就這樣,不畫了,因為我想留住現在這個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