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聽到兩句話,想到同一件事:1. 人應該為自己的理念而活,而不是盤算如何為了贏而戰... 2. 作品要能過得了自己的眼光,不能老想著觀眾...

又想到這首歌 John Lennon:Imagine (1971)

...

這顯然是個老派的說法,讓人欣慰卻也捏把冷汗,只是對於那些擅長"策略思考"的人而言,恐怕現在沒人聽得懂...

如果"後現代"具有某種"懷舊"現象,世代差異所呈現的就不是價值內容的不同,而是價值觀的不同,如同有些人的"理念"就只是為了贏而贏,卻不知到底贏了什麼。這樣說來,"後現代"將不會是歷史名詞,而是永遠的現在進行式。

... 

就這樣,一位是台灣少數堪稱的革命家,曾為了理念被囚禁二十五年,一位是資深電影導演,曾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他們被稱為"浪漫主義者",不在乎真文創或假文創,也不管真議題或假議題,只是笨笨做著自己認為該做的事。

就這樣,"歷史"作為一種方法,其意義不在輸贏對錯的廉價判斷,而是發生... 歷史存在於過去,卻來自每分每秒的現在,只有對現在不斷追問,才能創造歷史,或者,只有對歷史不斷追問,才能成就現在...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