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會忘記,那些沒有意識到"束縛"的人是無法體會自由的,他們在鳥籠裡快樂飛翔,偶爾撞牆但沒關係... 他們自己明明受了傷,卻如刺蝟般保護這個籠子,甚至成為這個籠子的代言人...

每隔一陣子就會想到這首歌:Blowing in The Wind 

...

哲學家盧梭曾說:人生而自由,卻無時不在枷鎖中... "枷鎖"是一個悲天憫人的關懷,也是一個權力壓迫的指控,來自兩個世紀前那個"社會契約"關係下的強權者...

兩百多年過去了,當民主成為普世價值,自由成為流行口號的時候,枷鎖消失了嗎?... 恐怕只是化身為另一個看不到的幕後黑手,用更高明的支配手段,隱藏在不知不覺的生活機制中...

於是,商業機制讓你不斷高高興興掏錢,買了再買;流行機制讓你不斷高高興興認為自己很醜,整了再整;政治機制讓你不斷高高興興選舉,投了再投;教育機制讓你不斷高高興興相信自己不足,補了再補;媒體機制讓你不斷高高興興接受垃圾訊息,罵了再罵,也看了再看...   

...

...

這首是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搖滾之父Bob Dylan 的成名曲,當年(1963)以反戰為訴求一炮而紅。不論此人褒貶參半,這首歌詞的確優美... 但我更喜歡這個演唱版本 (Katie Melua)。

這是我最喜歡的歌曲之一,曾多次在自己的音樂會中吹著口琴翻唱,這段歌詞經常讓我落淚: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人究竟要活多久,才能被允許自由?... 其實,我想,恐怕是自己不(敢)要吧。

... 

叔本華曾說:人經常以為眼睛的邊界就是世界的邊界...

老實說,如果真能這樣,還蠻令人羨慕的... 繼續高高興興飛吧...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