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想過會幹這種事。晚上八點,坐在台北市最貴的仁愛路安全島樹下,用平板搜尋wifi熱點,用觸控筆寫字... 旁邊有噴水池,前後人車夾雜,樹葉落在螢幕上... 真他媽的超現實...

今天推薦王海玲:偈 (1980)

...

回家第二天,老爸跟我說起他的故事。老爸是在他爸(我們的祖父)的葬禮期問出生的,光聽由到這點就夠心酸的,由他祖父(我們的曾祖父)撫養長大。五歲在杭卅,後來日本人入侵才搬去上海。十五歲又因日本戰亂跟著學校流亡,從江西到福建,好不容易高中畢業,抗戰結束又輾轉到台灣工作。原來他是戰後被派到台灣接收日本郵電局的第ㄧ批成員,算是台灣電信局的創局元老...

... 他說當時為了想多賺點"出差費"而去做了視察的工作,經常不在家,又怕對我疏於照顧,不得己才讓我去唸辭修住校,還怕我誤會,以為疼妳比較多... 我說感謝他讓我唸辭修,這是幫助我最大的一段學習...

...

這裡我並不陌生,斜對面的帝寶以前是中視公司,我們小時候還去上過兒童節目,旁邊的延平是我們的母校,那個時候還沒有建國高架橋... 這塊草地也是以前小黑尿尿的地盤... 我竭目所及,好像看到妳的目光,也在為妳搜尋記憶...

 

 

作詞:鄭愁予  作曲:蘇來  編曲:江建民

不再流浪了,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
寧願是時間的石人,然而我又是宇宙的遊子。

地球你不需留我,
這土地我一方來,將八方離去。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