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個國家,裡面所有的人都是小偷... 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在晚上外出,拿著工具撬開另一家的大門。他們在清晨回家,帶著偷來的東西,卻發現自己家也被偷了...

不成文的默契培養了某種習慣,於是,甲偷乙,乙偷丙,丙再去偷丁,如此循環,最後一個又回來偷甲... 久而久之,大家見怪不怪,甚至和睦相處,理由是"誰也不吃虧"。

...

當一個社會建立在"不吃虧就好"的前提下,這個社會是安定的,但不知怎麼了,這個國家有了麻煩,因為好死不死出現一位老實人,此人晚上不出門,而是坐在家裡看小說。

"老實人家裡燈火通明",這讓某位小偷很沮喪,因為他不僅無法履行小偷的集體義務,回家之後還要面對自己家也被偷的窘境... 第一次,這個國家有人感覺到自己"吃虧了"。

...

"竟然有人不偷竊",這個問題非常嚴重... 社會開始不安,輿論開始流竄,每天晚上都有人沮喪。人們慢慢發現,只要老實人在家多待一晚,就有越多的人因為被(別人)偷而越來越吃虧。

老實人接受鄉民的勸說:"顧全大局",於是晚上決定外出。但老實人仍不願行竊,只好站在河邊看著遠方的小船,而每當他清晨回家,總會發現家裡少了一些東西。雖然如此,一想到"顧全大局",老實人還是樂於替大家服務... 但,問題卻越來越嚴重...

...

由於老實人晚上出門並不是去偷東西,因此原本他該偷的那家並沒有損失,導致某位小偷回家後發現自家依然完好,於是有了雙份的財產... "顧全大局",開始讓某些小偷變得越來越富有。

由於老實人並沒有偷東西回家,因此他家的物品只出不進,越來越少,不久之後就被搬光了,這讓後來的小偷沒東西可拿而白跑一趟,但這些白跑一趟的小偷家裡依然被偷,於是有了雙份的損失... "顧全大局",開始讓某些小偷越來越窮。

...

...

老實人終於被驅逐出境,罪名眾說紛云,有人說是"製造階級對立",有人說是"破壞社會安定"。

為了"顧全大局",老實人高高興興被放在小船上,順著河水漂走。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