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而言,伍迪艾倫的電影有一種特殊的劇場魅力。它的敘事結構非常簡單,簡單到幾乎沒有層次,故事直接圍繞主角,卻有著"立體"的閱讀趣味... 他非常喜歡捉弄各式各樣的"權威人士",荒謬的文字嘲笑那些"潛意識"的渴望與矛盾,針對性與愛情、宗教以及"存在的不確定性"...  

今天推薦伍迪艾倫:愛與死 (Love and Death, 1975)

... 

他的電影通常以紐約為時空背景,描寫都會男女的愛慾情愁,但也有例外。這是一部以俄國沙皇時代為背景的史詩喜劇,伍迪艾倫(波依斯)出生在一個軍人世家,全家都誓命效忠沙皇,他是家族中最孬的一個,但也是運氣最好的...

波依斯與桑雅為表兄妹,波依斯生性窩囊膽小又很"賤",桑雅則水性陽花... 波依斯意外惹毛神槍手安東尼,明天要以槍戰一決勝負... (桑雅)最後那句台詞很好笑,但影片中被切掉...

 

 

波依斯:(明天我要和安東尼決鬥,他比我厲害多了) ... 我也許明天就會被殺,我要抓住這最後機會向妳表白,我愛妳。

桑雅:噢,波依斯。

波依斯:我一直身愛著妳,從小時候就開始... 我的確深愛依芳(青梅竹馬),但我還是愛妳。

桑雅:你為什麼不早說?

波依斯:早說會有用嗎?

桑雅:當然沒用,親愛的。

波依斯:萬一明天奇蹟出現,萬一我沒死,你願意嫁給我嗎?

桑雅:你希望怎樣呢?

波依斯:噢,死亡!在豐收之前死亡,那些莊稼、稻穀、遍野的小麥... 喔,小麥,生命中的生命盡是小麥... (小麥意指財產)

桑雅:(對自己說) 桑雅,為一個快死的人做件好事吧... 但我並不愛他,我是喜歡他(I love him),但我並不愛他(But I'm not "in" love with him)...

波依斯:噢,小麥!到處都是豐收的小麥,滿山滿谷的小麥...

桑雅:(對自己說) 但他愛我呀,而且他應該是個忠心的丈夫,雖然沒有激情,但很盡責。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家庭,至少是用租的,我可以學著去愛他,還可以租六個小孩... 不不不,我快窒息了,掉入陷阱不能呼吸... 快,快開窗... 不是這扇,是廁所那扇...

波依斯:看啊,黃色的小麥、紅色的小麥、羽毛小麥、奶油小麥...

桑雅:(對自己說) 可憐的小子,竟然要和安東尼決鬥。明天早上,我親愛的波依斯表哥就會變成一塊瑞士乳酪(全身是洞)... 答應他吧,讓他今晚開心一點... 不,我感到窒息,我掉入陷阱,我的青春正在逝去,跟著這塊瑞士乳酪,還有那堆租來的孩子... (回神)  當然,波依斯,我會嫁給你,你是我的榮耀。(親吻)... 嗯,波依斯,這位安東尼是個神槍手,是吧? 

...

...

這部電影最迷人之處是結尾... 愛情如此複雜,充滿荒謬、哀怨、矛盾與悲劇,但又充滿希望,輕飄飄彷彿過眼雲煙... 我非常喜歡最後那段愉快的"與死神共舞",輕盈又唯美... 

 

 

娜塔夏:桑雅表姊,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情況... 我愛上了阿萊斯,但阿萊斯愛上依麗莎,依麗莎和列佛有一腿,列佛愛上塔提亞,塔提亞又愛上辛普基,辛普基則愛上我。我也愛辛普基,但不同於我愛阿萊斯。阿萊斯愛塔提亞如同妹妹,阿萊斯的妹妹又愛特戈蘭如同哥哥,特戈蘭的弟弟又和我妹妹有一腿,那只是肉體上的喜歡,不是精神上的...

桑雅:娜塔夏,已經有點晚了...

娜塔夏:在密西根的那群傢伙,竟然上了在塔可夫的那群傢伙。

桑雅:娜塔夏,愛,就要忍受痛苦,為了避免痛苦,最好不要去愛,但還是有人因不愛而受苦... 因此,愛是痛苦的,不愛也是痛苦的,痛苦就是痛苦... 要快樂就要去愛,但愛也是痛苦的,而痛苦又讓人不快樂... 因此,要痛苦就不要愛,或者是痛苦... 或者是要在很多快樂中去痛苦... 我希望妳了解...

娜塔夏:我從不想結婚,我只想離婚。

桑雅:看,波依斯在外面... (開窗) 波依斯,你的事情辦得如何?

波依斯:我搞砸了。

桑雅:為什麼?

波依斯:我也不知道,有一個黑影突然降臨,說我被赦免了,然後我就被殺了。

桑雅:波依斯,你是我的摯愛。

波依斯:非常謝謝你,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我已經死了。

桑雅:死亡像什麼?

波依斯:像什麼?... 喔... 你吃過特拉斯基餐廳的雞肉嗎?

桑雅:吃過呀。

波依斯:比那個更糟。

桑雅:(關窗) 比特拉斯基餐廳的雞肉更糟... 老天,生活還是要繼續,陽光正快速灑向微暗的黃昏,而現在卻還只是中午... 我們很快就會被小麥附蓋。

娜塔夏:妳是說小麥嗎?

合:小麥。

波依斯:小麥?我已經死了,她們還在聊小麥?... 重點是,我們有沒有學到生命,只是,只是人類被二分為肉體與精神,"精神"表現出一切高尚的行為,如詩歌和哲學,但肉體卻有著全部的快樂... 我想,重點並不在受苦,如果可以證明上帝存在,我想祂並不是邪惡的,你頂多可以說祂是一個"遲緩兒",畢竟,生活中比死亡更慘的事還很多,譬如跟一個保險推銷員聊了一整晚... 我想... 關鍵是... 不要把死亡當成終點,而是一個很有效的省錢辦法... 至於愛情,我還能說什麼,我想重點不是做愛的次數問題,而是做愛的品質,然而,如果做愛的次數少於八個月一次的話,那就得好好研究了... 好啦,朋友們,就這些肺腑之言,再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