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治療情傷,兩個失戀的女生合組團隊,打算以劇場的形式做一齣戲... 她們來自不同家庭,遭遇不同情況,各自有各自的情感故事,卻在二十歲出頭經歷了共同磨練...

...

"很好啊,做什麼都好,藝術是某種領悟的表現",我若有所思:"但,這齣戲想表現什麼?"

她們似乎還在情傷中,來不及整理我的問題... "就是表現失戀的難過吧。"

我又若有所思,這次想的比較久,抬頭笑笑說:"失戀當然難過,但難過並不是劇本的議題,無法構成一齣戲,你需要一個 statement"... 她們專注的眼神帶著好奇,彷彿瞬間忘了難過本身。

"難過是一種情緒,但藝術創作並不是直接表現情緒,而是處理情感 (再詮釋),尤其是面對一齣具有起承轉合的戲劇作品。換句話說,失戀當然難過,但真正構成劇本的並不是這個單一情緒,而是你如何處理難過"... 我怕她們不明白,補充一句:"有所領悟才能治療情傷,不是嗎?"

"對,這齣戲需要一個立場",她們好像有點懂,但不久又陷入難過:"要怎樣才能康復呢?" 

...

"好一個大哉問"... 我再次低頭,思緒瞬間繞著地球跑了好幾圈...

我也不知如何康復,但我想起卡謬的一句話:"真正的傷痛是無法治癒的,因為重要的不是治癒,而是帶著傷痛繼續活下去"... 這就是一個領悟吧,我想。

我不知道這句話解決了她們的劇本問題,還是解決了她們的情感問題,只記得看到她們離開的時候,是笑著的...

...

...

今年的畢業製作剛結束,明年的畢業製作又開始...

總是這樣,不同世代帶來不同問題,也帶來不同關注,但在我身上卻又好像是同一件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