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青的夜晚,最後一場戲,最後一顆鏡頭,我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趴在地上... 周圍人聲嘈雜,我彷彿睡著了,只聽到 rolling,沒聽見導演喊 cut...

...

曾想過就這麼一睡不醒,夢寐以求的姿勢:右臉頰貼在水泥斜坡上,雙手向上,左膝蓋微彎,右腿伸直,身體的重量從胸口延伸到肩膀,脖子越來越酸... 我感覺到大地的溫度,那是平常腳踩的地方。我聽到自己的呼吸,壓迫中帶著起伏,心中突然出現一句 OS:這是我離你最近的時候...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架了起來,一切恢復正常,大夥清理現場,沖的沖刷的刷,忙碌中帶著輕鬆。我梳洗完畢,拍拍天悅的肩膀,他帶著疲憊的笑容說:"認真玩耍",我點點頭... 離開前,我給導演一個擁抱,想說的話很多,卻一句也說不出口,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

不論是小毛或何叔,我都感謝這群學生,讓我死過一次,又讓我活了過來...

身體的疲憊依舊,但上起課來卻特別有感覺,今天,我看見他們睡眼惺忪來到學校,高高興興穿上學士服拍畢業照,一個個人模人樣... 也許就是那句話吧:"認真玩耍"...

 

17968356_1630337823650777_2113590132_o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