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更換一條破損的網路線,我必須搬開牆上的屏風。為了搬開牆上的屏風,我必須移動我的桌子。為了移動我的桌子,我必須先清理桌子底下那堆塵封已久的雜物。這是個大工程... 我拿著垃圾袋彎腰爬進桌子,雜物散落一地,忽然眼前掉出一本"作品集"...

我又爬了出來,拍拍封面的灰塵,翻開這本年輕時的劇團照片...

 

F1080032.JPG   

...

好久沒這樣明目張膽了,這些年我有意試圖不要這麼做,盡量避免讓自己陷入某種豐功偉績的懷舊情緒,畢竟時代不同多說無益,只是沒想到"它"自己會來找我,而且當"它"再次出現的時候,我還是重重被打了一拳... 

我狼狽坐在地上,一頁頁擦拭的不是灰塵,而是某種驕傲。我彷彿"上身",重新站上青春的舞台,嘴裡唸著台詞,忘了打掃的事,忘了桌子的事,忘了屏風的事,忘了網路不通的事... 

 

...

...

劇場不同於戲劇,"劇場"是一個動詞,意思是"讓戲劇發生"。這個此時此刻的"唯一"讓劇場背負了某種悲劇宿命,也串連起一群人的生命記憶... 劇場的美術設計與影像的美術設計不同,劇場的音效設計也與影像的配樂不同,雖然這些年的教學重點是影像,但當凡事服務於鏡頭的時候,總覺得少了一份活生生的悲劇美...

"雖然我也認識許多其他劇團,他們也不錯,但像我們這樣做戲的劇團,還真沒見過...",下課時,我有一點驕傲這樣告訴我的學生... 

...  

傍晚太陽很大,騎車回家的路上,總覺得,一輩子能認識這群人,一起度過這段歲月,足矣...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