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謬說得好,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自殺,判斷生活是否值得經歷...

是的,這件事回答了哲學的所有問題,其他問題如世界有三大領域、精神有九種範疇、我思故我在或我在故我思、經驗先驗還是超驗、自我本我或超我、本體論或二元論、我是誰你是誰他(媽的)又是誰、人是理性的動物還是非理性的動物、唯心或唯物、無意識有意識或潛意識、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剎那間的永恆究竟是終身追尋的標的抑或期待的終點、美是一種形式或具有本質、文創可以救國還是禍國、先有劣幣還是先有良幣、台北曼哈頓或台北阿姆斯特丹等等,都是次要的,不過是遊戲而已...

...

伽利略面對真理的"變節"讓自己逃過一死,可喜可賀,畢竟遭受火刑威脅,堅持太陽繞著地球轉或地球繞著太陽轉,一點都不重要。同樣不重要的還有爭論到底是畢業證書比較好還是證照比較好、Do things right 還是 Do right things、十二年國教究竟是扼殺教育還是提升教育、太陽系究竟是有八大行星或九大行星,或地球會在三億年後滅亡還是三億五千萬年後滅亡...

尼采說一個哲學家如果要讓自己的哲學受到重視,就必須以身作則。我感動得起立鼓掌,但事實上,好像很少人真正會為了"信念"而自殺的(除了"讓子彈飛"那個愚蠢的小六子)。那些為"真理"冒險去死的人,與那些為"真理"冒險去活的人並無差別,一個選擇而已,畢竟,套句台詞所說:"大家都是混口飯吃,沒有誰的理想比較偉大或不偉大。"

...

其實,當我們認真意識到所有歷史都是"唯一"的時候,存在就變得孤單起來。包括發生的唯一、訊息傳遞的唯一、知識的唯一或相信的唯一... 缺乏參考的"信念"讓原本義正詞嚴的"理想"變得有些氣虛,理不直氣不壯,充其量只是一個虛張聲勢的假設,自我安慰而已,因為,難道一個沒有"理想"的生命就不值得經歷?

當然,要承認這點是需要學習的,畢竟我們還不習慣不用"如果不... 就會..."來嚇自己,我們也永遠學不會不以"早知道... 就可以..."來懊悔過去,或"要不是... 就無法..."來自我安慰,因為當我們選擇以任何理由相信"有志者事竟成"或"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的時候,就已經先輸了。至少先輸了一半。

...

總之,這還是一個選擇,關於存在的 True 或 Real,前者所爭的是信念的"內容",依此建構出我們的血淚"歷史",後者懷疑的是"信念"本身,但尷尬的是連這懷疑的信念都值得懷疑。

荒謬嗎?我並不覺得,因為真正的"笑"並非白目開心...

...

朋友在臉書上po了一個笑話,的確有點好笑。

弟子:"您能談談人類的奇怪之處嗎?"
老師:"他們急於成長,又哀嘆失去童年;他們用健康換取金錢,又企圖以金錢恢復健康。
他們對未來焦慮不已,卻無視現在的幸福... 因此,他們既不活在當下,也不活在未來。
他們活著彷彿從來不會死亡;臨死前,卻又彷佛從未活過。"

...

曾想過:在遺忘的前提下,如果這輩子可以"一模一樣"重來一次,你要不要?

這是個好問題,也許可以寫成劇本,但答案並不重要,有趣的是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 也許你正開始盤算...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