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腦袋的問題還是屁股的問題(也許這兩者對某些人來說並無差別),總之,權力不僅讓人墮落,更讓人愚蠢,特別是那些腦滿腸肥又整天高喊"創新"的教育奴才...

今天推薦李宗盛/周華健:我有話要說 (1986)

...

最近與同事聊天,想到一些事,在官僚科層結構中所受的困擾,大概也只能靠"官僚本身"才能解決,也就是說,逃離"形式壓迫"最好的辦法,就是比它更"形式"...

...

這不是新鮮事,但卻令人沮喪,甚至自責,好像"默默承受"就代表認同,甚至成了共犯,但面對一個荒謬又不公平的權力機制,為了不讓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皮球踢死,只好先學會"高來高去"...

荒謬的權力機制扭曲了工作的真正意義,讓"權力的形式"凌駕於工作本質之上... 上層結構透過考核掌握最終獎懲標準,下層員工只好窮於配合他們去應付"更高層",好讓"更高層"去應付"更更高層"... 總是這樣,大家都想利用別人去討好"更高層級",卻沒人在意工作內容... 總是這樣,有些人不僅急著自己想當奴才,還拖著大家一起當奴才,不僅自己忙著戴面具,也忙著幫別人戴面具...

...

科層組織"行政管理"最大的迷思是將"管理"獨立於"工作"之外,把人當成生產線上機器,把工作當成交換籌碼,並以監督之名自認高人一等,這種"形式"的優越感滿足了"形式"的虛榮,卻讓"創新"淪為口號,就連創新的"企圖"都是笑話...

也許,科層結構的意義從來就不是工作的"內容本身",而在權力展現... 也許,愚蠢並不犯罪,真正該下地獄的是愚蠢而不自知... 突然想起法國哲學家盧梭曾說:"那些自認高人一等的人,其實才是自己最大的奴隸"...

...

不知到底發生什麼事,如今在乎工作本質的人,只好學會當一個高來高去的"壞人"。

好久沒有生氣的感覺了... 感覺還蠻愉快的... 阿們...

  

 

詞曲  李宗盛 

對我來說 說的太多也許不能讓我改變什麼
你憑什麼說 是誰對誰錯
我的耳朵 聽的太多我應該要這樣那樣的做
是不是應該 聽我怎麼說

我所認為的灑脫 啦 也許只是唱首快樂的歌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也許你發現我 年輕的眼中目光閃爍
你是否看出我 為前途憂慮迷惑
你不能只是說 是外面的世界讓你神情冷漠
為何不靠近我 你可知我心裡想什麼
誰能夠不犯錯 成長的路你也曾走過
有些話 不知道 應不應該對你說

*我已聽的太多 我也有話要說 你每天不知忙些什麼
你說你每天 為家庭奔波 我從來沒有快樂過
你說 (嗯 你在想什麼 你做了錯 錯了再錯 錯了還錯)
你說 (嗯 你在想什麼 有什麼話好說 你說 為什麼不說)

我的耳朵 聽的太多我應該要這樣那樣的做
是不是應該 聽聽我怎麼說
我所認為的灑脫 啦 也許只是唱首快樂的歌
啦 啦 啦 啦 啦 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