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宣傳車經過的時候,家裡的壁虎適時叫了兩聲... 突然間,全世界都安靜了...

...

簡短又微弱的"啄啄啄",來自廚房那個方向,蓋過我的筆刷聲,蓋過Youtube裡的Philip Glass,蓋過樓下壽司店排隊的人潮,也蓋過對街那個以兩隻老虎為競選歌曲的候選人... 

"世界"瞬間凝固,忽然變得很小,小到裝不下國家大事或世代紛爭,裝不下那位聲嘶力竭的救世主與信徒,無需憂國憂民,也無需感嘆時不我予,只剩呼吸... "世界"也忽然變得很近,近到看不見藝術真理或遙遠的冰島極光,不需期待什麼,甚至沒有明天,只有筆尖的顏料,以及此時此刻螢幕左邊那片泛著測光的白牆,還有牆上那張小小自畫像。

...

我循著壁虎叫聲的方向,繞過白牆,走到廚房,洗了洗手,倒杯熱水...

水槽上方的小燈是我最喜歡的一盞燈。作為夜晚居家的主要光源,總是某種安心的等待... 

...

一隻壁虎躲在碗櫥後面,露出半截尾巴...

老實說我不知道阿虎是不是還活著,那隻去年冬天突然出現的壁虎... 一直想不透牠為什麼會選擇跑來我家,更懷疑牠是怎麼爬上九樓的,但從那晚開始,夜晚的空氣多了一種陪伴...

回到桌前,看著剛才畫的東西,點了菸斗,我想起小黑...

... 

總覺得,下雨的冬天,家裡有隻壁虎,還有一盞廚房的小燈,世界安靜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