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趙傳的第一張專輯,也是我在滾石所參與的第一張唱片企劃。雖然這是一份意外的工作,雖然當時也只是個小小助理,卻讓我茅塞頓開,不只是對音樂製作或唱片產業,而是開啟一種"視野"... 嚴格說來,這個意外的"改行"改變了我一生...

今天推薦趙傳: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1988)

...

趙傳個子矮小,長得"普通"但卻音色高亢震撼,這在當時很在乎"長相"的台灣歌壇是很大的挑戰... 既然藏不住醜,不如直接面對,印象中這張專輯的概念就是奇貌不揚但又堅硬無比的"岩石"...

基本上,"企劃"就是一件無中生有沒事找事的"事",目的是讓原本不存在的事物"存在",在這點上,企劃就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個活生生的"創造態度"。這個態度是立體的、靈活的、透明的,甚至是冒險的,它必須結合生命中所有關注的事物(不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的),通盤考量重新形塑,進而為自己創造一個新的"遭遇"...

 

 

我向來不太喜歡用"行業別"來認識(或介紹)一個人,因為那終究是一種社會交代,雖然有許多人需要依賴這種交代,才能讓自己安心,但重要的是自己如何看待。前幾天與同學談到"領悟",突然想到我的指導教授曾一再叮嚀"Whatever... hold on your subjectivity(不論如何,保有你的主體性)",語重心長令人深思。

雖然"主體性(subjectivity)"這個詞彙在後現代語境中飽受批判,甚至被認為是一個虛構的概念,但對我而言,除了素材及作品的"樣子"不同之外,"唱片企劃"跟我在大學所學的"建築"倒還蠻像的,而且和我喜歡的"劇場"好像也差不多,甚至可以套用在我的影像、寫作或音樂上。

...

我唸建築系,但我不是用一磚一瓦在蓋房子,而是用我所有的遭遇在"建構"我所喜歡的東西...

"教育"的目的究竟是在製造社會工具(角色)還是在培養"人"?也許兩者都有,否則我們不會有這麼多以社會(產業)功能命名的科系,更不會有那麼多莘莘學子從小擠破頭要考上"有出路的科系",但教書多年下來我寧願相信後者,因為路是"人"走出來的,而人是"活"的...

... 

作詞:李格弟
作曲:黃韻玲

每一個晚上 在夢的曠野 我是驕傲的巨人
每一個早晨 在浴室鏡子前 卻發現自己活在剃刀邊緣
在鋼筋水泥的森林裡 在呼來喚去的生涯裡
計算著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

我很醜 可是我很溫柔
外表冷漠 內心狂熱 那就是我
我很醜 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
一點卑微 一點懦弱 可是從不退縮

每一個早晨 在都市的邊緣 我是孤獨的假面
每一個晚上 在音樂的曠野 卻變成狂熱嘶吼的巨人
在一望無際的舞台上 在不被瞭解的另一面
發射出生活和自我的尊嚴

我很醜 可是我很溫柔
白天黯淡 夜晚不朽 那就是我
我很醜 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
有時激昂 有時低首 非常善於等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