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家裡來了一隻會叫的壁虎,總會在夜深的某個角落叫上兩聲。起初不太習慣,但似乎漸漸成為夜晚的一部分,某種適時的陪伴... 聽說壁虎叫是為了求偶,這我懂,選一首歌送給牠...

聽聽日本歌手 Angela Aki 翻唱的:We Are All Alone 

...

從書房到玄關,從臥室到衣櫥後方,"啄啄啄"的聲音來自不同方位的不同角落,高高低低,遠遠近近。我坐在電腦前不敢轉頭,眼球跟著聲音打轉,心想,"也許牠還在認識環境"... 聽說台灣的壁虎以濁水溪為界,北邊的壁虎不會叫,南邊的壁虎才會叫,不知是什麼道理。不知牠從哪來,又為什麼要住在我家,重點是牠怎麼進來的,又如何爬上九樓...

我決定叫牠阿虎。

...

這幾天,只聞其聲,不見其虎。我還是決定不去打擾,以免翻箱倒櫃嚇到牠,希望牠"一隻虎"住得愉快,只是想到冬天家裡沒什麼蚊蟲,有點擔心牠的食物... 至於求偶,也許牠得自求多福。

...

冬夜的壁虎是個謎,牠無聲無息垂直移動,好像牆上的行動裝飾。簡潔又具體的叫聲放大了"此時此地"的臨場感... 身體甦醒,回神,瞬間拉回了遠在天邊的專注,空間變得靠近,彷彿某個古老牆角就在眼前,空氣濃縮在一的點上...

畫面中,門口應該還要有盞壁燈,等待夜歸的人,與那鑰匙聲...

 

...

...

這首歌最早來自美國歌手Boz Scaggs,較常聽到的版本是Rita Coolidg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