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畫了一百張,有點高興,也有點茫然... 

高興的是好像開始了什麼,茫然的卻是不知道到底開始了什麼,有時甚至覺得連入門都不算。

也許是這種茫然令人高興...

 

poster.jpg  

 

時間是最好的救贖,等著被召喚... 去年此時我開始畫油畫,土法煉鋼,狼狽摸索,自得其樂。 

我把自己混進顏料,周旋在不同筆觸之間,卻漸漸發現,與其為了畫,不如說是為了看。

原來,畫畫是凝視的藝術,只有凝視才看得到... 一種孤獨的專注與平靜...

...

...

很奇怪,我生性疏離,不太喜歡人,卻對人的樣子很有興趣,尤其是人的表情。

於是,在沒有模特兒的情況下,我開始選擇畫臉書上的朋友。

一張張照片,從表情到手勢,從朋友到陌生人... 從認識到不認識的"你我他們"... 

...

畫面喚起某人的回憶,構圖是他們存在的姿態...

筆觸是聲音,顏色是當天的溫度,檔案名稱則是想念的日期...

就這樣,視線帶著安靜的距離,來來回回,塗塗抹抹...

...

總覺得,肖像是一個禁錮的精靈,只有在凝視的時候,才被釋放出來。

原來,藝術家總是透過別人的眼睛,看到自己的世界。 

 

其實一張畫可以永遠畫不完,停筆不是完成了什麼,而是想留住什麼...

 

這是我第一次畫油畫,也是第一次辦畫展,一切還在摸索,請多指教。

 

 

小毛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