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說:沒有創意,通常是因為你們不敢面對自己最深的情感,彷彿隔了一層紗... 這幾天下來,我還是這麼認為。

...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你們的高興與悲傷總是帶著"壓抑",那些說不出口的... 它們被簡化、被集體制約、被合理接受、被馴服、被"目的"所消解、被壓抑的"功能"所衡量、被代價的"交換"所取代、被帥氣的詞語所掩飾、被閃爍的眼神所逃避... 它們飛不起來,也沉不下去。

你們很會"處理"情感,但並沒有真正感受情感。你們很會"解決"問題,但並沒有真正面對困惑。你們很懂得盤算,擅長"策略思考",給自己一個安全的說法:"反正想這麼多也沒用,反正日子終將繼續"... 是的,你們心中總有一個"未來"的想像,但這個"未來"只是"延後"的意思,如同你們相信時間是一個濾網,可以過濾所有記憶的彩度,順便可以拯救現在。

...

...

怕痛嗎?我的經驗而言的確很痛,如果你非常非常在意的話,而且旁人無能為力。但這個痛是有顏色的,帶著某種形狀,某種氣味或姿態,甚至"在你身上烙一個噁心的印記,在夜深人靜的鏡子前,如惡夢般逼視你,讓你胡思亂想無法入睡,如影隨形跟你走墓"... 但只要你還活著,這一切都非常值得。

那天有人說:"寂寞,好像是兩種感覺的中間狀態"... 我低頭微笑。

...

"深厚的情感有如偉大的作品,其含義總是多於其所能表達的。它擁有一個自我天地,無論是壯麗或卑微,它的熱情溫暖了一個冰冷世界,在其中展現出自己的氣候..."

很奇怪,【再見沙特】演完一個多月,我好像才慢慢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