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拉底說"未經審視的生命不值得活",說得真好,但事實是經過審視的日子又不好過。真他媽的。兩難之間,也許這就是存在的極限... 面對弱水三千如何只取一瓢?面對條條通羅馬的大路,如何選擇一條僻靜小徑?說來容易卻往往經不起審視...

初秋的第一首歌,想到李宗盛:飛

... 

這首歌最早來自大學時期的雙人合輯"回聲"(1985),主唱是齊豫與潘越雲,和聲非常精采,作家三毛填詞... 三十年前的事歷歷在目,陪伴我度過那段矇懂青澀的年輕歲月...

 

 

 

作詞:三毛  作曲:李宗盛

*我不怕 等待你始終不說的答案
但是 行裝理了 箱子扣了 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這是最後一夜了 面對面坐著沒有終站的火車
明天要飛去 飛去沒有你的地方 啊 沒有你的地方

鑰匙在你緊鎖的心裡 左手的機票右手的護照 是個謎
一個不想去解開 不想去解開的謎

前程也許在遙遠的地方 離別也許不會在機場
只要你說出一個未來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