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朋友聊天,無意間聽到這首歌名,會心一笑... 也許這就是人世間所有問題的根源,尤其是關於愛情的問題... 

推薦王力宏:兩個人不等於我們 (2002)

...

在所有的集合名詞裡,"我們"大概是一個最抽象的概念,因為它包含了自己,以及由"自己"所延伸出的(想像中的)他人...

"我們"無可避免是一個從"我"出發的權力概念,彰顯一種存在領域的擴大與包覆,有一點將對方"納入版圖"的味道。不論是情感上的我們(如情侶眼中的"對方"),或目的上的我們(如選舉時的"藍綠"),"我們"總是存在層層的包覆與被包覆之間,但我口中的"我們",與你口中的"我們",也許意義不同。

...

被喜歡的人說"我們",是一種幸福,被不喜歡的人說成"我們"則是一種嫌惡。

情人間最溫馨的詞語就是"我們":因為"我們"在先,所以可以一起打拼,一起期待,一起解決問題,一起討論要做什麼或不做什麼,甚至一起享受無聊... 情人間最傷心的痛就是"我們不再",從此各奔東西,因為兩個人不等於我們。

...

"我們"如果是指朋友,朋友關係隨著時代不同,好像也有不同定義。有學生提出這樣的觀察:小時候整天和朋友混在一起,因為是"我們",所以聚在一起做什麼都好。現在臉書辦活動,有興趣的人才會加入,"我們"則因事而異...

聽起來有點沮喪,但也無法否認,如今好像一但沒有具體活動,人就不會湊在一起,而活動一結束,"我們"就消失了... "我們"由事情的"因",變成事情的"果"。

...

究竟"我們"是因還是果?不得而知,這是個千古的哲學問題(如同 idea 與 matter 的形上差異),也許相互循環也相互影響,畢竟沒事也不會有"我們",而"我們"也不是一個從天而降的集合概念,除非解釋成"命運",但這是廢話... 然而即便如此,隱約總感覺到某種說不出的"情分",讓我"願意"把你收納進來,成為"我"的一部分,甚至與我分享我的世界...

也許感人的是這情分吧。

 

 

作詞:李焯雄    作曲:王力宏

醒來只有我一個人
分不清黃昏或清晨
空氣微冷有甚麼在流逝慢慢降溫
一顆心往下沉

畢竟只是太短的夢
彼此終於退回陌生
我加上你兩個人並不等於我們

你想我嗎 會偶爾想我嗎
是這樣嗎 飛揚的會落下
你愛我嗎 如果誠實回答
可是愛也不是解答

空屋子裡沒有回聲
但我記憶有你指紋
我加上你兩個人卻不等於我們

你想我嗎 會偶爾想我嗎
是這樣嗎 飛揚的會落下
你愛我嗎 如果誠實回答
可是愛也讓人疲乏

你知道嗎 我心快要溶化
是這樣嗎 壓抑的會爆發
你愛我嗎 愛我就懂我嗎

告訴我善意的謊話
告訴我善意的謊話
好讓我相信我不是太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