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開始畫畫,畫架上總會有一張半成品,作為昨天與今天的連結,或剛才到現在的證據... 

畫架放在書桌旁,視線隨時被牽動:起床看一眼,拖地看一眼;開機看一眼,關機看一眼;聽音樂看一眼,彈吉他看一眼;出門看一眼,回家看一眼,就連吃飯也會端個碗過來看一眼... 

...

半成品與畫誰無關,有時是他,有時是她,有時是他或她... 

有些半成品的周期很短,一天之內就變為"成品",之後會放在鋼琴上晾著,此時,畫架上很快就會出現另一張半成品... 有些半成品的周期較長,它們會在畫架上待幾天,塗塗抹抹,修修改改,然而不變的是,當再被放到鋼琴上晾乾時,畫架上又會出現下一張半成品...

...

半成品與當時所聽的音樂有關,大多是構圖草搞,有的是色塊,有的只是一些怪怪的線條... 

眼睛盯著昨晚的半成品,今天的腦袋重新開機... "哇,我怎麼畫成這個樣子?"

...

...

嚴格說來,"半成品"只能從本體的角度被賦予意義,畢竟一張畫可以永遠畫不完,之所以停筆不是因為完成了,而是想留住現況而不畫了... 如此看來,半成品只對我有意義,好像驅動程式,與其說是那個客觀的"畫了一半"的東西,不如說是那種"會讓我想繼續畫"的東西...

...

畫畫的日子,"半成品"是一種存在狀態,卻漸漸成為生活主軸:看著,畫著,寫著,想著...

"不知怎麼了,似乎,這輩子總喜歡與半成品打交道"... 我停止打字,點燃菸斗,又看了一眼:

"某種動力吧",我用力吐一口菸... "也許,這輩子就是一個半成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