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開始畫畫,晚上睡覺前就多了一件事:洗筆... 這個動作從一開始覺得麻煩,後來變成習慣,到漸漸成為某種儀式,甚至帶著敬意...

...

土法煉鋼的步驟是先用紙巾擦拭,將筆刷上的油彩擠出,然後浸泡在洗衣粉溶液中,來回攪拌,再以肥皂逐一按壓,最後放回洗衣粉溶液,浸泡隔夜,早晨再以清水沖洗一遍,用紙巾擦乾...

少則三五支,多則十幾支,工程浩大... 曾經有幾次忘了洗,隔天油彩乾了變硬,筆尖結塊,不僅難用,也更難洗,整天畫下來總是帶著歉意。

...

對於自己喜歡做的事,"工具"成為某種迷戀...

從唸建築系開始,美術社及五金行就是非常重要的靈感來源,尤其是看到可以改裝的半成品或零件... 對工具的想像總是大於它原有的功能,而材料也不只是"材料"。這種想像到了劇團時期更明顯,必須想方設法用最便宜的東西做最多的事。

...

"保養工具"有一種對話的感覺:跟自己說話,跟工具說話,也跟"這件事"說話... 悄悄話。

...

"洗筆"意味著今天的工作已結束,如同吉他彈過之後會拿絨布擦拭,菸斗抽完後會用通條清潔...

洗筆成為一種儀式... 我想是某種感謝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