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毛

 

時間:某日下午,陽光明媚

場景:美容院室內

劇中人物:男子  /   美髮師() / 男子的女友

 

音樂 Bach, Goldberg, Aria

男子戴墨鏡,草帽,衣著不搭調,坐在椅子上準備剪髮,神情不安。美髮師從樓梯上探頭

 

女:你好,請問是先生嗎?

男:喔我想我大概是提早到了沒關係,我可以等。

 

音樂聲被切斷,傳來下樓腳步聲。女下樓

 

女:不好意思,我在樓上打掃,抱歉沒聽到你進來。

男:沒關係妳這裡好像很雅緻,我聞到薰衣草的味道。

女:哪裡,好久沒整理了。張先生第一次來?

男:感覺很古典,我剛才還聽到巴哈的鋼琴曲子。

女:不好意思,通常這個時候不會有客人來,我隨便放的你要聽其他的嗎?我這裡還有別的先生,看起來你也懂音樂嘛。

男:沒有啦(羞澀,脫帽,放在膝蓋上,雙手握住帽子)

 

女拿起男子手中的帽子掛在牆上

 

女:你太客氣了,看你的樣子好像藝術家,或音樂家

男:哦?妳是說我的頭髮很亂很糟是嗎?

女:不是啦!我不是這個意思不過,好像也該剪了,是有一點亂不過,藝術家通常都是這樣的。

男:我想也是喔,我是說是該剪了。(自言自語)尤其是今天特別該剪。

女:你的髮質還不錯,可是有點乾枯,缺少保養的關係先生,看來你真的很久沒有整理頭髮了,有些地方都打結了。

男:我通常很少出門,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家裡。

女:在家呆太久不好,偶爾還是要出來曬曬太陽先生想要剪哪一種樣式嗎?

男: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能好看一點吧。

女:其實都好看,不同的選擇而已對了,我翻雜誌給你看。(起身拿雜誌)

男:不用了,謝謝(小聲)可以再放一次剛才那張鋼琴嗎? 

 

● 女沒聽見,拿雜誌,回

 

 女:你看,這種是最現在流行的,可惜現在滿街都是  先生是做什麼的?你的樣子看起來… 

男:看起來很怪嗎

女:說不上來,感覺有一點 

男:(緊張) 還是我的衣服...

女:沒有啦只是突然想到一個朋友。

男:能不能再放一次剛才那張鋼琴的CD?

女:哦?我以為現在會聽這種音樂的人已經不多了,想不到你也喜歡

 

女離開放CD

 

男:是啊,有一種音樂總是讓人平靜,而且給人一種想一探究竟的感覺

 

音樂聲 Bach, Goldberg, #25

 

女:我今天正好在樓上清理出來放了好久,上面都是灰塵。

男:這一首閉上眼睛聽,好像會看到顏色一種透明的淡紫色。

女:好啦,就這樣囉,兩邊剪短一點會比較有精神。

男:喔,好,謝謝,有精神看起來會很好。

 

男子手機響起,男子接手機。女離開

 

男:喂,是我正在剪頭髮沒有啦,也該剪了對啊,就是妳說的這家還不錯什麼?妳現在要來這裡?我們不是說好了晚上才妳真的要來嗎?當然好啊,只是大概再過二十分鐘吧待會見。

 

● 女回來,幫男子圍上圍巾,準備剪髮工具

 

女:女朋友?(男子沒有回應)女朋友打電話來?

男:什麼?喔,沒有啦。

女:看你講話這麼溫柔,你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她是做什麼的?

男:她還不是我女朋友我們只通過電話,還沒見過面。

女:還沒見過面?難道是網路上認識的?… 先生,看不出來喔難怪

男:難怪什麼?

女:難怪你剛才說今天特別需要剪頭髮,原來是第一次見面… 要不要像電影裡演的,拿一朵玫瑰花你有看過那部吧梅格萊恩演的「電子情書」,最近電視有重播。

男:我們原本是約晚上,但她說她家就在附近。

女:我有偷聽到,她等不及要來這裡見你那就更應該剪個帥帥的頭嘛,第一次見面要留下好印象對了,張先生,等一下你的眼鏡可能要麻煩拿下來喔。

 

男子沒有聽到,低頭搓揉雙手

 

女:不要緊張,大不了等一下如果看了不喜歡,你就假裝沒看見,從她身邊經過就好,反正她也不認識妳先生,要開始囉,你的眼鏡

男:嗯一定需要嗎?

女:這樣比較好剪,反正你現在也不需要耍帥要我幫你嗎?

男:喔,不用了,我自己來… 

 

男子從圍巾下伸出雙手,慢慢拿下墨鏡

女發現他是盲人,震撼,動作暫時停止

理髮師故作鎮定,很快回到原來的動作開始剪髮:先噴一些水在頭上,拿起梳子和剪刀

巴哈鋼琴音樂持續

 

男:我從小眼睛就一直不好,十多年前生了一場重病,細菌影響到視神經

女:對不起,我剛才

男:沒關係所以我經常待在家裡,很少外出對不起,剛才嚇到妳了。

女:你放心,我會幫你剪得漂漂亮亮的,等一下給你女朋友一個驚喜。

男:半年前我們認識(笑)其實那次是我打錯電話我被那個聲音吸引住。我們在電話中聊天,但一直還沒見面…    她說話慢慢的,聲音很美我從來沒聽過這麼溫柔的聲音,但溫柔中又帶著堅定,有一種很絕對的感覺。我們聊了很多,其實都是一些傻話。

女:情人間的傻話你一定很愛她。

男:我不知道。

女:可是你們根本還沒見過面。

男:是呀,我也覺得很奇妙。我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而且我也不可能知道我只覺得跟她說話很舒服聽她說話有一種薰衣草的味道。

女:透明的淡紫色?呵呵,真是多情浪漫的藝術家。 

男:她經常說人必須是孤單的只有孤單才能真正讓人看到東西,因為最深的情感通常不是藏在最亮的地方對了,就是她給我聽這首音樂,她說這曲子有一種一種… 

女:有一種「在黑暗中凝視」的感覺。

男:是啊,她就是這麼說的,好像很多事要閉上眼睛才能看得清楚。 

女:那知道你的眼睛

男:什麼?妳說什麼?

女:她知道你眼睛的狀況嗎?

男:我我還沒說。

女:你不敢讓她知道?

男:其實我在想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但也許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女:先別擔心,也許沒這麼糟何況你這麼深情浪漫,又這麼溫柔,而且還有一個這麼帥的造型她也許唉,我也不知道… 

男:可是,有時候我又覺得她好像看透了我一樣。我的意思是說,我們雖然沒有見過面,我總覺得她好像好像看到我所「看」到的東西。

女:好像有很多話,你還沒有說出口,甚至當你還在想該怎麼說的時候,她都已經知道了。

男:對!而且就連我還沒想到的東西,哪怕只是在腦袋中閃過的念頭,都可以被她發現,然後

女:然後你們就會天南地北聊個沒完,聊到天亮了都不知道其實都是一些傻話。 

男:是啊!情人間的傻話。

 

● 音樂持續,剪髮持續

 

男:我看起來還可以嗎?

女:什麼?

男:我的樣子…?

女:放心,很帥快好了,等一下我帶你出去,親自跟她介紹這位浪漫情人… 

男:謝謝。

 

女子從鏡中發現門口站了一位戴墨鏡的女孩,手執拐杖。驚訝。回頭

 

女:我幫你抓點髮蠟

 

女站到男子面前,順勢抬頭望向門外,一位戴墨鏡女子站在門口,拿著拐杖 

理髮師發現他的女友也是盲人,震撼,動作暫時停止

理髮師故作鎮定,很快又回到原來的動作,抓一下男子頭髮

 

男:妳相信那些愛情傻話嗎?

女: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

男:是啊,我喜歡自己這個樣子 

女:她好像來囉!

 

男子不安

 

女:不要緊張,已經剪好了,我幫你整理一下。 

 

女為男子解開圍巾,順便拍一拍他身上的碎髮絲

拿起桌上的墨鏡,幫男子戴上。並調整高度。為他戴上草帽

女攙扶男子起身,幫他拉一下衣領,轉身看看男子鏡中的樣子。也看看鏡中的自己

女拿起門邊拐杖,開門。走出。音樂 fade out

理髮師將男子帶到門口的女孩面前,將女子的手放到男子手中

  音樂fade inBach, Goldberg, Aria

二人手挽著手,各自以拐杖著地向前

女站在門口,目送二人背影離開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