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泰祥的過世讓我想起另一位很"古典"的流行音樂家張弘毅,他也過世了... 二十多年前,在安和路那間小小的錄音室裡,我曾有幸短暫與他共事,親眼目睹那種"大師風範"... 也許只能說,在那個年代,很多東西是不一樣的... 

今天推薦趙詠華:從來不肯對你說 (1988)

...

"古典"(這個形容)對流行音樂來說是雙面刃:它既是票房毒藥,又是炒作的題材... 雖然這兩者都不是音樂家所樂見,卻隱約顯現出某種藝術創作的韌性,因為對他們而言,音樂就是音樂,不需要標籤,而且只有那些能被稱為"作品"的東西,才願意拿出來被當成"商品"。

...

與李泰祥的古典相比,張弘毅的作品"入世"許多,雖然在流行市場仍是少數,卻曲曲經典,橫跨電視與電影,最有名的包括齊豫的"怨女"(電影主題曲)和許景淳的"玫瑰人生"(電視主題曲) http://wuhwaihsuan2011.pixnet.net/blog/post/86646932 

除作曲外,他更擅長編曲,而且擅長用編曲"說故事"... 他的編曲並不是"伴奏",而是如鏡頭般的"情境敘事",通常帶有明顯的情緒觀點。也就是說,他的音樂是有角色的,而不是為了填補氣氛以滿足觀賞,這讓 80 年代台灣新浪潮電影多了一軌"聲音"的故事線,也讓電影配樂美學漸漸獲得重視... 他曾半開玩笑說:電影配樂可以改變一部電影,甚至讓配角變成主角。

...

"這是一首很性感的歌",記得我當時這麼說,他聽了大笑還扮鬼臉... 大小調穿插,樂器巧妙漸進,編曲柳暗花明,沙啞的唱腔從低沉到高亢:躊躇,好奇、觀望、靠近、試探、挑逗、追逐、激情、纏綿、重複、衝刺,恢復平靜... 不只性感,簡直就是"銷魂"(希望你能想像)。

那是一段用小刀片和膠帶剪接的"盤帶"歲月,音樂製作的設備都很複雜。很難想像一個在錄音室抽菸又吃檳榔的老粗竟有著比女人還細膩的心思,對於每一格畫面,每一段唱腔,以及每一個音符的樂器質感... 我不知道他的音樂靈感從何而來,但這段工作經驗畢生難忘。

...

...

我經常思考現在的流行音樂,以及它背後所隱藏的(大眾)情感樣貌:

我想,如果流行音樂反映出某個時代的"愛情觀",也許相較之下,在那個沒有網路也沒有手機或臉書打卡的手工年代,愛情對大多數人而言是一種具體的"珍藏",值得慢慢等待,甚至還有著某種"神聖儀式"的想像... "等待"讓愛情的喜悅多了一份謙卑,"想像"讓愛情的美變得含蓄,好像這首歌,流露在婉約的字裡行間,繚繞於手寫的五線譜中...

也許這就叫"古典"吧,那些和現在不一樣的東西...

 

 

作詞:陳家麗 作曲/編曲:張弘毅

是誰伴著我 往回憶裡走
是誰忘不了我 卻又離開我
心中的話 愈藏愈多 不輕易相信自己的寂寞

是誰帶著我 痛苦的摸索
是誰在迴避我 又想挽留我
也許是你 也許是我 彼此都默默渴望的太久

夢裡的風輕輕的吹過 像我一樣顫抖 像我一樣失落
能不能留下來擁抱我 握住我的手
告訴我 再告訴我 愛我勝過一切所有

但是從來不肯對你說 說一句不完美的承諾
不肯對自己說 一生有幾次選擇
是你的溫柔 緊緊的纏住我
不想揮手 不能回首 回首又在妳的眼中  看到懇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