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前返校,平時擁擠的校園顯得空曠,甚至有一點冷清。電梯上樓,逆光的走廊盡頭坐著一個身影,還來不及認出是誰,遠遠傳來一個聲音:"老師好"... 

...

她是畢業班的學生,平時靦腆寡言,很用功,印象中總是第一個出席上課,沉默的眼神經常帶著一種思考,彷彿用力在理解這個世界... 我拿著一杯水,坐下:"妳好。新年快樂"...

早晨的太陽真舒服,安靜的走廊適合聊天,我決定打開話匣,順便盡一下導師的責任:"好快喔,四下了,畢業有什麼想法?"  

一陣沉默,原本的安靜變為沉重,在我打算轉移話題之前,彷彿聽到:"我... 想去考郵局。"

好像某種釋放,立刻,她提高音量又補充一句:"是的,我以前考過,可惜沒上。" 

...

很少聽到如此精準的回答,我試著旁敲側擊一番:"不錯啊,公營事業,應該比較..." 

"公營事業有很多,但我不會去考台電或自來水公司,我只喜歡郵局。"  她似乎有備而來...

"因為-我-喜-歡-蓋-郵-戳"...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彷彿進入某種狀態。

"蓋郵戳?" 我握拳在桌上用力敲了一下:"妳是指這樣蓋郵戳?"... 她彷彿又回來了。點頭。

...

...

荒謬的不是這份工作,而是這個理由,我皺著眉頭,試著理解這件事:一個優秀的學生,雖然不甚活耀但有自己的想法,竟然會為了"蓋郵戳"選擇去郵局上班... 我故作鎮靜:"郵局不錯啊,我有一個表哥就是郵差,工作很辛苦,不過幸好郵局還有很多其他單位,譬如..."

"不,我只喜歡蓋郵戳,我如果考上了也會選擇蓋郵戳的部門,最好能在櫃台..." 她喃喃繼續...  

"他們去年招考兩次,今年還沒公佈,現在還有時間準備,要考好幾科,還要負重25公斤..."

"我從小集郵,也喜歡寄信和收信... 老師你有集郵嗎?"  我有點恍神,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郵戳有兩種,一種是平常寄信用的,一種是活動紀念的,蓋在不同的地方..."

"除了在櫃台寄信可以當場蓋郵戳,不知道放在郵筒裡的信是怎麼蓋的..."

"現在最希望的是蓋郵戳不會被取消,也不會被機器取代..." 

...

"我覺得... 蓋郵戳有一種完成的感覺..."  

平時沉默的她滔滔不絕說了很多,但其實,我聽到的卻是別的...

...

"我好像懂了,郵戳上有日期和地點,這個印記連接起寄信者與收信者兩端,好像某種橋樑,而是-妳-促成了這件事..."  很奇怪,現在變成是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彷彿進入某種狀態。

"對對對,就是這種感覺,我喜歡所有跟郵票有關的事情..."  她興奮的語調彷彿讓我又回來了。

... 

...

我不知道她會不會順利考上,也不知道蓋郵戳會不會被機器取代,甚至不知道以後大家還會不會寄信,只感覺,這段開學前在走廊上的意外對話,似乎讓這個"開學"更具意義。

這件事已經過了好幾天,每當想起,還是一份感動... 感謝這位同學,祝妳好運...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